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智のカップの茶|Powered by LOFTER
Ensemblestars巨坑中 涉英是世界的宝物 产产粮喂自己

❉ Ensemblestars 日日树涉X天祥院英智 【架空私设】:人鱼英智 点梗产出 不喜请点X 恕不远送 配图虽然文不对题 但是 想玩儿声优梗 咦嘻嘻~

❉ ooc有 自是无法达到晶爹的意境 要是想吐槽什么的 麻烦艾特我一下 反正已经有过一次了不是吗?我不介意的 呵呵~

❉ 上面一段 题外话~还请看官们不要介意 望看文愉快~欢迎评论~!




执念到疯狂是什么样的表现?

他日日树涉在听见“啪嗒”的上锁声时似乎大概能够体会到了。

看了眼眼前白漆雕花的钢门后,侧头便能看见一旁悠然浮动着的少年。隔着厚实的透明玻璃,日日树涉看见了少年湛蓝的眸子里的一丝哀伤。

少年的嘴唇张合着说了什么,接着伸出手冲着日日树涉的方向抚摸上玻璃,白色镶金的蝴蝶翼宽长衣袖摇曳在他身侧,丝滑的绸缎萦绕着他瘦弱的上半身,而他的下半身——

一条银白色鱼尾,尾鳍末端泛着淡淡的金。

那金色跟他的发一样,如同冬日里的暖阳,淡淡的却仿佛沉淀着香槟的醇香。

日日树涉虽然听不见少年在说什么,但那样简单的口型,他觉得自己不可能装作不知道。

「涉。」

日日树涉没有像言情剧里那样伸出手隔着玻璃贴上少年的手掌,只是冲着他露出了一个标准式的微笑,接着挪动双腿准备参观下这个为他准备的——

牢笼。

他天祥院英智为他日日树涉特意准备的玻璃牢笼。


海滨度假区,晶莹剔透的湛蓝海面覆盖着炫丽缤纷的珊瑚礁,反射着七色磷光的鱼群穿梭其中。

“咔嚓”。

日日树涉手里的拍立得将这一切静止在这个瞬间。

“啊~蜻蛉玉不就是像这样被静止的吗?呵呵。”

说了下脑袋里蹦出来的感想后,便把照片随同拍立得放进了防水小箱子里。

只一件敞襟衬衫、一条短裤和简单的潜水设备,日日树涉一边大喊着“Amazing!!”一边跳进了海里。

在浅海区戏弄了一下鱼群,仔细瞅了瞅珊瑚礁和旁边的海葵,差点跟水母来了个亲密接触后,他打开了一直绑在手腕上的一个球状装置。

日日树涉不是来潜水的,他是想试试他制作的这个还未命名的防水装置的效果的。以气流作为屏障,周围形成一圈保护壳,虽然不能完全阻挡水的入侵,但是可以减少与水的接触减小水压。

日日树涉尝试着往深处游去,计算着这个半成品大致能坚持多久。由于深度,视线开始昏暗起来,专注于眼前事的日日树涉并没有发现身后不远不近的尾随者。

当日日树涉眼前出现一条海沟时,手腕上的装置开始闪烁着七彩光芒,提示能源剩余不多请立即返回。

看着眼前黑漆漆的沟壑,日日树涉并没有留恋。不料刚刚转身,背后就被一个激流狠狠地冲撞上,瞬间失去了平衡,打着旋偏离了原本的轨道。就在被激流冲出没多远,又猛地撞上不知名生物,瞬间眼冒金星的头部不听使唤地摇晃,意识开始模糊。

在完全失去意识前,他感觉到身体被托了起来,变得十分轻盈,跟随着游向了某个方向.....

当日日树涉再次醒过来时,他的眼前是蔚蓝的液体舞动出的“星河”,闪烁着变幻莫测的光斑。

“没想到这么快你就醒了。”

耳边一个声音响起,轻柔得像牛奶味的棉花糖,纯纯的。

动了动瞳孔,视线看向旁边——

一个浅金色短发的与他差不多大的男孩子正托着腮饶有兴致地冲着他露着笑容。暖阳一般的笑容,却不知为何觉得脆弱得仿佛一碰即碎。

就在日日树涉盯着他那双蓝瞳看时,他也仔细地欣赏着日日树涉仿若艺术品的容颜。

不知过了多久,当自己的银蓝色长发被他抚摸上时,日日树涉才想起来问:“非常抱歉打扰您欣赏我的雅兴但在这之前能否告诉我这是哪里吗?以及因为想报答救命之恩所以冒昧想请您告知我该如何称呼您呢?当然我会告诉您我是谁,日日树涉,我是您的日日树涉!”

面前的人听着日日树涉没有标点的一长串抑扬顿挫地.....发问?愣了愣,眨了眨眼睛之后,“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英智,天祥院英智。”金发少年脸上笑意更浓了,“这是我的名字,你可要好好记得哦,还有.....”英智“站了”起来,俯下身体把脸贴近日日树涉,“刚刚你说的话我也会好好记得的,你,是我的,呵呵。”

日日树涉可能永远都不会忘记,天祥院英智露出这个带着挑逗意味透着邪气的笑容时,他的尾巴骚弄着自己赤裸的双脚的震惊感。

震惊于他乖巧的容貌下竟带着恶魔的劣性和他竟是人鱼这种梦幻里的生物。


日日树涉走过石砌的小路,闻着沿路扑鼻而来的各种花香,其中就属玫瑰最浓。毕竟这里红白蓝粉黄.....各色玫瑰都有,甚至还有极其少见的黑玫瑰。

它们都被种植在形状各异的精致花盆里,其实日日树涉很想告诉外面那个人玻璃制的花盆不太适合花朵的生长,但是他并没有付诸于行动。

生长在玻璃里的花,就像天祥院英智一样,精致又脆弱。也像现在的自己一样靠着这巨大的玻璃温室存活。

玻璃温室之外,是他作为人类无法抵抗的缺氧和水压。

花田小经之后是几层台阶,台阶之上有一张玉石做的床和玻璃制的圆桌。

日日树涉坐下来就着桌上的茶具和茶叶泡了一杯红茶。

在热气熏染下的视线里,日日树涉看见了温室周围放置的酒柜、书架、书桌和一个舞台,舞台上有一个话筒。

日日树涉喝着红茶冲着外面的英智笑了笑,他知道的,这里就是他以后住的地方了。

他知道英智太想让他留下了,不惜以这种方式.....

『但是,英智,日日树涉按照你的要求被你留下来了,为什么你却不肯露出笑容呢?』

温室外的英智看着日日树涉悠闲地迈着步子散步一样的欣赏着后天制造的花园美景。看着他嘴角的笑容和从容的表情自己却品尝着得而不乐的矛盾苦涩。

天祥院英智眼里的日日树涉是带着圣光的天人,修长的双腿放肆地搭在藤椅扶手上,骨节分明的手指拿着瓷勺有节奏地轻轻敲击着茶杯,只是微扬的嘴角配合着吊稍眼角散发着隐隐的狂妄,点睛之笔的银蓝色长发千丝万缕如细水般柔顺垂下。

『对,这就是我喜欢的涉。这样就好,只有把你留下才能继续下一步不是吗?你只能是我的。』


“这里是我的宫殿,如你所见我可是一条人鱼哦~怎么不说话?被吓到了?”

日日树涉盯着英智看了几秒后.....

“Amazing!!突然被邀请进童话世界有失礼之处还望您不要责怪才是,这份惊喜与奇妙的旅程日日树涉必定永生铭记在心!人生就是这样充满了爱与惊奇才会让人如此留恋啊!”

“呵呵,日日树先生看起来似乎很高兴?通常人类的反应不都是惊吓大过于惊喜吗?”

“如您所见!日日树涉是诞生在爱的奇迹之中的热爱世界上所有悲喜剧的小丑演绎家~!与您的相遇对日日树涉来说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那,你喜欢这里吗?”英智伸出手拉起日日树涉。

这时候日日树涉才发现他自己竟然在水里呼吸自如。还未开口问出一句话,他便被眼前惊奇美景震撼得忘了后续。

蓝、青、紫、红.....流动的色彩肆意地变换着形态,忽明忽暗旋转闪烁,仿佛有意识的泼墨尽情舞动着身躯画出流光溢彩动态画卷。

“深海的极光?”

“大概是那种东西吧,呵呵。”英智游动到日日树涉面前挡住了他的视线,“呐,想出去看看吗?”

日日树涉环视四周,名副其实的一座水晶宫殿,陈设摆件都凸显了这个房间的华贵。

“人鱼的王国吗?这可是日日树涉求之不得的邀请呢!”

“但是.....现在我被禁足了呢,因为救你。所以.....”英智笑得一脸春风和煦。

几乎是一瞬间就明白了的日日树涉在房间里搜寻了一翻后,“咔哒”几下锁眼就撬开了房门。

也几乎是一瞬间,房门刚刚打开英智就拖着日日树涉弹射般游了出去,放在陆地上应该算是百米冲刺吧。

“哦呀!旅程一开始竟就是这般惊险刺激!Amazing!”日日树涉兴奋得大叫出来。

两人身后留下一串大大小小的气泡,不过几秒又消失不见,生的同时便迎来了灭亡,转瞬间的光彩后不留任何痕迹。

“.....呼呼,似乎暂时甩掉卫兵了呢。”英智在一片礁石后停了下来,大口喘着气,脸颊绯红,背对着日日树涉。

“.....”似乎是看出了英智的不适,日日树涉安分了没继续出声。

几分钟后。

“注意到你脖子上的贝壳了吗?”英智终于转身,面对日日树涉时依旧是和煦的笑容。

“我能在水里呼吸自如,应该就是它的功劳吧?呀嘞呀嘞,或许我应该问问您这叫物品的原理是什么?对我还未完成的创作应该有非常好的启示。”

“秘、密。”英智巧笑倩兮蒙混过关。

「贝壳里有人鱼的眼泪,英智这条人鱼的眼泪。」这样的话他是不会告诉日日树涉的。

“现在要去哪里?”

“问路比较好。”

“.....啊?”

路过了许多七彩闪烁的霓虹灯,硕大的招牌,就在日日树涉感叹着这里不亚于陆地上的繁华时,突然被英智使劲儿一拖,身体猛地扑空失去平衡的情况下被拉到了一家店前。

不起眼的还有些破旧的店面,柜台上展示的都是些有些“古老”的小玩意儿,有种「昭和杂货店」既视感。

虽然是难得一见的小零食、小摆件和日用品,但值不了多少钱。然而看英智兴奋的样子像个小孩子,感觉他从来没见过一样。

「很有趣。」日日树涉的脑袋里蹦出来这么几个字。

“您好,请问这个怎么卖?”

“呃?!这不是王子殿下吗?您怎么会光临小店呢?!”

“啊.....暴露了呢~”英智语气里是很困扰的样子然而看着日日树涉时却是一脸调皮。

“哎呀!看起来在不经意间,我似乎不小心拐走了人鱼王国的顶级宝物呢!”

“我怎么可能会是宝物那种闪闪发光的东西?”一时间英智脸上的笑容便收敛了,从里透出来的那是.....厌恶?

不过下一秒,当英智接过刚刚买的一副小茶具时又心花怒放起来。

“回去的时候我用它们泡茶给你喝怎么样?嗯?你在做什么?”

日日树涉神秘地眨了眨眼,接着旋转着身体的同时围绕着英智转动,当转满两圈时,他身后突然跟着许多海星和鱼群,水母发着微光环绕着他们。

日日树涉像围绕着太阳转动的流星,围绕着英智起舞哼唱着古老的歌剧,跟着旋律日日树涉和海星鱼群们有节奏的上下浮动。

这场即兴又惊奇的演出映照在英智的眼眸中直到铭刻于心,最后结束在日日树涉端正的骑士礼中。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这场邀请了众多朋友的即兴演出喜欢您能喜欢!”日日树涉牵起英智的手,随即在他的手心落下一个吻。

就在心跳漏掉一拍那瞬间,英智被吻过的手心上出现了一朵白玫瑰。

“哦!天啊!”

发出惊呼的不是英智,而且店铺的老婆婆。

日日树涉虽然有点奇怪老婆婆太过激动的惊呼,但也只当是被他的演出震惊到了而已。

“这次出行未带有多的演出道具,所以,只此一朵。不过,若是在陆地上,日日树涉还能为您表演更多您喜欢的演出!”

英智看着自己手心上的白玫瑰,起初有些愣神,接着也只是脸颊微红浅笑一下并未有更多的表情,然后小心翼翼地把花放进了袋子里。

“涉,我很喜欢。这是我见过的最美妙的礼物。”英智游到日日树涉身侧,伸出手与他的手掌心对掌心,十指相扣。

“哦!!!”店铺的老婆婆再一次发出了惊叫声。

日日树涉奇怪地回头看了眼,刚想发问却被英智打断了,“呐,涉,你说过的吧,你是我的。”

日日树涉看着离他只有咫尺的英智的脸庞,暗藏着欣喜的脸庞,“当然!我说过的每一句话都绝无虚假!”

“那,你不是要报答我吗?那我的第一个要求就是,不要再用敬语了,叫我英智。”

“.....英智。”

日日树涉不知道英智为什么这么开心,但是看着他泛着红晕的脸颊只觉得这条人鱼真好看。

天祥院英智不知道日日树涉对很多人说过「我是你的日日树涉」这句话,更不知道这句话的完整的叙述是这样的「我是你的日日树涉,大家的日日树涉!」

日日树涉不知道,在人鱼族,亲吻手心代表着「嫁给我吧!」更不知道当对方与之十指相扣代表「我愿意。」


时间不会因为水流的速度而缓慢丝毫,这是日日树涉住在玻璃温室里的第四天。他依旧每天吃得好睡得好,泡泡茶喝,伏案写些怡情诗歌,有兴致的时候斟上一杯香醇的葡萄酒,偶尔想起便跑到舞台上上演一出“哑剧”。

他从来不用放置在那里的话筒,他知道英智在外面听不见他的声音,只有通过话筒。但是他并不打算用,这算是他对英智的做法稍微表示的不满吧。另外,毕竟现在的他是不会说话的“蜻蛉玉”,那就必须完美地演绎才行呢。

因为他说要离开,触动了英智的逆鳞,招致被制作成“蜻蛉玉”成为英智的收藏品。 作为一块巨大的蜻蛉玉内最核心的包容物,被收藏被观赏这就是他现在的价值。

英智每天都会在固定时间出现在温室外,来了之后什么也不做,就静静地看着日日树涉捣鼓,就像看艺术品一样,仿佛他只要能够看着他就满足了。

只是他曾经闪烁着钻石光辉的鱼尾最近变得暗沉了不少,隐隐泛着不健康的黑斑。

日日树涉几天内把温室里所有的书籍都翻阅了一遍,他的过目不忘省了不少麻烦,偶尔会在纸张上写一些复杂的式子,没有人知道他在做什么。

第六天,英智竟没有出现。

第七天,英智仍然没出现。

第八天,当英智挣脱锁着他的链条,游到温室外时,他的鱼尾上血迹斑斑,鱼鳞脱落了大片。

只是,温室里,空无一人.....

瞪大了眼睛的英智不可置信地冲到门口,打开门那一瞬间海水“呼啦”翻涌进温室内。

玫瑰花飘散在海水里,花瓣因为冲击而七零八落,玉石床被冲下石阶。日日树涉翻阅过的书籍、用过的茶杯、写过的纸张都被海水的冲击和浸泡毁于一旦。倾倒的书架撞到玻璃上,“咔咔”几声之后,温室的玻璃轰然碎成万千碎片被海水吞噬。

思维断裂了的英智脑袋里一片空白,身上被玻璃碎片划伤了几条口子都浑然不觉。

日日树涉逃走了。

日日树涉已经不在身边了。

「英智,你既是天使又是恶魔,你矛盾的存在让我着迷,仿佛毒玫瑰会让人上瘾,但是原谅我,在这之前我必须离开你。我知道你不会轻易哭泣,但是我希望你的笑容不再苦涩。」

日日树涉拿走了英智送给他的贝壳,装着人鱼之泪的贝壳,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

“我只是想待在你身边而已,你说过,你是我的。”英智看着仿佛近在眼前的极光,“没关系的,无论用什么手段我都会到你身边,你只能属于我。”


by key's一秒钟

░░░░░░░░░░░░░░░░

有后续的可能性很大 因为貌似还有很多东西没说 前因后果啊后续什么的.....不过懒癌以及心情都是不可抗力(并没有道理X)求轻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