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智のカップの茶|Powered by LOFTER
Ensemblestars巨坑中 涉英是世界的宝物 产产粮喂自己

♫  结局先后依旧在征集中 记得评论哦~别写了评论忘了告诉我想先看哪一个XD

♬ 失忆之后的涉 相信我 他还是那个日日树涉

♫ 今日推荐BGM:Polska——Sava



微散的瞳孔,天祥院英智有些心不在焉地坐在这边床上看着那边床上的日日树涉吃饭。

日日树涉记得他是被谁刺伤的,

却不记得是为了保护谁。

日日树涉记得他违逆了皇太子,

却不记得是因为谁。

日日树涉记得他去过那个小镇,

却不记得是与谁同行。

日日树涉记得他毁了黑道据点,

却不记得是为谁发怒。

他日日树涉记得所有事情,

唯独,忘记了,

天祥院英智。

悄悄地问过医生,医生是这样回答天祥院英智的——

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潜意识里不愿意记起的过去。另一种,是太过于在乎以致于痛苦不已的过去。

天祥院英智看向窗外的天空,尽管还是那样灰蒙蒙的,但至少还是有几缕阳光突破厚重的云层笔直地垂立大地之上。

无论日日树涉是前者还是后者,对于天祥院英智来说都只有一个结果,

日日树涉忘记了他们的过去。

这样说明了什么?

他很清楚地知道,却不愿意去想,不愿意承认。

日日树涉,不再爱,天祥院英智了。

“嗯~Amazing!久逢甘露分外甜!这粥吃着还不错,不过还是比我日日树涉做的差了那么些。”

日日树涉醒了之后,精力恢复得特别快,同时也没有忘记用他那浮夸的语调说话。

天祥院英智看着一脸满足的日日树涉,歪着头笑了笑,“真这么好吃?”

“当然!日日树涉从来不会说谎呢!自制料理是饱含爱与和平的礼物!若是不嫌弃,在下可以做一次丰盛的料理献给同室的病友!”日日树涉激动地伸出一只手作出呈递的姿势。

天祥院英智还是保持着不热不冷的笑容,忽略了嘴里突然记起的味道。

现在的你,已经不记得我曾经吃过了。

“刚刚天祥院先生询问了我那么多的事,那不介意我问一个问题吧?”

“什么问题?”

“.....看起来,我们之前似乎认识。我真诚地表示,将你忘记十分抱歉,但是能告诉我,我们之间的关系吗?”

日日树涉紧紧地盯着天祥院英智的眼睛,眸子里有不容忽视的伶俐。

无法回避,亦无法逃脱。

“你是我的.....骑士。”天祥院英智半眯着笑眼,“我是皇太子的老师,是皇太子让你来做我的贴身护卫的。”

话,说一半留一半。半真半假,才更容易使人相信。

日日树涉停顿了几秒,似乎是在确认这话里的可信度,随后他走到天祥院英智的面前。

“那还真是失敬了,敬爱的天祥院大人,刚刚属下口不择言,多有失言之处,还望天祥院大人宽宏大量,若是觉得属下冒犯了大人,还请不吝惜赐教!”日日树涉说完单膝跪在天祥院英智面前。

记忆的海洋里,有那么一幕被浪花卷起——

简陋的小木屋,淡淡的饭菜香,温暖的榻榻米旁,他也是这样单膝跪地,虔诚地许下承诺,他依偎在他怀里,脸上的笑容是现在的他忘记了的表情。

“.....你恨皇太子吗?他利用完了你,便想将你抹杀。”天祥院英智兀地改变了话题。

“不恨。”

“为何?”

“我想,是因为我先背叛了皇太子。”

“.....是这样吗?那你觉得他可以做仁慈的皇吗?他曾想杀了你母亲。”

“我曾告诉过母亲,若三日内不曾见到信鸽,便动身潜逃。但是,现在看来应该是天祥院大人派人护送在下的母亲出城,并安置保护好的。”日日树涉巧妙地回避了天祥院英智的前两个问题。

“那么,即使皇太子将你丢弃,你也愿意永远伴我身旁,保护我一辈子吗?”

日日树涉迟疑了一会儿,回答说,“.....若我曾经对您许下承诺,我想我愿意继续实践我的诺言,誓死效忠于天祥院英智大人。”

天祥院英智承认,他很自私,他撒了谎。

即使日日树涉已经忘记了他,也想要将他绑在自己身边。

他知道自己卑鄙地束缚了日日树涉的自由,却更加无法忍受日日树涉消失在他眼前。

就在这一天,天祥院英智禁止了任何他和日日树涉过去的有关话题。禁止讨论或是告知日日树涉,天祥院英智与他的关系。

他埋葬了他与日日树涉的过去,潜藏了他对日日树涉的情感。

『涉,若你不愿记得我,那么,我一定不会让你想起我。

你只需要在我身边,让我能够看见,能够触碰,那就足够了。』

宫殿里,橙黄的灯光,圆润的白炽灯泡散发着暖乎乎的热气,抗衡着黑夜,维持着这一方小小的光明。

桌子一旁放着一个精致的檀木盒,天祥院英智正伏案写着什么,他手指之下是一张白色的类似于油纸片一样的物品。

自从回到宫内,每天夜里,待到日日树涉回去休息时,天祥院英智都会偷偷地起床拿出这个盒子,从里面拿出一张,在上面写满密密麻麻的小字。

写完后,他会放回盒子里,锁上。然后将盒子藏在书架上端的暗格里。

这样的行为,持续了两周。

接着天祥院英智又开始时而高烧时而低烧,即使一直都在吃药也无法彻底根治。

期间,日日树涉每天都会将一朵鲜花放到天祥院英智的枕头边。

每一次他清醒过来时,第一时间都能闻到悠悠的花香。

他不知道日日树涉送哪里弄来的,但是每一次他都亲自把它们放到玻璃器皿里,滋养起来,延续它们的生命。

当最后一片雪花化作雾气消散在阳光里,寒冷的风走远的脚步声宣告着严冬的结束,终于,迎来初春的第一枚嫩芽。

就在万物苏醒,大地迎接新生儿时,皇朝内却传出令人悲悯叹息的消息——

天皇崩御。

紧接着,预料之中的,宣布由秋筱宫泉生亲王继承皇位。

当这一消息传到天祥院英智的耳朵里时,他正在书桌旁等待着红茶。

“天祥院大人。”日日树涉走近天祥院英智,只见他左手拿着一块浅蓝色的布。

天祥院英智将视线从窗外转回桌上时,日日树涉将那块浅蓝色的布盖在了桌上,平平地铺了一层。接着,他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红茶已备好,请慢用!”

就在说着请慢用三个字时,日日树涉从布中间捏起一角,然后顺势匀速将布完全撤离桌面——

此时,一副淡蓝边花的茶具凭空出现在天祥院英智眼前。茶杯内,刚泡好的红茶正腾腾地冒着热气。

并且,茶内,放了三片粉玫瑰。

天祥院英智看着茶杯内最后一片粉玫瑰沉入杯底时,他才抬起了头,“能告诉我,这样做的理由吗?”

〖这是他在曾经也没有问的问题。〗

日日树涉扬起了脸庞,笑容满面地看着他,“我认为,天祥院大人每日都饮相同味道的红茶,有些单调了,所以这是日日树涉特意为天祥院大人制作的红茶,您可以先作品尝,若是真觉得不喜欢,属下愿意再次改良,直到,您满意为止。”

天祥院英智收回了视线,他端起了茶杯,轻啜了一小口。清香醇和,淡淡的兰花香里,涩口之感被玫瑰的甘韵缓释。

〖依旧是那个味道,只是这一次,还是没有得到真正的答案。〗

不动声色地放下茶杯,装着这是他第一次喝的样子,微笑着回应他,“真不愧是天才,茶很好喝,不用改了。另外,以后泡茶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Amazing!这是新的一年日日树涉听过的最令人快乐的话语!能博得天祥院大人的欢心,是给属下日日树涉莫大的赞扬!今后,只要天祥院大人吩咐,您的日日树涉一定为您送上一杯特制红茶!”

“呵呵呵,真有这么高兴?涉还真是容易满足。”

“哦!天祥院大人竟然露出了如此美丽的笑容,这份馈赠之情,区区言语之词难以表达我的受宠若惊,您的日日树涉定当铭记在心!”

“等等。”

“天祥院大人有何吩咐?”

“不用叫我天祥院大人,叫我.....”停顿了一下,他接着说,“跟他们一样叫我,主或者少主。”

“是!少爷!”

“噗嗤。”

天祥院英智知道日日树涉肯定是故意的!

〖我们仿若回到了从前,你每日变着戏法逗我开心。

我不知道现在的你这样做有何用意。

但是,我十分清楚,这只是你的习惯,并非从前那般。

我并不会幻想,你会再次爱上我。

只是,同时我可悲的发现,我竟然好想让你再对我说一次,

英智,我是你的日日树涉。〗

初春已到,花园庭院里的那棵樱花树是最早开花的。

天气渐渐回暖,天祥院英智的病情有所好转,至少能够外出走动一小会儿了。他再一次站在了那棵树旁,那棵日日树涉替他挡下那一刀的树旁。

“哼哼,这棵樱花树竟是最早开花的。想必定是属下日日树涉的血的作用吧!哈哈哈.....”

天祥院英智没有接话,只是对着树伸出了手,然而就在即将触碰到时——

“那么,少爷是如何知道的呢?是不是当时在场的人里面就有少爷您呢?”日日树涉突然转过身看着天祥院英智冒出这样一句话。

停下了试图触碰树的手,“涉,你觉得我的情报网有什么消息是捕捉不到的,更何况,还是这样的大事。”天祥院英智收回手笑意盈盈地扭头看着他的眼睛。

日日树涉这时候却垂下了眼眸笑起来,“日日树涉愚钝,倒是忘记了少爷的过人之处,能做殿下们的老师又岂能是普通凡人。若是少爷不嫌弃,回去后,日日树涉愿做一桌自制料理请求言语冒犯之罪上的宽恕!”

“并没有责怪涉的意思哦,只是.....我很期待涉亲手做的料理呢。可以做给我吃吗?”

“乐意效劳!那么,接下来就让您的日日树涉替您斩尽荆棘,铲除毒花,为您开辟出一条通往爱与和平的回宫之路吧!”接着日日树涉转过身背对着英智。

是的,就像那天一样,站在天祥院英智身前保护着他一样。

莫名的熟悉感导致记忆的碎片忽然撞击上意识的边缘,划出一道口子。日日树涉的太阳穴猛地跳动几下,他试图搞清楚那是什么样的片段。

然而,就当他快看清他身后那张脸时......一切归于平静。

“涉?!你怎么了?”这时他才听见天祥院英智叫他的声音。

抬起头的日日树涉才发现自己竟然抱着头半弯腰靠在树干上。

对上一双他确定自己从来没在天祥院英智脸上出现过的眸子,但是他又觉得异常熟悉,似乎在遥远的过去他曾见过。

平日里波澜不惊,静如湖面的蓝瞳此时掀起了一串串涟漪。

他在慌张。

这是日日树涉从他眼里读出来的情感。

“没事。让少爷替属下担心,真是失职,这可绝对不会有下一次,日日树涉向您保证!”

天祥院英智瞬间收起眼里不小心溢出的感情,“没事就好,若是你再次倒下了,我就该考虑换一个人了,那可就麻烦了不是?”

“呀嘞呀嘞,看来要是再有下次,日日树涉就要成为被丢弃的棋子了。少爷都已经这样说了,不得不打起120分的精神鞠躬尽瘁了啊!”

“所以,现在就有一个任务,你要接下来吗?”天祥院英智歪歪头露出一个明媚而纯真的笑容。

日日树涉在内心叹息一声,真不愧是天祥院英智,在这个节骨眼上提出来,若是不接估计现在立刻就会被丢弃,用商量的语气说着没得商量的话,啊,真是可怕。

但是,日日树涉竟然更加害怕被天祥院英智丢弃。

“如您所愿!少爷是想做什么?有什么日日树涉能够为您效劳的?”

“陪我去一个地方。”

“乐意效劳!只不过.....昨日新皇刚刚上任,这时候作为老师的您走开真的合适吗?”

“我说合适就合适。”

日日树涉情不自禁起来,他有多任性难不成了解得还少吗?

由于是偷偷出逃,所以直到跑出城外才坐上专门准备好的车。

当他们到达目的地时,已经下午4点了。

“看来少爷是早就准备来这么一次出逃了。什么都准备好了,连住宿都已经定好了。”

“你觉得我是会打无准备的仗的人吗?跟我走。”

两人下车,路上行人熙熙攘攘。

日日树涉记得他来过这个小镇,只是他不知道天祥院英智为什么会想来这个不起眼的小镇。

“呐,涉,那户人家,我要你进去,破坏掉放在院子里的那辆人力车。而且,你必须是在引出里面的车主人之后当着他的面做。然后,无论他说什么你都必须尽快撤离,不必跟他多说。”天祥院英智笑着说得理所当然。

“.....”日日树涉愣了愣,“如果这是您所希望看见的,那就请坐在那边的茶馆里稍等片刻。”

“嗯,我等你。”说完天祥院英智就小跑着坐在了茶馆门口的桌子旁。

日日树涉再看了看他附近的情况,从一旁的小巷里翻墙而入。

在靠近房门的院子角落里,有一辆看起来有些脏的人力车,上面落满了灰尘。

考虑片刻,“哎呀!这可真是辆惨不忍睹的破车啊!不知道是被谁丢在这里的啊?”日日树涉故意说得特别大声,还拿脚使劲踢出了“嘎吱”声。

“唉~看来这车是没人要了啊!我干脆把它拆掉卖废铁好了!”

日日树涉朝着门那边吼完,直接拖着车走,车轮上的锁摩擦着地面“咔哒”响。

“嘿咻!还挺沉的,看来还是能卖点钱啊!”拖到院子中央,门的正前方。

“哐当!哐当!”一阵阵剧烈地金属撞击伴随着什么断裂的声音穿透进屋内。

“快住手!!”门轰地被打开了。

然而当那个中年男人刚刚看见自己的车时,日日树涉正好拔出剑,银光闪过,人力车被斩成两半,轰然倒地.....

“啊啦,不好意思,我觉得一点点拆太麻烦了,所以,您来晚了一步呢。”

日日树涉看着中年男人瞠目结舌又怒不可遏的表情,这才想起来,他见过他。

“是你?”中年男人似乎也认出了日日树涉,“你.....你没死?”

“看来你还记得我。我这里.....”日日树涉指了指他的左腹部,“可留下了一个不小的疤痕呢。”

“.....都是天祥院英智!我的目标是他!本与你无关,事后我也很愧疚,但是是你突然跳出来的!”

日日树涉短暂地愣了几秒,随即笑意更深了,“呵呵呵,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就不打扰了。”

“肯定是天祥院英智让你这样做的吧!他杀了我儿子,连我的生路都要毁掉!他不是人!”

“.....说得真好,那么,你有什么能力找他复仇呢?蹲在家里就可以了吗?连饭都吃不起,谈何复仇?哈哈哈.....”

中年男人气得满脸通红,“我一定要他血债血偿!!”

坐在路边的天祥院英智托着腮无聊的看着人来人往,面前的红茶他一口都没喝。

尽管他天祥院英智知道,让日日树涉去见那个人力车夫一定会有那么点关于过去的事情暴露出来。但是,他还是让日日树涉去了,只有他去才更能激怒车夫,事半功倍。

街对面的门开了,日日树涉像从自己家出来一样自然地又把门关上了。

“完成得很好,走吧,还有事做呢。”日日树涉刚走到桌子边,天祥院英智就已经站起来朝着某个方向走去了。

眨了眨眼睛,日日树涉不紧不慢地跟在他身后不远不近的地方。

那是一家糕点铺,卖的都是现做的常见点心,味道好,价格也平民。

“您好!两盒这个。”天祥院英智指着一种点心冲着老板娘说。

“您拿好。”

“谢谢,啊,对了,能够麻烦您一件事吗?”天祥院英智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纸,“一会儿,那位每天这时候都会来这的车夫的妻子买点心的时候,顺便把这份工作介绍给她吧,就说是您替她找的。”

老板娘一头雾水地拿着被塞进手里的纸条,“但是.....”

“当然了,这个是给您的幸苦费。”天祥院英智说着又把一张纸币赛进了老板娘手里,“您照我说的做就行了,不然.....这店铺我就替您开了。”

没有再理还没有回过神的老板娘,拿走两盒点心就回到了日日树涉身边。

“呐,涉,你说这个好吃吗?”

日日树涉没有回答他,只是放慢了脚步,看着天祥院英智的背影。

他突然觉得,天祥院英智是一个非常不可理喻同时充满了秘密的人,无法否认,他对他产生了兴趣。

“涉?怎么不回答我?”

“少爷从来没有吃过吗?”

天祥院英智略带无辜地摇摇头。

“.....看来,少爷还真是养尊处优,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黄花大闺女呢。”

“.....わ、た、る!你是不是答应过我要为我做一桌子料理呢?那么好,我现在饿了,我要你立刻马上准备好送到我面前。”天祥院英智笑靥如花。

“啊?那个.....”

“没得商量,哼。”扭头就走。

日日树涉扶额,只能怪自己兴奋过头了,口不择言。

看了看天色,早就没有新鲜的菜卖了。叹了口气,只能去最近的山里打猎喽.....

————————つづく————————

by key's一秒钟

※※※※※※※※※※

PS 他俩到底谁在欺负谁啊?突然有种想让他俩打一架的冲动.....不,这一定是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