© 英智のカップの茶|Powered by LOFTER
Ensemblestars巨坑中 涉英是世界的宝物 产产粮喂自己

之前发的生贺前奏 大概就是任性为之的结果吧 英智病弱所以死亡梗很多 本茶也写过不少 这一篇的本意就是 希望英智重生一次 拥有健康的身体 至于.....为啥有点黑 原谅我欠扁的思维(´ε` )♡
然后就是ooc有点严重吧 但是我觉得他俩啥时候能这样坦诚是我的心愿吧 涉厨们表打我!(つД`)



『英智。』
.....
『英智。』
.....嗯?
『英智,快醒醒。』

有谁,在叫我?
难不成我又昏睡了很久吗?
最后的记忆是.....
医院的病床。
最后见的人是.....
父母?医生?桃李?记不清了.....最后好像闻到了花香,白玫瑰的。
为什么能肯定呢?
大概是因为.....看见了?嗯?眼前白茫茫一片是——

有些沉重的眼皮拉扯着丝丝缕缕的睫毛露出隐藏其下的“水晶球”,一双湖蓝色透彻纯净的双瞳。
反复眨动几下,雾蒙蒙的视线渐渐清晰起来.....
白玫瑰。
满目白玫,以这个身体为中心,目之所及开满了娇嫩的白玫。
“Amazing!早安!『皇帝』陛下!”从头部以上的方向传来十分有魄力又十分熟悉的早安问候。
没等开口回应他的问候,便被他身上特有的体香覆盖,与这花香融合后的味道舒心得令人想说美妙。
“不对,应该说,英智,生日快乐!”日日树涉以怀抱的姿势低头紧盯着那双刚刚睁开的蓝瞳。
“.....涉,早安”英智笑着皱眉,“我又睡了很久吗?”
“何必在意这种事呢?『皇帝』陛下只需要记得今天是您的诞生日就好了啊!”
“.....怎么觉得,今天的涉有一点点不一样?怎么说呢,感觉更加有『男人味』?是这样说的吧.....”
“啊拉!真不愧是『皇帝』陛下!连日日树涉最近的公演主题都能猜到呢!没错,最近在试着扮演成熟的社会人,看来效果不错!”
日日树涉说着放开了英智,伸手扶他起来。
英智环顾一周,“这是生日惊喜吗?在白玫瑰丛中醒来,这些都是涉准备的礼物吗?”
“英智,有时候可不可以请你稍微不那么聪明呢。日日树涉可是每天都在思考如何让您大叫出‘Amazing’呢!”
“呵呵,我很喜欢哦,涉所做的一切我全部都喜欢哦!”
“那么亲爱的『皇帝』陛下可否觉得身体有所不适呢?没有的话.....准备好踏上日日树涉为您特别定制的生日旅途了吗?”
英智搭上日日树涉伸过来的手,接力顺势站了起来,“虽然还想问问涉是如何把我从医院里偷出来的,不过.....还是想先跟涉一起去‘做坏事’呢!”
“如您所愿。”

“呐,涉,道路两边立着的是什么?这样什么都看不见了.....”
“最近这里在修路。”
“哦,这样啊。”
“嘎吱”两声后,一辆银白色跑车停在了一个有些破旧的小巷子口。所幸四周无人,不然定会驻足多瞅两眼这与周围格格不入的“豪车”。
“涉,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嘘.....”涉神秘地闭上一只眼将手指放在唇前,“做能让我们能活着的事。”
“嗯?”
没等英智理解这话的意思,涉已经牵起了他有些凉的手朝着巷子里走去。
穿过狭窄的巷子口后,里面倒是宽敞了起来。
“哇.....”英智忍不住小小地感叹了下。
服装店、书店、小型商超、音响店、乐器店、各式餐厅.....显然像一个购物中心。不说热闹非凡,倒也不算冷清。
“走吧。”涉拉着瞬间变成“好奇宝宝”的英智朝着其中一家店走去。
推开木制的简易门板,“嗨哟!你的日日树涉!”涉熟门熟路地朝里打着招呼,“今天依旧人满为患呢!”。
“日日树先生说笑了呢,你需要的东西已经为你准备好了,在老位置坐坐吧!”一位大概40岁的妇女大大咧咧地拍了拍涉的肩膀后又快步离开了。
领着英智到了所谓的老位置,涉让他坐下,“还请『皇帝』陛下在此稍等片刻。”他停顿了一下,“务必不要离开一步,更不要走出这家店。”
如果不是英智理解错了的话,他觉得涉后面那句话的语气有些过于认真了。
这是一家拉面馆,不大,只有不到20个座位。装潢有些破旧了,木制餐桌的边角磨损很严重,但是菜单却打理得十分干净。
就在英智想四处走动看看时,刚迈出一步就被人叫住了。
“英智!”
回头的瞬间,英智便被突然出现的涉按回椅子上,力道还有些大,“不是让你不要乱走吗?!”
老实说,英智第一次见到这样跟他说话的日日树涉。
皱着眉,有些焦急,语气有点重,认真的脸上有种担心的感觉?
“.....涉?”英智眨巴眨巴眼睛不太懂。
“.....噗!哈哈哈,英智,被日日树涉的新式惊讶法感叹到了对吗!怎么样?您的小丑演技是不是越来越能以假乱真了呢?”
“不一样的涉,确实很有冲击力呢!那么涉刚刚去做什么了呢?”英智拉着涉坐到他旁边。
“你闻到了吗?”
“什么?”
“花香。”
“在哪里?”
“你的左手边。”
“玫瑰?你去找这个了?”
“嗯.....你要不要拿起来看看呢?”
“.....哇!”
“小心!”
“Amazing!是这样说的吗?哈哈!”
“看来下次得注意点了,你这毛毛躁躁的性子差点被洒出来的面汤烫到!”
“好神奇!玫瑰花竟然变成了一碗面!怎么做到的?!”
“简单来说就是,魔术配合催眠。”
“那么.....这碗面才是涉真正准备的?”
“亲手做的长寿面。”
“如果这是你的愿望,我会全部吃掉的。”
“你一定会如我所愿陪我直到最后一秒。”
“涉,你的演技真的堪称天衣无缝啊,差一点又被你骗过去了,不过我喜欢.....诶,面不是给我吃的吗?”
“同吃一碗长寿面,同生共死.....中国不是有句话叫做‘一条绳上的蚂蚱’吗?大概就是这样吧!”
英智狐疑的似笑非笑地盯着涉紫色深邃的眼睛,想从里面探寻哪句话真哪句话假。
“涉,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你知道的.....我希望你长命百岁。”
“日日树涉不会跟你开玩笑。”正经表情的涉停顿了一下,“.....他只会让『皇帝』陛下不会在旅途中感到无聊呢!”猛然间涉又大笑起来,“哈哈,英智,能让你分不清真假的演技是否让你哭笑不得呢?”
“涉.....”英智笑眯眯地伸手一把拽住面前晃悠的银蓝色长发,“我觉得这碗面的分量不太够,拿你宝贵的头发充数可以吗?”
“真是失礼了!小丑一不小心玩过头了,还请『皇帝』陛下饶了这因思念而结成的因缘之发!”
英智放松了力道,这才发现,日日树涉的发竟然长到小腿肚了,之前被简单地束着没注意到。
有什么不对,英智脑袋里蹦出来这样一行字。
“那么.....做了『能让我们活着』的事后,该去下一个地方了,『能活得精彩的事』。”

“嗡嗡——”
耳边响着细细的运作声。
“涉,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今天『皇帝』陛下的问题意外的特别多呢,只是很早以前就想跟英智你一起来做做看而已。”
“陶艺?”
“一起试试做你最喜欢的东西吧。”
英智没再继续他的好奇宝宝打问模式,只是拽着涉坐下后研究起制作教程来。
涉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认真翻阅的样子,幽深的紫瞳有些出神,他在享受着眼前英智带给他的人生第二次不可思议。
英智揉捏着那一团不成样子的泥团,虽然奇怪于日日树涉竟然如此安静,但也没觉得这样的相处模式有任何不妥,仿佛认识很久的老夫老妻。
明明他们相识不过一两年。
不得不说,英智毛躁的性子对付这一滩软泥真讨不到半点好处,倒腾了半天,也没见是成了圆还是方。
日日树涉嘴角不自觉上扬起来,笨拙的英智可是很少见的,刚想来句花式吐槽,然而刚张开嘴的同时也看见了一张异常认真的侧颜。
白皙到有些透明的脸颊上细腻的绒毛软乎乎的,日日树涉只能联想到好吃的霜糖牛奶蛋糕。这个想法一出,微红的唇就成了抹了一层草莓果酱的奶冻,浓密的睫毛就是那薄薄的黑巧克力片,下面藏着的自然就是两颗蓝水晶果冻.....此时的英智在涉眼里俨然成了一份超级甜美可口的美味甜点。
虽然心里叫喊着不能真的吃下去,但是太过诚实的身体却已经朝着那方移了过去——
软软的,嗯,香香的,嗯,甜甜的.....
“.....涉。”英智被涉突如其来地吻定格在那里,“我不是蛋糕,别咬了.....”
日日树涉没有说话,只是顺势怀抱住他,将脸放在他的肩头,两只手覆上他满是泥土的双手。
日日树涉引导着英智放慢了动作,减小了力道,轻轻地保持着一个姿势靠着巧劲儿,没多久,一个圆形茶杯的雏形诞生在两人手中。
红茶杯,英智最喜欢的东西。
英智看着两人交叠的双手,温和的热度将肌肤融合到一个最贴心的舒适感,他有些楞神,日日树涉有哪里不一样,这不是他的错觉。
若说他记忆中的日日树涉像是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软饮,那么现在这个日日树涉就是色彩缤纷的各式鸡尾酒,依旧华丽,但多了几分沉淀后的醇厚酒味。
他身上淡淡的体香醺得有些醉人,眼前事物模糊放大起来,他的脸慢慢在靠近.....
意识远去,只觉得唇上温度热得正好,快融化一般,两种口味的炼乳交织融合。不知何时,两双手由紧贴变成了十指交握。
“英智.....从现在起,不能离开日日树涉半步,绝对,不可以。”
“.....什么时候起,小丑也敢威胁我这个『皇帝』了?”
“从你再次睁开眼那一刻起。”
“.....涉,告诉我,你有什么瞒着我?”
“.....”
“那好。”
猛地一下,英智推开日日树涉冲出店外,一切来得太突然,当日日树涉意识到不妙时,事情已经发生了——
“咳咳咳.....”日日树涉边咳嗽着边追着英智而去。
手腕上束缚感,心脏处的窒息感,都在告诉日日树涉,英智曾经的痛苦。
等到他看见英智,后者已经倒坐在一旁的墙角边了,没有丝毫生命迹象。
两人再次靠近后,疼痛感和窒息感渐渐舒缓,英智也再一次睁开了眼睛,涉抱起还有些无力的英智走到最近的公共长椅边上。
“.....涉,发生了什么?”躺在涉怀里的英智仰头望着上方的涉的脸。
“英智,你这么聪明应该已经猜到了吧.....你已经死过一次了。”
“那么,我死了多久了?涉你做了什么让我重生了呢?”
“.....7年,你已经死去7年了。如何让你重生的方法.....我以后告诉你好不好?”
“7年.....原来我已经死了7年了,难怪涉的头发这么长了,难怪更有成熟男人的魅力了。”
涉抬起英智的一只手,轻轻地晃动了一下,转移了话题,“看见了吗?我们之间连接着的青紫色丝线。”
英智微眯起眼,他看见了很多细如蛛网的丝线,从涉的头发上延伸出来的,从他手腕上延伸出来的,连接着对方的身体里面心脏的位置。
“这是什么?”
“这是我们同生共死的证明,就像植物之间的共生关系.....除了你在温室里,在外面,你跟我的距离必须保持在百步内,不然就会像刚刚那样.....”
“涉,你这是跟恶魔做了交易。”英智伸出手抚去日日树涉嘴角上的血迹,“我已经死了,何必呢?值得吗?”
日日树涉没有回答,只是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他拿着英智的照片与圣诞老人的合照。
“短发.....”
“你死后不久的事了。下一次,我可以带着活生生的你去看圣诞老人了。”
英智笑了笑,“粉丝们都说我情商为负数,涉,你比我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只是想让你在今天,再一次重生,至少在我身边你永远健康。生日快乐,英智。”

我只是想让你健康地活着,能够永远对我微笑。

by key's一秒钟

PS 剧情涉及到的其他文
【随身携带】【与你白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