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智のカップの茶|Powered by LOFTER
Ensemblestars巨坑中 涉英是世界的宝物 产产粮喂自己


♫ 迎来HE 皆大欢喜~XD

♬ 前面是重复的.....怕没头看起来有点怪

♫ 今日推荐BGM:Twilight——高梨康治




又是一年秋天。

落叶萧萧,山鸟孤哓。

长睡半月的天祥院英智终于再次睁开了眼睛。

然而,在日日树涉与往常一样说了早安后,他时隔一年提出了任性的要求。

知道拗不过他,日日树涉带着英智从众多医生、看护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了。并且,偷偷开走了停在天祥院家的汽车。

当两人到达天祥院英智指定的地方时,已是落日黄昏。

“轱辘轱辘.....”轮椅旋转时发出轻微的响声。

两人面前,是一间小小的木屋。

门大敞开着,门框上还有一个坑洞。里面一片狼藉,布满蛛网。

榻榻米上一床已经不辩本来颜色的被子,矮桌上的纸张此时散落得满房间都是。窗户上破了一个大洞,正呼呼地往里灌着冷风。地上,堆积了厚厚一层尘土。旁边的厨房里,只剩下生锈的刀和装满黑色霉块长着青苔的罐子。

时隔多年,天祥院英智再一次看着他与日日树涉住过的小木屋。

残破不堪的小屋,在落日的余辉里萧条而落寞。

他还记得曾经这里是他最温暖的居所。

泪悄无声息地落下。

日日树涉蹲在天祥院英智身旁。

“.....我很无聊吧,让你费劲周折,却是来了这样的地方。”

日日树涉摇摇头,“这间小木屋,对少爷来说一定有特别的意义。”

〖对曾经的你来说,也同样特别。〗天祥院英智没能说出口。

他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只是想趁着还能保持清醒,想再来看看这间,被遗忘的小屋。

“涉,谢谢你。”天祥院英智转头看向日日树涉,眼角还挂着泪滴。

“竟然能够听见少爷的感谢一词,看来属下必须送您一件礼物了。”日日树涉悄悄地把手伸向轮椅背后。

“Amazing!”伴随着日日树涉高昂地欢声,他将一个花环戴在了天祥院英智头上。

素雅的不知名浅蓝色小花,簇拥在淡金色发丝上。娇嫩的花瓣亲吻着他,给予他神圣的光环。

“少爷果然很适合,当然少爷的笑容远比这些花儿更美丽,日日树涉只愿少爷的笑颜能每日印在属下的瞳仁里。”

天祥院英智呆愣了一会儿,随即露出一个纯纯的笑容。新月一般,清丽雅致。

“涉从哪里弄来的?”

“秘密。”日日树涉将食指放在唇前,比出一个嘘声的姿势。

其实就在来这里的途中,天祥院英智就陷入过一段昏睡,只是他自己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花环就是在那附近的花田里编织的。

“涉,当我离开以后,你可以打开我房间里书柜第五列顶层的那个格子,里面有一个盒子,里面有我所有的秘密.....当然,如果你不想知道,我也不会勉强你。这是钥匙。”

天祥院英智摘下围巾上的雏菊装饰,递到日日树涉手里。

钥匙很轻,毫不起眼。但是,日日树涉却握得很紧,仿佛只要他一松手,就会遗失。

“最后,我还有一个请求。”再看了一眼小屋,“烧掉,这间屋子。”

“.....它对您来说很重要吧。”

“我只想记得它最温暖的样子。”

当天祥院英智将火种丢进屋子里时,日日树涉推着轮椅带着他离开了。与此同时,日日树涉也回头了,他回头看见橙红色的火光充斥着木屋,恍惚中他觉得自己似乎看见了两个相拥的人,很熟悉,他却不记得在哪里见过.....

大火吞噬了木屋,腐朽的木头倒塌了。黑色的废渣残留在地,再也辨认不出它原本的样子。木屋依旧存在,只是,它只存在回忆里,回忆不会泛黄、变质,它只会随着时间而变得越发美丽。

在这之后,医院里,天祥院英智一睡不起,只能靠药物维持仅剩的生命。仪器上的心跳一天天变得微弱.....

面对他或许永远不会再睁开的双眼,日日树涉第一次没有听从他的话,打开了藏在暗格里的盒子。

盒子里,装着很多照片。

每一张,都是他日日树涉的睡颜。

只不过,头发都被编织成了奇怪的发型.....

起初,日日树涉被突如其来地视觉冲击逗乐了,但是当他把照片翻转,看见背后写满的字迹时,

他颤抖了。

当他把所有照片背后的故事看完时,

他哭了。

像个孩子一样哭得涕泗横流。

那里面,写着天祥院英智的过去。

灰暗、不安、恐惧、绝望.....被病痛折磨着每一寸肌肤,他在地狱里挣扎,在与命运抗争。

他习惯了在苦中作乐,只有一件事,他发出了来自内心的微笑,即使结局并不快乐。

那是他与一个叫日日树涉的人的过去。

他们如何在月光下相识;

他们如何在旅途中相知;

他们如何在钟楼上以吻示爱;

他们如何在小屋里许下承诺;

他们如何在寒冷的冬季分别;

他们如何在深宫内渐行渐远;

他们如何一步步形同陌路。

回忆不断涌进日日树涉的脑袋里,太过悲伤令他几乎喘不过气。跪倒在地上,只能抱着脑袋咬着牙呜咽。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即使不认识天祥院英智,不记得天祥院英智,他也有想要保护这个人的冲动。

以致于,他在失忆后,

再一次爱上他。

心脏的疼痛超过了预期,他像只受伤的雄兽,蜷缩在角落里,发疯地想要找到看不见的伤口。他无助地低吼,无形的创口不断扩大,疼痛令他溃不成军。

他恨自己,忘记了最重要的人。

他恨自己,让他独自一人承受回忆的折磨。

夜那么黑,你一个人会迷失方向;

夜那么冷,你一个人无法温暖自己;

夜那么长,你一个人会寂寞难耐;

所以,请让我潜进你的睡梦里。

告诉你,我会指引你方向;

告诉你,我会拥抱你;

告诉你,我会陪着你;

告诉你,我还爱着你。

所以,请你醒过来,活下去。

深冬,大雪纷飞。白雪皑皑,凄凄切切。冻了四肢,寒了心脾。

天祥院英智病危,不得不进行手术。进行,不知道结果的手术。

日日树涉守在手术室门口,直愣愣地盯着亮着红灯的“手术中”,冷汗濡湿了他的衣服。他紧张得身体僵直,几乎忘记了呼吸。他似乎失去了听觉、嗅觉、触觉,只会站在那里等待。

长达十几个小时的等待.....

“啪嗒。”灯灭了。

猛地被唤回神的日日树涉不自觉地浑身狠狠地颤抖了一下。

“轰隆。”门开了。

“吱啦——吱啦——”床被推了出来.....

日日树涉目不转睛地盯着床上躺着的人——

没有,盖上白布.....

他动了动僵硬的腿,想追上去,却被医生拦住了。

“等等,现在还不能见他。虽然手术成功了,但是这只是第一阶段。还需要观察排斥反应,以及避免并发症。所以,现在需要隔离治疗。”

日日树涉心里的石头一上一下,紧绷的神经令他看起来十分疲惫。

“你好好休息一下,脸色有些不太好。”医生提醒了他后便离开了。

他将双手捧住整张脸,大口呼吸着。脱力似的,后背靠在墙上。从指缝里,泪水沿着手背流下来,滴落,砸在冰凉的地上.....恐惧像是死神的镰刀,竟让他害怕得落泪。

日日树涉再次见到天祥院英智是在两周后。

惨白的脸在日光下甚至有些透明,呼吸机下的的嘴唇没有丝毫血色,全身都泛着森然的白。

日日树涉不知道血液去哪儿,握上他瘦弱的手掌,体温竟是那样低。

日日树涉很心疼,他听说,英智难得能睡得这么安稳。经常会因为疼痛而全身痉挛。

日日树涉查看了英智露在外面的身体,手背上、手臂上泛着青紫色,满满的都是针孔。他甚至想看看被子下,他的身体上,是不是还插着各种管子.....

“唔!”突然床上的人呜咽一声。

日日树涉感觉到英智的手臂抽搐了一下,紧接着全身开始抖动起来,双腿不自然地弯曲着,整个人像虾一样想蜷缩起来,整个过程不过短短数十秒。

“英智!”日日树涉怕他会牵扯到伤口和吊针,慌乱中,他爬上了床。

用腿抵住他痉挛的双腿,伏下身体,双臂成半环状禁锢住他的上半身和手臂。把脸靠近英智忍不住乱动的脑袋,轻声安抚着他。

“英智,乖。疼的话,我给你吹吹。”日日树涉在他耳边呼着气,“英智,我在,日日树涉在你身边,别怕,我会保护你.....”摩挲着他的脸庞,手掌轻拍着他的后背。

英智无意识抬起双臂,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狠狠地抓住日日树涉的手臂。指甲因缺乏营养很容易就断裂了,但是断裂的地方连带着皮肉也扯掉了.....

日日树涉见状,只能变成抓住他的手腕,反压在身侧。

“英智是乖孩子,忍一忍就好了,会没事的,日日树涉陪着你。”

日日树涉不断地说着宠溺的话语,双手挪动着位置替他按摩着臂膀,缓解压力。

怀里的英智或许是察觉到了日日树涉的存在,渐渐停止了抽搐,呼吸也慢慢平稳下来,呼吸机上均匀地出现着白色雾气,双腿无力地又垂了回去。

日日树涉放下心来,他想着是不是应该通知下医生,便放下英智,下床。

就在替英智重新盖好被子时,他发现英智竟然睁开了眼睛.....

“.....英智?”

虽然只睁开了一条缝,但英智确实醒着看着他。

震惊之余,日日树涉欣喜若狂,“英智,早安。”

像是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语言一样,英智的眼睛忽地睁大了。

日日树涉看见英智不可置信地说着什么,没有发出声音,从唇形来看,是在叫わたる.....

“是我。”

日日树涉开心地回应着他。伸出手,准备握上英智的手指,却不料.....

就在刚刚触碰到他时,他瞬间缩回了手,并且挪动着藏在了被子里。

同时,英智扭过头,全身都在蠕动着,似乎是想把整个人都藏进被子里。

“英智?”

日日树涉有些不明所以,直到他听见英智哽咽出声来。

“你是不是不想让我看见你现在的样子?”日日树涉坐在床边,“你觉得自己现在很难看,很丑,对吗?”

日日树涉将手伸进被子里,一把逮住想要逃走的手腕。

“呵呵,我不准你逃。在日日树涉眼里,我的英智不论什么时候,永远都是最美的。”

这句话像一双无形的手,抚平了英智的棱角,他转过了头,试探性地再叫了一次,“.....涉。”

这一次他叫出了声音。

“嗯,我是你的日日树涉。”

有澄澈的泪水从英智眼角边溢出,滴落到耳朵上,濡湿了枕头,越来越多.....

他抓紧了日日树涉的手,很紧。他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大张着嘴,有“呜呜呜”的哭泣声透过呼吸机传进日日树涉耳里。

不是少爷,也不是天祥院大人。日日树涉回来了,他的日日树涉,终于回到他身边了。

“.....涉,好疼.....抱抱我。”英智用虚弱又沙哑的声音呼唤着他。

“我的英智总是这样任性。”日日树涉嘴角上扬,眼角却流下了泪滴。

他伏下身体,伸出左手臂环抱着英智,右手与英智的十指交握。

“唔哇.....”英智竟然大哭起来。

日日树涉第一次看见哭得这么伤心的他,像走丢了的孩子,一声声揪着他的心脏,好像心里有一只小英智在狠狠地揍他。

“英智乖,不哭不哭。”日日树涉承认这时候他把英智当小孩子了。

同时,记忆的海洋里,飘过一只小小的帆船,上面闪烁着时隔多年的,他曾经很在意的画面。

“不能哭了啊,虽然哭起来的英智也一样美丽。”日日树涉看了眼旁边跳动得十分激烈的仪器。

“我带了礼物,送给你的,你不哭我就拿出来。”

哭声渐渐小了,但是英智却不敢放开抓住日日树涉的手。睁开湿漉漉的睫毛看着日日树涉熟悉的面容。

“Amazing!这是我给英智的承诺!99朵红玫瑰,我给予你的爱,长长久久,没有期限!”

不知道日日树涉从哪里变出来一大束红玫瑰,同时还伴随着满天飞扬的玫瑰花瓣。

“呵呵。”英智笑了,流水般柔软的笑声。

日日树涉将玫瑰捧到英智面前,“谢谢你肯重新回到我身边,我愿意做天祥院英智的专属小丑,逗他一辈子开心!做他最忠诚的骑士,保护他一辈子!那么.....”

日日树涉从花堆里掏出一个小方盒,“那么,天祥院英智愿意做我日日树涉一个人的英智吗?”

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一枚.....戒指吧.....应该是。

英智看着放到他眼前的戒指,笑得花枝乱颤。

那枚戒指上,有一根金属羽毛,英智不知道是不是以鸽子羽毛为原型的。羽毛上面有一朵金属雏菊,雏菊中央是一颗不明矿石,并且十分闪耀夺目。

“这是你的日日树涉亲手做的,从寻找材料,到打磨到镶嵌,一手打造!”

英智忍着笑,这是他见过的最特别的戒指。

“所以.....你愿意答应我吗?”

英智抬眸对上日日树涉的眼睛,伸出手,认真地说:“帮我,戴上它。”

日日树涉捧起英智的手,将戒指对准了左手中指,缓缓套上,大小十分合适。

“好看吗?”英智坏坏地笑了。

日日树涉亲吻了一下他的指尖,“我的『皇帝』陛下,这时候也不忘逗我玩儿,你自然比戒指更美丽。”

“这戒指我是戴上了,而且还是中指,但是你真的敢嫁给我?”英智反问他。

“英智,日日树涉觉得您好像说反了.....不过这确实是个问题.....我可能还需要好好筹划一下,毕竟我可是把赫赫有名的天祥院家的唯一的独生子给拐走了呢,恐怕接下来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不知,『皇帝』陛下可否愿意吃些苦呢?”

英智刚想逗弄一下日日树涉,却在开口第一个字时被他打断了.....

“但是,即使你不同意,我也不会再放开了你,我不想再因为任何外界因素而错过你。”

英智愣愣地盯着日日树涉少有的认真眼神,无话可说,只是笑着握紧了手指上的戒指。

事后,日日树涉被医生狠狠地责骂了一顿。哪有人看望病人弄得满房间都是玫瑰的,竟然还在病房里求婚?!

日日树涉被骂得狗血淋头还全程都保持着笑意盎然的表情。

医生气得快炸了,怀疑他是不是有病?!

那时,英智正在病房里抱着涉送他的小丑娃娃,听着骂声,咯咯咯地笑。他手指上的戒指,闪着夺目的光辉。

 

“涉。”

“我的『皇帝』陛下又有何吩咐?”

“你觉得今天天气是不是还不错?挺适合外出的。”

“嗯,是这样不错。英智是想做什么吗?”

“你不觉得现在特别适合出去走一走,然后.....顺便私奔吗?”

“是挺适合走一.....嗯?什么?!”

“呵呵呵,涉这个表情真不错,你不是一直都在筹划吗?但是时间似乎长了一点,所以,我觉得你需要一点刺激提前进行。”

“.....你确定?”

“你觉得我把你的剑丢到火坑里怎么样?”

“OH!亲爱的『皇帝』陛下还请您不要笑着做这么危险的事!您不适合舞刀动枪,私奔是吗?您的日日树涉立马带着您启程!”

“呵呵呵呵.....这是对你偷看我东西的惩罚。”

“那不是英智你让我看的吗?”

“.....我是让你在我死…..唔唔。”

“嘘.....你知道我不喜欢你说这个字。”

“嗯?涉,你又做了什么好吃的?好香~”

“牛小扒。”

“做好了吗?嗯.....你觉得配哪款红酒比较好?”

“你不是要私奔吗?”

“你难道不知道吃饱了才有力气跑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fine.2_____________________

by key's一秒钟

※※※※※※※※※※

全文基本这样就完结了 后续还有三篇番外 本来只有两篇的 不小心爆字数了.....嘿嘿嘿 加上番外才比较完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