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智のカップの茶|Powered by LOFTER
Ensemblestars巨坑中 涉英是世界的宝物 产产粮喂自己

♫ 第二篇番外 就涉及到涉在时间盲点里 他在做什么了

♬ .....我想说什么来着 这记性是越来越差了啊~

♫ 今日推荐BGM:Hishiko——Muxu




阳光变得微弱,太阳即将走下他的舞台。天空变得灰蒙蒙,风的温度有些凄凉。

“呀嘞呀嘞,看起来就像战败的武士一样被迫走下了舞台啊。”我不负责任地说着脑袋里的想象,还吹起了口哨,想为落日吹奏一曲挽歌。

坐在最高处的楼宇之上,身边飞舞着两只绚丽的蝴蝶,我朝着他们其中一只伸出一根手指,那孩子便听话地飞过来停在了指尖。

“真是乖孩子。”

与蝴蝶对话什么的,好像是挺匪夷所思的。我煞有其事地想,被人嘲讽是不是就因为这个?只是一般人做不到而已,为什么要否定做得到的人呢?

我得不到答案。

“你们说,刚刚下达的任务,我必须要完成吗?”

蝴蝶仍旧只是煽动着翅膀,并不能回答我的问题。

我忍不住想对着自己大笑,我虽然能够训练蝴蝶,却不能让他们开口说话,就像我拥有卓越的能力,却无法摆脱自己的操纵者一样。

“那么,你们可以回答我,之前出现的血腥味来自哪里吗?”

两只蝴蝶翩飞着,一致朝着某个方向飞去…..

那里啊,似乎藏着什么秘密呢。虽然我对惊喜和秘密十分感兴趣,但是还是保持神秘感留有猜测的余地比较符合我。并且,那似乎还是个十分要命的秘密,还是不要去招惹比较好。

正这样想着的我,鼻尖突然又闻到一股血腥味,这一次很淡,混合着丝丝清香,而且,近在咫尺。

我垂眸俯视脚下的街道——

此时,尖叫声此起彼伏。

只因那人竟能使马儿露出惊恐的目光而停下,从会被撞飞的命运下巧妙地逃离了。

没错了,那股淡淡的血腥味来自他的身上。

只不过…..

我仔细地看了看他的容颜,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那人浅浅的金色短发,像褪了色的阳光,却又闪烁着只属于夜空的星芒。过于苍白的脸颊上起了一丝病态的绯红。不起眼的小袖书生装下,不难看出他比成年男子消瘦得多。

我怀疑起自己的鼻子是不是出问题了,这样一个在我看来十分孱弱的人怎么也不像是会沾染上血腥的人。

脑袋里,冒出两个字:

有趣。

随后,我追上了他。

看着他登记住宿时写下,天祥院英智这个名字时,叹了口气,竟是天祥院家的人。

不过,这并没有停止我对他产生的兴趣。

我悄悄地提前跑到他所在的房间,偷偷地出现在他背后,半强迫着他听我说话。用我最拿手的表演方式向他介绍了我自己。

本以为他会露出惊讶的目光鄙夷地看着我,然而我却在他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后愣了神。

像阳光,暖暖的。

这是我心里唯一出现的形容词,但我知道这只不过是我词穷了。

他有什么不一样,与其他人不同,他在欣赏我?

我试着邀请他成为我的同伴,即使我知道自己身份不能拥有同伴。哪怕只是短暂的也好,我想多了解他。当他答应时,我听见我的心脏在欢呼雀跃。

像以前逗着那些人开心一样,我也为他表演着我众多的才艺。他每天都像个小孩子,为我的表演感到惊奇,从来没有露出过一丝一毫的类似于不可理喻的感情,以至于我想象不出他骂我“神经病”时的样子,我想,那一定非常有趣。

呀嘞呀嘞,我竟然会有这种想法,还真是有些“变态”。

有时候,我会觉得他的行为异常矛盾。拿最简单的说,他明明每时每刻都保持着暖阳般的笑容,然而却经常拿着刀子指着我或者他自己。严重一点的,他跟我说有个想去的地方,我眨了眨眼,说了句“听你的”。接下来我的表情已经不能用瞠目结舌来形容了,他竟然笑嘻嘻地直接冲进了黑道据点?!

我承认,我傻眼了。本不想掺和进去的事情,竟是被头号当事人给拽了进去。

所以,从那之后,我用了一个非常适合他的称呼——『皇帝』陛下。

我与他的旅途进行得非常愉快,甚至让我一度忘记了自己身份,自己的使命。我试着不去那么在意他,只是收效甚微,啊不,或许,适得其反更恰当。

因为,我发现,自己竟然喜欢上了他。

如果世界上最美妙而充满爱的事情莫过于,我喜欢的人也刚好喜欢我,那么最悲伤无助的事情是不是就是与所爱之人背道而驰。

我被迫与他分开了,这是我一直都能看见的我们的结局。只是我没想到,竟是来得这么快,这么不可抗力。

我恨,却不可以恨。

若注定无法与他继续同行,那么我只能选择一个折中的方式——做他的守护者。

我知道是谁带走了他。

当我面见到皇太子出云时,同样也见到了被鹫用刀子威胁着生命的母亲。

皇太子铁青着脸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然而我只听清了其中的一句话:我培养你不是为了让你跟我抢人!你动谁不好,偏偏要动天祥院英智!

愣了愣,我抛出一个问题:意思是,天祥院英智,是您的人?

皇太子露出了更加怪异的表情,隐忍的怒意和一些暧昧不明的神色。

接下来,我当着他的面露出了嘲讽的笑声。

当然,后果是被人鞭刑。

12岁那年,皇太子的母妃收留了我与母亲。

母亲告诉我,人必须要感恩。

所以,我努力学习一切可以让人开怀大笑的技艺。可惜,他们觉得那不过是业余爱好,嗯,说白了就是,可有可无。我以为是我的技艺不够达到专业的水准,只能精益求精。就在我以为我能博得他们的喜爱时,他们却露出了厌恶的眼神,让我停止那些不可理喻地表演。

我哭了…..也懂了,他们不需要看耍猴似的无聊表演,他们真正需要的只是一把能够斩杀一切的利刃,能够在黑暗中了结一切阻碍他们计划的人。

我问母亲,为什么爱与和平会不被需要?

母亲只是告诉我,做你自己就好,无论你做什么,母亲都会支持你。

我没有停止练习我的表演,只是不再演出,既然没有人看又何必浪费精力。

直到,他的出现,他天祥院英智愿意接受被人唾弃的我。

命运是一场童孩制作的游戏,它充满了哭笑不得的陷阱。我是藏匿在黑暗中的杀手,他是天祥院家的少爷。我为皇太子效命,他为泉生亲王效力。

是啊,我与他,立场对立。

那日,皇太子踢开了禁闭室的门,还穿着一身军装。

他愤怒地揪起我的衣领,“你喜欢他是不是?那好,我会让你看清楚他是一个多么丧心病狂的人!”

当时我真的很想挑衅他说,即使丧心病狂你不也喜欢着他吗?

但是他接下来的话让我断了这个想法。

“我会让你去做他的贴身护卫,当然这是有条件的,其一注意你与他只是上下级关系,别做什么出格的事,我知道你很会演戏,所以这对你来说不难吧?其二不准靠近床三米以内,若是违反这两点,你知道你母亲会是什么下场。”

我带着为什么是三米的疑惑,跟在了皇太子身后。

琼楼玉宇,瑶池仙镜,金銮翠屏,鲛珠垂帘。

我远远地看着那座宫殿,一种熟悉感蔓延开来…..我来过这里,记得这里藏着一段不起眼的秘密,连我都差点忘记的秘密。我很庆幸我重新找回了这段遗失的记忆,却没有料到之后却连这个秘密也一同忘记。

当我再一次见到他,是他被铁链囚禁的样子,像一只被圈养的绵羊。惨白的脸色,泛黑的眼圈,他的病甚至更重了。

他在看着我,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即使我用面具挡住了大部分的脸,我也知道他能认出我,这面具不过是为了隐藏我自己而已。

他叫着对于他来说,十分陌生的却是我的名字。

心在疼,像在被切割,我想逃离他的视线。因为,此时的我懦弱不堪,甚至背叛了他。

他也同样是一个狠心的人,在惩罚着我的同时,也虐待着他自己。

我只能狼狈不堪地逃走。

我本是最应该呵护着他的人,却让他因我而受尽摧残。从那一天开始,他折磨着自己,也狠狠地责备我。我只能,低着头,顺从他的所有意愿,哪怕这对降低我内心的罪恶感收效甚微。

皇太子似乎是被某些事情压制了,怒火攻心,乱了方寸。他要我立马执行刺杀泉生亲王的任务,我并没有反抗,我会去但也可以不完成任务。但是,这样肯定坚持不了多久,不出几日便会被抹杀掉,我必须为还在他手里的母亲着想。所以执行任务前,我告诉了母亲,若是三日内看不见信鸽,就赶紧逃走,并交给了母亲一张纸,上面有如何逃出亲王府的详细方法。

不过,我没想到的是,皇太子一直没有放松监视着这里的一切,包括只有那一次我越过了三米线。

我沉默着替母亲受了罚。眼前漆黑一片,虽然看不见前进的道路,但是我清楚我现在想做什么不想做什么…..

我要背叛皇太子。

即使,这并不代表我就能够和心爱的他在一起了。

我这样说,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

这不奇怪,只因他是天祥院家的人。

他从一出生就注定了不会平凡,我也不会想要成为阻碍他的绊脚石,这一点都不明智,是吧?在最合适的位置为他提供他所需要的,这才是我日日树涉的做法,给人们带来欢乐和爱,创造和平。

然而可笑的是,我竟然连这样的角色也没能好好扮演下去。

我忘记了他。

不负责任地彻底逃避了,我将他忘记了。

…..

我看着面前,我陌生的主人。

他告诉我,我是他的骑士,但是我不认识他。不,准确来说,我是不记得他。

我回想了我所有的遭遇,每一个人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但那些人之中就是没有我面前的这个人。

嘛,既然他说我是他的骑士,这个身份对于我日日树涉来说也算一份挺合适的工作。

他很美丽可爱得如同圣洁天使,却又如同地狱里的曼珠沙华般代表危险与死亡,这是我与他相处一个月后得出的结论。同时,他很悲伤,即使他的脸上永远挂着笑颜,但从来没有温度,仿若冬日的太阳,只不过是徒劳地消耗着不多的精力。

我不知道他在悲伤什么,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我的技艺来博得他一笑。他真正的笑容是盛开的向日葵,和煦而温暖,很美丽。

这个发现令我欲罢不能,幻想着或许有一天他能自发地对我露出真心笑容。

就在我守护着他不多的笑容时,察觉到,他另外的笑容是被一个人夺走的。

那人,被他亲昵的叫做,涉。

我的名字里确实有涉这个字,但是我不会妄自猜测他口中的涉与我有何关系。偶尔我会从他看着我的眼神中发现不可磨灭的哀愁和不可名状的感情。他在透过我,看着那个叫“涉”的人。

嫉妒这个词该怎么写?

我想我现在应该知道了。

既然,那位“涉”让你伤心,那么。就由我日日树涉来让你重新认识这个美丽的世界。

我本是这样打算的。

只是他的身体却等不了那一天了。

我除了实现他的每一个任性的愿望之外,对于他的病情,无能为力。

似乎,我从前也有过这种时候,不过,不太记得了。

不知何时起,我的眼里只有他,我的脑袋里只剩下他,我的心里只装着他。

他是一朵绝美的毒花,引诱着人们犯罪。

就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并不知道,我自己就是一个无法被饶恕的罪人。

他不仅要忍受病痛的折磨,还要忍受我给予他的心灵上的鞭挞。

当我走进装着他所有过往的时光长河时,我再一次感叹了。命运就是一个调皮的小魔鬼,你明知他坏事多端,却无可奈何地被上帝的一句:“童言无忌,小孩子的恶作剧而已。”给打发了。

我日日树涉是罪人,对不起一个叫天祥院英智的人。

我只能,用我自己的方式来弥补他。

英智,你还记得吗?

我们12岁的那年…..

————————fine————————

by key's一秒钟

※※※※※※※※※※

PS 之前的疑问应该都说清楚了吧 明天是最后一篇番外 也就是意味着明天将正式完结 当然TXT版本的链接也会附上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