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智のカップの茶|Powered by LOFTER
Ensemblestars巨坑中 涉英是世界的宝物 产产粮喂自己

♫ 今天迎来第一个结局 通过评论反映 先是BE 希望满意~!

♬ 请相信我是亲妈 只不过爱写BE而已.....别打我!

♫ 今日推荐BGM:화신(花信)——박효신(朴孝信)建议听着音乐来食用效果真的更好




又是一年秋天。

落叶萧萧,山鸟孤哓。

长睡半月的天祥院英智终于再次睁开了眼睛。

然而,在日日树涉与往常一样说了早安后,他时隔一年提出了任性的要求。

知道拗不过他,日日树涉带着英智从众多医生、看护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了。并且,偷偷开走了停在天祥院家的汽车。

当两人到达天祥院英智指定的地方时,已是落日黄昏。

“轱辘轱辘.....”轮椅旋转时发出轻微的响声。

两人面前,是一间小小的木屋。

门大敞开着,门框上还有一个坑洞。里面一片狼藉,布满蛛网。

榻榻米上一床已经不辩本来颜色的被子,矮桌上的纸张此时散落得满房间都是。窗户上破了一个大洞,正呼呼地往里灌着冷风。地上,堆积了厚厚一层尘土。旁边的厨房里,只剩下生锈的刀和装满黑色霉块长着青苔的罐子。

时隔多年,天祥院英智再一次看着他与日日树涉住过的小木屋。

残破不堪的小屋,在落日的余辉里萧条而落寞。

他还记得曾经这里是他最温暖的居所。

泪悄无声息地落下。

日日树涉蹲在天祥院英智身旁。

“.....我很无聊吧,让你费劲周折,却是来了这样的地方。”

日日树涉摇摇头,“这间小木屋,对少爷来说一定有特别的意义。”

〖对曾经的你来说,也同样特别。〗天祥院英智没能说出口。

他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只是想趁着还能保持清醒,想再来看看这间,被遗忘的小屋。

“涉,谢谢你。”天祥院英智转头看向日日树涉,眼角还挂着泪滴。

“竟然能够听见少爷的感谢一词,看来属下必须送您一件礼物了。”日日树涉悄悄地把手伸向轮椅背后。

“Amazing!”伴随着日日树涉高昂地欢声,他将一个花环戴在了天祥院英智头上。

素雅的不知名浅蓝色小花,簇拥在淡金色发丝上。娇嫩的花瓣亲吻着他,给予他神圣的光环。

“少爷果然很适合,当然少爷的笑容远比这些花儿更美丽,日日树涉只愿少爷的笑颜能每日印在属下的瞳仁里。”

天祥院英智呆愣了一会儿,随即露出一个纯纯的笑容。新月一般,清丽雅致。

“涉从哪里弄来的?”

“秘密。”日日树涉将食指放在唇前,比出一个嘘声的姿势。

其实就在来这里的途中,天祥院英智就陷入过一段昏睡,只是他自己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花环就是在那附近的花田里编织的。

“涉,当我离开以后,你可以打开我房间里书柜第五列顶层的那个格子,里面有一个盒子,里面有我所有的秘密.....当然,如果你不想知道,我也不会勉强你。这是钥匙。”

天祥院英智摘下围巾上的雏菊装饰,递到日日树涉手里。

钥匙很轻,毫不起眼。但是,日日树涉却握得很紧,仿佛只要他一松手,就会遗失。

“最后,我还有一个请求。”再看了一眼小屋,“烧掉,这间屋子。”

“.....它对您来说很重要吧。”

“我只想记得它最温暖的样子。”

当天祥院英智将火种丢进屋子里时,日日树涉推着轮椅带着他离开了。与此同时,日日树涉也回头了,他回头看见橙红色的火光充斥着木屋,恍惚中他觉得自己似乎看见了两个相拥的人,很熟悉,他却不记得在哪里见过.....

大火吞噬了木屋,腐朽的木头倒塌了。黑色的废渣残留在地,再也辨认不出它原本的样子。木屋依旧存在,只是,它只存在回忆里,回忆不会泛黄、变质,它只会随着时间而变得越发美丽。

在这之后,医院里,天祥院英智一睡不起,只能靠药物维持仅剩的生命。仪器上的心跳一天天变得微弱.....

面对他或许永远不会再睁开的双眼,日日树涉第一次没有听从他的话,打开了藏在暗格里的盒子。

盒子里,装着很多照片。

每一张,都是他日日树涉的睡颜。

只不过,头发都被编织成了奇怪的发型.....

起初,日日树涉被突如其来地视觉冲击逗乐了,但是当他把照片翻转,看见背后写满的字迹时,

他颤抖了。

当他把所有照片背后的故事看完时,

他哭了。

像个孩子一样哭得涕泗横流。

那里面,写着天祥院英智的过去。

灰暗、不安、恐惧、绝望.....被病痛折磨着每一寸肌肤,他在地狱里挣扎,在与命运抗争。

他习惯了在苦中作乐,只有一件事,他发出了来自内心的微笑,即使结局并不快乐。

那是他与一个叫日日树涉的人的过去。

他们如何在月光下相识;

他们如何在旅途中相知;

他们如何在钟楼上以吻示爱;

他们如何在小屋里许下承诺;

他们如何在寒冷的冬季分别;

他们如何在深宫内渐行渐远;

他们如何一步步形同陌路。

回忆不断涌进日日树涉的脑袋里,太过悲伤令他几乎喘不过气。跪倒在地上,只能抱着脑袋咬着牙呜咽。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即使不认识天祥院英智,不记得天祥院英智,他也有想要保护这个人的冲动。

以致于,他在失忆后,

再一次爱上他。

心脏的疼痛超过了预期,他像只受伤的雄兽,蜷缩在角落里,发疯地想要找到看不见的伤口。他无助地低吼,无形的创口不断扩大,疼痛令他溃不成军。

他恨自己,忘记了最重要的人。

他恨自己,让他独自一人承受回忆的折磨。

夜那么黑,你一个人会迷失方向;

夜那么冷,你一个人无法温暖自己;

夜那么长,你一个人会寂寞难耐;

所以,请让我潜进你的睡梦里。

告诉你,我会指引你方向;

告诉你,我会拥抱你;

告诉你,我会陪着你;

告诉你,我还爱着你。

所以,请你醒过来,活下去。

深冬,大雪纷飞。白雪皑皑,凄凄切切。冻了四肢,寒了心脾。

天祥院英智病危,不得不进行手术。进行,不知道结果的手术。


好黑.....这是哪里?

嗯?为什么动不了?

不仅是四肢,就连身体也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绑住了。

又回到那个牢笼里了吗?

但,那不可能,自己并没有失忆。

举目四望,一片漆黑,几度怀疑自己是不是瞎了。

唔!

胸口突然传来沉重的压迫感.....手腕仿佛被掐住了脉搏,全身被挤压拉扯,像是不慎掉落蛛网的悲运飞蛾。

缠绕在身上的无形束缚仿若粗壮的荆棘,一根根尖刺扎进身体里,愈发紧地勒着身体。四肢被狠狠地朝外拉扯,倒刺将衣服撕破,死死勾住裸露在外的肌肤,接着冒出了温热的液体.....

好疼!啊——!

不要.....

越是挣扎,缠绕得越紧。然而更令人恐惧的是——

心脏像在被切割,耳边甚至听见了皮肉被刨开的水渍声,呼呼的冷风灌进胸腔里,吹了个透心寒。

真的好疼.....

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满面,忍不住将脑袋后仰,想用叫喊缓解哪怕丝毫的痛感。

涉.....

你在哪里.....

 

不知过了多久,疼痛麻痹了知觉,意识有些模糊不清.....

“英智.....”

是谁?

“英智.....”

涉?

不,他失忆了。

他不会再这样叫我了。

“英智。”

耳边的呼唤声更近了,更清晰了。

头顶忽然明亮起来,闪耀着金色华光,仿若无数宝石旋转跳跃,反射出的流光在交相辉映。在那光芒中心——

那是,笑得暖暖的日日树涉。

他似是来自旧书里悠远绵长的古老故事里的人,沉淀着檀香木的韵味。

涉.....我叫了他的名字。

但是他没有回应我。

只是那样,保持着最明媚的笑容,看着我。

光芒更甚了,从小小的一角,迅速扩散开来.....驱逐了黑暗,包裹了身体。

那些黑得不辩形状的束缚,像沾染了病毒,碎成一粒粒,分解、扩散、消失.....

没有下坠,身体安静地漂浮在空中?

不,目之所及,空无一物,除了白,还是白.....

这是梦吗?

能感觉到,原本变得冰冷的身体内部,有温热的液体流淌进四肢百骸,给干涸的河床注入了新的活水,像被裹进了谁的怀里,被无微不至呵护着。

“咚咚——咚咚——”

液体流进枯萎的心脏,唤醒了沉睡的着的心跳.....

像不属于自己的一样,那么强劲有力,感觉它在呐喊,有什么感情呼之欲出。

悲伤?心痛?爱恋?

满满地在他身体里跳动,震得措手不及,不由得捂住了心口。

“英智.....”

涉的呼唤缥缈而悠远,他脸上的笑意更甚了,只是渐渐变得透明.....

等等!

我想叫住他,却发现自己无法发出一个音节,只是无意义地张合着嘴唇。

“英智.....对不起。”

看着他似乎流下了眼泪,看着他的脸变成了光团,接着跳动着消失在视野里。

“涉!!!”

猛地睁开了眼睛.....刺目的日光灼烧着眼球,视线里被黑的白的点布满,脑袋里一片混沌,有些眩晕。

不太清楚周围的状况,只是能够感觉到陆陆续续很多人围在了他身边。

“啊,醒过来了,这真是奇迹!”

他似乎听见有人这样说,眨了眨眼睛,意识渐渐清晰.....

眼前,有他的父母,有医生,有侍从.....他们都一脸欢喜又激动的表情。

鼻尖嗅觉恢复了,能够闻见熟悉又十分讨厌的消毒水的气味。

这里是医院。

“手术成功了,排斥反应在可适应范围内,没有引发新的并发症,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转出重症监护室了。”

医生略带兴奋地宣布着这个看起来似乎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啊.....意思是,我不用死了,对吗?〗

他像是又累了,似乎没有理会这些人的意思,自顾自地又闭上了眼睛。

〖刚刚,是从什么样的梦里醒来的?

为什么想不起来了呢?〗

想着这个问题的他,再次陷入沉睡。

再一次醒来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

刚刚靠坐在床头,耳边便传来振翅声.....从窗外飞进来一只白鸽,它的脚上套着一个铜环。

白鸽直接落在了天祥院英智的被子上,扭了扭脖子,一双小黑眼滴溜溜地看着他,“咕咕”的试探性地叫了两声。

“饿了吗?”天祥院英智认识这只鸽子。

白鸽走近了些,再次“咕咕”地叫了几声。

天祥院英智伸手拿过旁边矮柜上剩下的面包,端到白鸽面前。

白鸽看着眼前的美食,毫不客气地低头啄着,时不时“咕咕”地叫,吃得十分享受。

“吃饱了,你能替我找到他吗?”天祥院英智看着窗外,淡蓝色的瞳充斥着水光。

“他又消失了。或许.....这一次,我再也找不到他了.....”

“咚咚咚。”整齐的敲门声。

“进来。”

当人走进房门时,天祥院英智微微惊讶了几秒,随即又恢复了常态。

“老师,别来无恙?”

“没想到出云亲王大驾光临,不能下床请安,还请不要责怪才是。”

“今日我来,不是叙旧。”出云走到床边,“只是有人托我一事,我想今日可以完成了。”

白鸽见到来人,没有飞走,反而跳到了天祥院英智的身前,面对着出云。

出云看见白鸽的反应,像是在警惕着他保护着主人一样,感觉有些奇怪又好笑。

没再多理会,他将手里的箱子打开,里面装着一个木盒。

“我想,你应该非常想知道什么,我就是来给你送答案的。”

天祥院英智看着出云把木盒放到白鸽面前的被子上。

“还有这个。”

檀香木的精致木盒,上面放着一枚雏菊装饰。

看着十分熟悉的木盒,天祥院英智的手指微微用力地捏着被子,心里有些紧张有些不安。但是他都没有表现出来,“劳烦出云亲王亲自送过来了。”

“这是他所希望的。”出云后退几步,“我已完成所托,就此告辞。”他转身打开门,“愿你能早日康复。”

露出一个释怀的笑容后,关上了门。

 

将视线从再次紧闭的门上重新挪回到面前的盒子,拿起那枚雏菊,用指腹抚摸着凹凸不平的表面,指尖越发用力,导致手微微有些颤抖。

他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明明里面装着他最想知道的答案。

但是,答案真的是他想要的吗?

他盯着面前的木盒,像盯着潘多拉的魔盒,似乎只要打开它,世界就会毁灭。

“咕咕。”白鸽轻啄了一下他的手背。

“.....你是在鼓励我吗?”

这时,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本以为是错觉,却似乎感受到了另一个不属于自己的情感。

不再犹豫,天祥院英智转动雏菊,“咔哒”一声,盒子弹开一条缝隙。

揭开盖子,将盒子拉近了些.....

照片上的日日树涉,许久不曾见过的容颜,被静止了时间的容颜。

双手在里面翻找着,有些着急,有些慌乱。他的视线有些模糊,手指在发抖,他仔细地查看着每一张照片.....

终于,他在一堆日日树涉的照片里,找到了唯一一张,他自己的照片。

同样是睡颜,同样是在医院。

翻过来,

上面有些字——

〖英智:

Amazing!当你看见这段话时,你已经成为手术成功的奇迹了吧!

作为你的日日树涉,本应成为你睁开眼睛看见的第一人。但是抱歉,我已经做不到了,如果你不介意你看见的是鬼魂的话,呵呵。

抱歉,我似乎没有实现任何一个承诺。对不起,我无法再在你身边守护你.....但是,我想我可以陪着你,直到你重回大地母亲的怀抱。

英智,可以原谅我这一次任性自私的选择吗?

英智,我说过,我唯一的愿望,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

别哭,我最喜欢你的笑容。

英智.....对不起。〗

眼泪,滴落在白纸黑字上,一个不小心晕湿了一小团。慌张地眨了眨眼睛,紧张地拿袖子擦干,将照片拿远了些。

“唔,呜呜.....”抿紧了嘴唇却依旧控制不了地呜咽出声,“找不到了.....找不到了.....哪里都.....”

天祥院英智找不到日日树涉了,他弄丢了他。

他只是一叶小小的扁舟,他在暴风雨里被海浪打翻了,沉到了海里.....海流冲走了木桨,击断了船身,他只能绝望地坠入深海.....他是不被神眷顾的,所以海神冷漠地转身背对着他。

他失去了他的神,他的光,不会再有人来救他。

大颗大颗的泪珠从天祥院英智眼眶里滚落,他突然猛地转身,朝着旁边墙上的呼叫器一阵狂按。

“来人啊!来人啊!”他在抓狂,他在发疯,他丢掉了所有镇定的伪装。

白鸽被惊吓得扑腾着翅膀飞到了角落里,“咕咕”地看着他来回踱步。

警报声响彻了值班室,医生护士很快跑了进来。

“怎么了?”

天祥院英智停止疯狂地按压,缓缓回头,血红的眼眶边,一滴泪滑下。

“告诉我,现在我身体里的器官,是谁的!!”他在怒吼,在叫嚣。

门口的人被狠狠地吓了一跳。

“你冷静点。”

“我不要!”

蹭地一下,他从床上站了起来。手上的吊针被拉扯掉了。现在的他像是回到了小时候的那般任性狂妄。

“你冷静点,我告诉你!”

医生从随身带着的本子里,抽出一张纸,走到天祥院英智面前,递给他。

他接过纸张,瞪着双目——

“捐赠人:日日树涉。”

他许久都没有从那排字上挪开视线,他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表情。

他不清楚从胸腔里涌上来的感情该称为什么。

恨?

恨他不经过自己同意就擅自装好人,那么随便那么轻易就离开自己?!

可是,

为什么会有恨?

因为还爱他,有爱才有恨.....

“有爱才有恨.....”天祥院英智默默地念出声来,“我还爱着他.....”

他脱力一般向后仰倒,后背重重地撞上墙壁,慢慢地滑坐到床上。

他突然想起来了之前的梦境。

梦里的最后,日日树涉说,

“英智.....对不起。”

“可是,我要怎么原谅你.....”他目光呆滞,喃喃自语,“我要怎么原谅你.....”

眼角,泪水不断地溢出。只是,他的脸上再没有任何表情。

他觉得很冷,身体越热得发烫。脆弱的神经被拧成一团,纠缠着拉扯着太阳穴,疼痛让他闭上了眼睛。

涉在我的身体里。

你真的,住进了我心里。

你好残忍,

我好想死去,

但是我不愿意让你的心跳停止。

 

 

两年后。

我试着寻找天祥院英智。

我走到苏格兰的牧场。

问,你见过天祥院英智吗?

那人说,天祥院英智是一位优秀的吟游诗人,他谱写了很多有趣的童谣。

我走到伦敦的街头。

问,你见过天祥院英智吗?

那人说,天祥院英智是一位杰出的魔术师,他的伙伴是一只白鸽。

我走到罗马的斗兽场。

问,你见过天祥院英智吗?

那人说,天祥院英智是一位顶尖的马戏表演者,他是驯兽师。

.....

我走过很多地方,

听过很多关于天祥院英智的传闻。

只是一直没有见到他。

他仿佛生活在天上,天上有他的宫殿,他肩膀上的白鸽其实是他的坐骑。

他只需要在合适的时间,出现在世人面前。他是和平的使者,代表着神的旨意,播撒爱的种子。

然而,时间一到,他便会坐上瞬间变大的白鸽回到天上的宫殿。

宫殿里,有人在等着他。

那是他的恋人,

他们互相亲吻,诉说着尘世间的趣事。

——————————fine.1——————————

by key's一秒钟

※※※※※※※※※※※

PS 请不要在意 医学上的可能性XD 只是一个梗 这是本来的end 但是 我表示也接受不能 所以写了双结局(泪目)

说句题外话 国服总选举开始了 fine厨能出力的就出力吧 打个小广告 fine后援群121708538 如果不喜欢 还请当没看见

感谢~!鞠躬 明天开心点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