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智のカップの茶|Powered by LOFTER
Ensemblestars巨坑中 涉英是世界的宝物 产产粮喂自己

♫ 接近尾声了~离结局不远啦~还请耐心地看完 目前结局征集情况 很明显是先BE后HE 希望不会让你们失望XD

♬ 看的时候 注意下时间 变化有点快

♫ 今日推荐BGM:さくらの季節——38BEETS




“啪嗒。”日日树涉将手里的菜放在桌子上时,看向了窗户边。

视线尽头,天祥院英智背对着这边,面向着夕阳。歪着头,倒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走近他,才发现,他睡着了,手里还拿着一本翻开的书。

收走他手里的书,日日树涉凑近他的脸。这一刻他似乎忘记了主仆关系,大胆地欣赏着他的睡颜。

毫无防备,淡雅恬静,过于苍白的皮肤滑润细腻,令他看起来像最精致的陶瓷娃娃。

“少爷,该用晚膳了。”

“.....嗯?”天祥院英智迷迷糊糊地扭了扭头,睁开眼睛.....

“涉?”他似乎睡得有些糊涂了,无意识地伸出一只手,握住了日日树涉的,“嗯.....让我再睡会儿。”

日日树涉有些诧异地看了眼相握的两手。他的手是冰凉的,只有手心有热度,皮肤十分柔嫩细滑。

天祥院英智再次闭上眼睛后,不过几秒,又瞬间睁开了,同时唰地一下抽回了握着日日树涉的手。

沉默。

天祥院英智偏着头,半垂着眼帘,眼神里虚空一片,飘忽不定。

“啊!那个,晚膳做好了!少爷吃饱了再睡吧,然后一定会进入美妙而甜蜜的梦境!”日日树涉大张着手臂边说边欢快地走开了。

顺着他制造的台阶而下,天祥院英智起身走到桌边,脸上的表情已经恢复到平时的模样。

“涉.....你还真做了啊?”

“呵呵呵,只要是少爷的愿望,就算是天上的星星我也会将它们摘下来送到您面前的!何况只是一桌子料理呢!”

“你上哪儿弄的材料?”

“打猎。”

“.....”

天祥院英智尝了一口,果然,是他曾经难以忘怀的味道。

一口一口送进嘴里,明明还是一样的美味,他却觉得味蕾出了问题,总有挥之不去的苦涩。

“日日树涉可以问少爷一个问题吗?”

停下手里的筷子,“什么?”

“从那位车夫口中,属下得知,属下左腹部的伤是为了保护您而受的伤。但是,您说过您不曾在场.....所以,能告诉属下,这是为什么吗?”

天祥院英智擦了擦嘴,后靠上椅背,不置可否地笑笑,“日日树涉,我问你,谁是你的主子?”

“是天祥院英智少爷您。”

“那你是听主子的话,还是听一个来路不明的陌生人的话?”

“.....属下明白了。”

“类似的问题我不想再听见,你可以下去了。”

“是。”

一扇门,像一座山,横亘在两人之间,无法跨越,甚至看不见对方的身影。

天祥院英智的脸颊旁,一滴泪滑落.....面前的料理让他不可遏制地想起那间温暖的小屋,和两个相拥而笑的人。

明明日日树涉就在他身边,他却总是抹不掉心底时不时涌出的哀伤。

刚刚迷糊之中,他竟然习惯性地对着日日树涉撒娇了。

他的心脏在呐喊,可是日日树涉已经不爱他了!

回不去了,回不去了,回不去了.....脑袋里绝望地重复着这句话。

门外的日日树涉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掌,刚刚触觉似乎还残留在上面。他不记得自己有握过那双手,但是他并不觉得陌生。

脑袋里回放着刚刚天祥院英智迷糊的样子,有些撒娇的意味,甚至对着自己带着依赖。

不,不是对着自己。

是对着,他口中的“涉”。

那个“涉”,不是自己。竟然有那么点,不甘心。

从这一天起,日日树涉再也没有问过关于过去的问题。他做什么都不会再问原因,只要天祥院英智让他做,不管在旁人看来,是对是错,他都无条件完美执行。

宫内流传,他是天祥院英智最强的利刃,最忠诚的骑士。

天祥院家作为最受当今天皇宠爱的家臣,名声、权利、地位、金钱,站在世间人穷其一生也无法达到的高度。

当初选择当今天皇作为扶持对象,就是看中了他温厚纯良,易于掌控。现在,当今天皇对天祥院英智言听计从,服服帖帖,却无半点怀疑之心。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要想加官进爵,获得赏赐,那就必须获得天祥院英智的青睐。

然而,天祥院英智又是个软硬不吃的怪人。不是闭门不见,就是让日日树涉守在门外,不准任何人靠近。

当然,朝堂之上,也不都是想拍马屁的人,总有那么几个想推翻天祥院家的人。所以,偶尔会派那么些个杀手刺客夜访。

但是,派出去的人,从来没有回来过。就像消失在这个世界一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花开花谢,落果成林。云卷云舒,朝升夕落。时间沙漏在飞速下坠,没有人可以抓住它。它从指尖溜走,消散在时间的长河里,冲刷着时空,留下深深的沟壑,那是岁月的痕迹。

这一年冬天,天祥院英智让人在那棵樱花树旁,移栽了很多跟它一样大的樱花树。

第二年春天,当日日树涉再次走到那里时,他发现他已经不认得曾经的那棵究竟是哪一棵了。

“你看,我替它制造了一个家族。”天祥院英智如是说。

日日树涉与他漫步在花园庭院,脚边花团锦簇,樱花瓣翩飞起舞,打着旋儿落在他的头上。

日日树涉觉得,这个金色配上粉色,是独一无二的美妙景色。他脸上,淡淡的红霞,竟是比那花瓣还娇嫩。

只可惜,他病态的苍白肤色,让他失去了该有的活力。

“呐,涉,回去再帮我泡一壶红茶吧。”

“少爷,今天已经是第三壶红茶了,您不能再喝了。”

“但是.....”天祥院英智话还没说完,突然整个人摇晃起来,紧接着双眼一闭就一头朝前栽倒过去——

日日树涉灵巧地转身,站在天祥院英智面前牢牢地接住了他已经失去意识的身体。

他耷拉着脑袋,全身仿若无骨,软趴趴地靠在日日树涉怀里。

“.....都让你不要出来了,你看,又这样了吧。”一把打横抱起天祥院英智,慢慢地匀速返回,让他舒服地躺在怀里。

冬季之后,天祥院英智已经像这样毫无征兆地突然晕倒好几次了。他自己似乎也察觉到精神上的不佳,每天都让日日树涉泡很多红茶。然而,这样的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

这一年秋天,在枫叶红遍山谷时,天祥院英智让日日树涉带他去了一个地方。

穿过连绵的枫树林,走过幽静的常绿阔叶林,踏上唯一一处被阳光青睐的土壤。

一个个小土丘,耸立在这片被树林围绕着的空地里。它们排列整齐,其中两个从颜色上比其他都要暗来看,似乎是不久前才翻开的新土。

它们,是一个个没有墓碑的坟墓。

有几个明显矮了一截,看起来已经有些岁月了。附近长满了枯草,单调而萧条。寂静笼罩着这方土地,飞禽走兽也鲜有到此逗留。

“涉,你看,他们都怨恨着我呢,朝着我瞪着愤怒的眼睛。”

“.....”日日树涉知道面前的土丘并没有眼睛。

“涉,你知道吗?他们都是因我而死。能够找到亲人的我都还给他们了,这里的都是找不到他们的亲人的。比如那边第二个,五年前,我只是告诉他:你应该很清楚,能做上亲王老师的人只有那么几个,所以不要和我抢名额,更何况毫无背景的你也抢不过我。该怎么做,相信你应该很清楚吧。随后,他变得失魂落魄,不小心被马车撞死了。”

日日树涉异常安静,做一个最好的倾听者。

“起初,我还能认出来他们谁是谁,后来.....渐渐变得多了起来。最新的两位,是前段时间刺杀我的人。很遗憾,我没能调查出他们的亲人在何处。”天祥院英智手里抱着一大束黄白相间的菊花,走到坟堆前。

将手里的菊花分成几份,分别放在每一个坟前,就在刚刚摆放好全部的花束时.....

忽然,呼呼一阵疾风吹过,将刚刚放好的菊花吹散了一地,凌乱不堪。

天祥院英智看着散落一旁的菊花,苦涩地笑了笑,“果然,你们无法原谅我。”

他再次蹲在地上,伸手捡起每一枝菊花,轻轻拍掉花上的泥土,重新将每一个坟前的菊花摆放整齐。

整个过程,日日树涉都没有上前帮忙。只是在他摆放完最后一枝菊花时,走近了他身边。

“我夺走了他们的梦想,斩断了他们前进的道路,最后吞噬了他们的生命.....就像一个魔鬼。涉,你知道吗?虽然我从来没有真的杀过人,但是我却比任何杀人犯还要可怕.....”

天祥院英智抬起头,眼眶里红红的,皱着眉,身体有些颤抖。

日日树涉背对着阳光,异常冷静地看着他。那双紫色的眸子,变得暗沉,染上厚重的黑色。

“啊,对了,我忘记了,连你也一样.....”天祥院英智不由得埋下头。

他怎么忘记了,日日树涉受伤,失忆,失去自由,也全都是拜他所赐。

“少爷口中的杀人犯是在说我吗?您忘了,我曾经的身份了吗?属下手上沾染的鲜血,想必是永远也洗不掉了…..时不时还能闻见腥臭的血腥味。”

日日树涉伸手转过天祥院英智的肩膀,强硬地让他站起来。

“所以,我不介意这样的你。所以,我是心甘情愿待在你身边的。”日日树涉的笑容浅浅的,没有了浮夸,却比平时更加迷人。

“涉.....不,你不一样,你不是自愿的。这些人,你都看见了吧,是我故意让他们为我而死的。你应该清楚我有着扭曲的意识,是一个丑陋的怪物。”

“不。”

日日树涉将手指在他面前晃过,在视线变得狭窄的那一瞬间,指间多了一朵白色的雏菊。

日日树涉将雏菊别上天祥院英智的耳发间,“少爷在属下眼里,永远都是最美的,这朵雏菊与你很衬。”

日日树涉的手停顿在天祥院英智的耳朵边,其实他更想抚摸上他的脸颊。

“上帝没有抛弃你,他依旧爱你。”

“.....没想到,被你反击了。”天祥院英智垂下头,“我累了,可以背我回去吗?”

“乐意之至。”

天祥院英智爬上日日树涉的背。

“坐稳了,日日树涉将要开启一段Amazing的旅程,带着少爷漫步在银河之上!”

话音刚落,日日树涉便快速奔跑起来,进入树林中后,靠着惊人地弹跳力,飞上树枝,在林间穿梭.....

头顶上,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叶枝条,能够看见星星点点的光芒,真的像银河那般,闪烁着万千星光,真实而又梦幻。

宽厚的后背,坚实的臂膀。紧紧相贴的炙热温度,心与心最近的距离。

天祥院英智落下了冰凉的眼泪,收紧了抱着日日树涉脖子的手臂。他没有想到,他竟然再一次爱上了日日树涉,他为自己感到悲哀。

日日树涉背着他继续着旅程,他感觉到了来自脖子处湿冷的触感,他知道,背上的他哭了。

但是现在的他不能替他擦掉眼角的泪滴,只能在他哭泣时默默地守护他,在他沉默时逗他重展笑颜。

他没有告诉天祥院英智,刚才那句话,其实还有下文。

〖上帝没有抛弃你,他依旧爱你。若他也不再爱你,由我来爱你。〗

 

回到宫殿后,天祥院英智便陷入了长达一个月的昏睡。就算偶尔醒过来,也只能保持十几个小时的清醒,接着在某个点上,又突然睡过去。

医生是这样告诉日日树涉的:

他身体里的部分器官正在快速衰竭,若是按照这个速度,撑不了多久了。再加上,他的精神似乎一直处于低沉状态,被心病所困,这样很有可能会影响治疗效果。

日日树涉问,能够治好吗?

有方法,但是.....十分困难。若是能换掉他衰竭的器官,那就还能延续他的生命。可惜,要想找到合适的健康器官,几率微乎其微。并且,就现在的医学技术而言,就算是最顶尖的西医最顶尖的仪器,手术的成功率,也十分低。

 

这年冬天,日日树涉觉得他是在恐惧中度过的。

器官的衰竭让天祥院英智每到夜晚,体温便会失衡,变得无比冰冷,甚至有好几次心跳暂停的情况。

为了不让他在沉睡中离开,日日树涉都会抱着他,当他的暖炉。有时,情况有些糟糕时,甚至睁着眼睛看着他直到天亮才放心,彻夜未眠。

每次抱着他,日日树涉都会狠狠地心疼。太瘦了,根本不是成年男子该有的体格。皮肤下的骨骼硌得他生疼。他只后悔没能经常做好吃的给他,如果有以后,一定要把他养得胖胖的。

日日树涉越过了主仆那条界限,却感觉轻松了不少,就像曾经做过一样那样自然,就像他保护他,永远理所当然一样。

日日树涉只有一个愿望,天祥院英智能够活下去。

————————つづく————————

by key's一秒钟

※※※※※※※※※※

PS 涉的感情 微妙啊~微妙~所以两人永远天生一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