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智のカップの茶|Powered by LOFTER
Ensemblestars巨坑中 涉英是世界的宝物 产产粮喂自己

♫ 为了完善正文所以有了 三篇番外 这一篇是关于英智的 第一视角 不ooc那就奇怪了.....

♬ 番外前 放一下 很早那篇楔子 很短XD 那时候只是为了抽卡而已XDD

♫ 今日推荐BGM:CHILD'S PLAY——葉月ゆら




【楔子】


“呼…..”

稍微有点冷呢。

这样想着,双手捧在嘴前和了几口气,眼睛却一直朝着四周张望。

都是些没见过的东西呢,稍稍好奇一点也没关系吧。

挪动着脚步在各类店铺间徘徊不前,偶尔觉得好像有点过于兴奋了又把头上的黑帽再次压低。

忍不住买了个看起来很好吃,实际上味道也不错的点心。

把脖子上的围巾捋了捋,避免吃东西时弄脏。

“咳咳咳…..”

又咳嗽起来了,看来得先考虑下晚上下榻的地方。

说实话,并没有经验呢,是找旅馆还是借宿?

“表演快开始了!快去看!”街道上的人群突然吵嚷起来。

咬完手里的最后一口,拉好随身携带的包,跟着人流前进。

啊,是戏曲表演呢!

从来没见过的内容,直接就在街道上跳起来了,感觉好有趣。渐渐融入其中的他没有注意到身后惊呼的人群。

“闪开闪开!!”伴随着粗暴的叫喊声,“哒哒哒”的马蹄车辇声震耳欲聋。

马车急速冲向表演的人群。

“嗯?”后知后觉的他转身——

已然已经来不及闪躲…..

“吁~~~”

“哇啊!!”马儿突然扬起前蹄,导致驾驶人摔落在地。

左右摇摆不定的马鸣叫着,但就是不再向前一步。

它的面前是那个戴着黑帽穿着小袖书生装的人。

“乖,乖,冷静点…..”只见他伸出双手,抓住缰绳后,凑近马儿,抚摸着它的脸颊,轻轻安抚着它。

或许真的是奇迹吧,原本以为会出一场事故甚至人命,却亲眼看见马在他面前硬生生停下了。

“冷静下来了吧,真是好孩子,呵呵…..咳咳…..”

傍晚了,夜风开始吹得大了,一个弯腰,他头上的帽子不小心被吹落在地。

浅金色短发异常夺目,尽管发丝被风吹得有些凌乱,却依旧挡不住他湖泊淡蓝瞳孔,优雅恬静。因咳嗽,脸颊微微泛红,缩了缩脖子,捡起地上的帽子重新戴上后,快步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街道旁的楼宇之上,一个人安静地目睹了这一幕,嘴角勾起了饶有兴趣的笑容。站起身来注视着他跑走的方向,银蓝色长发在夜风中飘扬,下一秒,消失在屋顶。

XX旅馆。

“这位客人,您要住店吗?”

“嗯,是的。”

“麻烦请在这里书写下您的姓名。”

“咳咳。”他一只手放在嘴边一只手留下笔迹。

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夜风带来的寒凉加上刚刚一路奔跑,呼吸有些困难。

必须让这幅不堪的身体稍微休息下才能继续。

推开房门,轻轻关上的瞬间。

感觉有什么异样…..

“什么人?”

“…..哦呀,这么快就注意到我的存在了。”背后清脆的男音响起,“那么,你是否注意到我就在你身边呢?”

“!你做什么?!”耳朵被近距离吹了一口气,背后已然没有退路。

“我不做什么,只是找点事做,恰好你出现了而已,天祥院英智君。”

身体稍微动一下就会碰到对方,不能转头,因为不清楚他想做什么。内心,竟然有一丝丝的恐惧感。并不是说对方存在敌意,只是人对于未知的东西总是怀有不安的心理。

“嗯…..看来你对我我知道你名字并不是想象中的吃惊呢,这样反而更有趣了…..”

“名字。你的。”

“呵呵呵…..毕竟是接下来要成为同伴的人,我也无需隐瞒。日日树涉,这就是我的名字,拥有着爱着这个世界的名字的人!”

“…..噗嗤。”天祥院英智突然忍不住笑了,“好奇怪的说法,但是,感觉好有趣。”

“…..是吗?”日日树涉看着他的笑颜,有什么他开始在意了。

初次见面,我是天祥院英智。

初次见面,我是日日树涉。

你愿意成为我的同伴吗?

我可是个很麻烦的同伴,这样你也想要我和你一起?

当然。

我愿意。

 

 

 

 

 

 

 

是,这就是当初的承诺。

为什么你要邀请我?

因为你会因我而笑。

为什么你会答应我?

因为你会令我微笑。

 

 

 

 

 

 

对,这就是当初的承诺。

轻如鸿毛的承诺,我们说好要在一起的。

但是,我们都忘了。


 ※※※※※※※※※※※※※※※※※※※※※※※※※※


【番外】天祥院英智篇


两边深棕色的墙壁因为潮湿,泛着隐隐的黑斑。墙尾处长着青得发黑的青苔,湿漉漉地连成一片,像腐烂的蔬菜,空气里散发着腐臭的味道。

这里是一条深巷,一条阳光照不到的深巷。

脚上的木屐踩在有些湿滑的地面上,小心翼翼地走着。时不时出现的水洼,让我不得不蹦跳着越过。好在,像这样的意外小游戏也能增添旅途的乐趣,我倒是不会介意。

但是,若是把肮脏的水践踏到我身上了,即便是我也是会露出厌恶的表情的。

“不要!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比如像这样,突然从巷子深处转角冲出来的人毫不留情地踩踏进水坑里,将正站在水坑面前的我的鞋弄上了污水。

并且,那人在狠狠地撞了我一个踉跄后,竟然还死死地拽住了我的衣袖。

“救救我!救救我!我求求你,他们要杀我!”

找回身体的平衡,我扶了扶因为撞击而歪掉了的帽子,抬起脸,盯着面前陌生男人惊恐的眼睛,露出一个礼貌而绅士的笑容。

他似乎因为我笑了而愣了神,然而紧接着,他的双眼陡然瞪大,成为了他在这个世上的最后一个表情。

面前的男人口中吐出了艳丽的红色花朵,就在那液状的花朵即将沾染上我的衣衫时,“咚”的一声闷响,他从背后被拉起摔在了地上。

我从他背部的短刀上,将视线挪回平视,面前有四个穿着漆黑制服的男人。

我看着男人们的眼神从锐利变为惊愕再到恭顺…..

“少主!”四个男人诚惶诚恐地单膝下跪,低垂着头。

知道他们看不见,但我还是冲着他们笑了笑说,“立刻清理干净。”然后绕过水坑,从他们之中穿过,继续我的游戏。

这是一条深巷,巷子的深处藏着一头野兽,会吃人的野兽。看,只要转过最后一个拐角,就能看见野兽的兽穴。藏在阴暗里,无法轻易被发现。

我打开了兽穴用钢筋铁骨做的巨门,像打开了通往地狱的入口,血腥味、腐臭味、霉臭味以及火药味,混杂着涌进鼻子里,通过喉道时引起了我的不适,咳嗽起来。

与此同时,我还听见了枪支上膛的“咔哒”声。

“呵呵,这是为了欢迎许久不曾与你们小叙的我,而举办的宴会吗?但是,看起来,我似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了怡情节目的主角。”

我似乎听见了周围有吸了口气的声音,应该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吧,我正这样想着。

“不知少主光临,属下冒犯了,还请恕罪!”

“呲呲。”几声,头顶的白炽灯发出了暖杏色的光芒,照亮了这间类似于废弃仓库的方寸之地。

突如其来的亮光,让习惯了昏暗的眼睛产生了眩晕的光斑。

“你们组长呢?”待到视线恢复正常,我看着面前跪了一地的黑制服。

为首的那人正准备答话,却被里面忽然冒出来的声音打断了——

“不曾有消息说少主会到此游玩,礼遇不周还请海涵。”声音的主人从另一个房间走来,他年轻脸庞透出点笑意,浓密的黑色发梢被打理得十分服帖。

“这里不方便说话,还请少主移步到内室,稍作休息。”

我看着他走到我面前单膝下跪,弯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一点都不好玩,永远都是一板一眼的。”

“少主教训得是。”

我笑了笑,突然按着他的肩膀当支柱,甩掉脚上的木屐,磨蹭着把袜子也脱了。

“少主?您这是?”他有些莫名。

“刚刚在外面被人弄脏了,不舒服,我想换一双。”

“那您有带备用的吗?”

“没有。”秒答。

我满意地看着他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保持着被我抓住肩膀的姿势吩咐,让人现在就去买一双。

“那么少爷在袜子买回来前,需要去内室坐着休息片刻吗?”

“我怎么走?”我蹲在他面前,笑吟吟地问他。

“…..”

“你是要背着我过去呢?还是…..抱着我过去呢?”

“…..还请少爷不要开属下的玩笑,明知属下不敢触碰您的贵体。”

“呵呵呵…..”我轻声笑了出来,“好啦,不逗你玩了,也不用去内室。我这次来,是想问问你,关于这次临时仓库的管仓员做假账一事的细节的。”

“少爷不是不负责这边的事务吗?是宫里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吗?”

“我都还没发问呢,怎么你的问题比我的还多啊?”

“属下冒犯了。”

“嗯,是有那么些不顺心,所以…..这不是逃出来了吗。”我停顿了一下,“这次的假账事件,后面就不用你费心了,我会去那边做做客。给我平淡无趣的日子增添些点缀也是你的职务之一哦。”

“是…..但是属下还是想说一句话。”

我用手撑着脑袋看他。

“少爷应该配备几名贴身护卫,毕竟您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不需要哦,你给我的那些人,他们只需要完美的执行任务就行了。不要因为考虑我会有危险而降低了办事效率。”

他沉默了,他不是第一次想派人贴身保护我,但是都被我一一回绝了。我不想像展示柜里的高价珠宝一样被层层保护起来,我只需要绝对听从命令的棋子,替我完成由我的身体做不到的事情。

我无意逗留,所以当我了解了所有关于这次事件的细节之后,穿上刚刚买回来的新袜子,蹦跶着跑出了门外。像来时一样,我蹦跳着绕过那些水洼,路过刚刚那个水坑时,那里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我跑到市集上,悠闲地逛着店铺,还买了个挺不错的点心。

看着在路中间表演起来的戏曲,一时间没注意到身后的不寻常动静。

当我转头,看着雷霆一般向我冲来的马儿时,还是有些慌乱的,因为我不认为以我的体能能够躲开。

然而,却发生了连我自己也有些震惊的事实。

马儿停了下来,眼睛里带着惊恐,马蹄慌乱地踢踏着。

嗯?怎么感觉你好像更怕我?

疑惑地想了想,随后便了然了。

气味。

我身上可能还残留着些许血腥气和火药味。人可能闻不出来,不过动物的嗅觉更加灵敏。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寒凉的夜风让我有些经受不住。快速离开可能会引发骚乱的地方,这时候才想起来去找旅馆。

是不是应该给这家旅馆的老板一点赏赐呢?我后来这样想着,毕竟在这里,我遇见了改变我接下来一生的男人。

这个男人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我背后的同时,猝不及防地闯进了我的世界。

他很美丽,美到我以为我提前看见了天界的使者。

这是我见他的第一眼所产生的感觉。

他说话的方式有些特别,像是在咏叹着歌谣,甚至会做出相应的肢体演出。我觉得他最简单的话语都比方才看过的戏曲演出还要精彩。

他叫出了我的名字,我猜他是看见了刚刚我登记时留下的名字。那么,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我的呢?我不得而知,但是却很惬意地享受着他的神秘。

他说他叫日日树涉。

他邀请我与他成为旅途上的同伴。

我想起了我的任务,本打算回绝。但是,在望着他深邃而富有魔力的紫色瞳孔时,我发现,我无法拒绝他。所以,我答应了。

我本以为这只是旅途中的一个短暂的奇妙搭配。

他会表演很多令我匪夷所思的戏法,他犹如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惊奇家。他充满着阳光,充满着活力,在闪闪发光,我藏不住自己眼里那份仰慕。

我不懂,他不会对我毕恭毕敬,但是他却称呼我为『皇帝』陛下。

被他的奇妙世界冲昏了头脑,我竟然带着他闯进了我的任务地点,位于海边的黑道据点。我没有告诉他为什么,他也从来不问我为什么。

于是我清楚地明白了,日日树涉是个与众不同的男人。他不会想着能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好处,也不会过问我的过去,只是单纯地将我捧在手心,逗我开心。

他是英雄,而我,想独占这个英雄。

感情无法控制,所以当我发现自己爱上他时,我所制造的命运书已经染上了墨点,他肆意地篡改着我的命运。

——————————fine————————

by key's一秒钟

※※※※※※※※※※※※

Tips:这一段是关于英智与涉相遇前不久 他做了什么 以及他为什么要去黑道据点的原因

PS. 正文 主要是英智所知时间 所以只有这么一点 关于英智和皇太子的过去 应该也没人在意啦(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