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智のカップの茶|Powered by LOFTER
Ensemblestars巨坑中 涉英是世界的宝物 产产粮喂自己

♫ 今天开始征询结局意见 双结局 由观众决定先看哪一个 嘛 当然两个都会放出来 只不过前后的问题 但是因为选择困难症 所以交给看官们来选择 【想先看糖还是刀子 请在下方评论】到时候会根据数量决定先放哪个结局 微博和LOFTER一起计算

♬ 祝看文愉快~!

♫ 今日推荐BGM:theme of SSS——麻枝准




“主子,您怎么又趴在床边了?”推门进来的侍女刚走进门就开始念叨着,“这寒冬不比夏暑,地上凉,万一又咳嗽起来怎么办?这还天天吃着药呢,日日树先生还没醒,您自己个儿倒是又病倒了。”

“没事,这不火炉就在旁边么。”天祥院英智动了动双腿换了个姿势继续跪坐着。

“不行!您不放心我知道,但是在床上躺着不也一样吗?”

“我怕他万一需要什么,来.....”

“您把我们当什么了?主子你又不会照顾人,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我们比较合适,就别跟我们抢工作了。”

“.....”天祥院英智裹了裹衣服,坐回到床边的椅子上。

这里是市医院,这个房间里有两张床,病人有两个,日日树涉和天祥院英智。

原本两人是单独一间房的,天祥院英智不依,非得要搬过来。

捧过侍女递过来的热水杯,呆呆地看着依旧昏迷不醒的日日树涉,听着仪器上“滴、滴、滴.....”的心跳声。

日日树涉左腹部刀口耽搁太久失血过多,所幸左胸口的短剑与心脏差了毫厘,这才有了生还的可能。

动用了天祥院家的势力,请了最优良的西医进行手术,勉强把人从鬼门关抢回来。

只是,日日树涉一直不肯睁开眼睛。至于原因,医生告诉他可能是因为后脑撞击到石块出血导致的。

轻轻抚摸上他露在外面扎着针的手背,一遍又一遍沿着手指触碰到指尖,明知道他不会有任何反应,却还是固执地想要他知道他在他身边,等着他醒来。

看着他失去血色的面庞,失去活力的肢体,“明明应该躺在这里是我。”天祥院英智出神地回忆着那个带着阳光味道暖暖的日日树涉。

“唔!”手里的杯子不知何时倾斜了,热水一股脑洒在裤子上。

“主子!没事吧?”侍女匆忙过来,拿走杯子,用毛巾擦拭着,“肯定烫着了吧,得去找医生拿药。柜子里有干净的衣服,您稍等。”

“不用了,你去拿药吧,我自己换。可以的话,能帮我买一罐红茶回来吗?”天祥院英智冲着她笑了笑。

“是。”侍女推开门离开了。

天祥院英智起身,将窗帘拉上,隔绝了阳光的房间显得有些阴冷。

“涉,只剩我们两个人了呢。”他回到床边,“你什么时候才肯醒过来呢?”

注视几秒,明白得不到回应后,才转身走向柜子拿出干净的裤子,换上。

柜子上有一小块较为透明的玻璃装饰,从里面模糊能够看见日日树涉安静的睡颜和长到发梢都垂在床边的柔顺长发。

有什么想法从脑中闪过,接着打开了柜子旁的抽屉,拿出了一把梳子。

回到日日树涉床边,俯下身体,将脸凑近日日树涉的脸颊,“涉的味道还是那么好闻,没有被药水味侵染。”

手指在他银蓝色头发上描画着线条,“涉的头发依旧那么美丽,你那么珍视着,如果.....我欺负它们,你是不是就会生气地醒过来骂我?”

日日树涉长长的睫毛仍旧安静地搭在眼睑上。

“你以为我真的不会做吗?”天祥院英智抿了抿唇,捻起一束发丝。

回忆着日日树涉以前鬓角边的三股小辫,笨拙地尝试着编织出来。

当终于找到编织方法时,他手里的那一束头发已经弯弯曲曲乱七八糟地缠在一起了,里面还有好几个死结。

天祥院英智露出一个坏笑,将辫子丢到一边,似乎在说,让你不醒的,哼。

又捻起一束,继续编织,只不过这一次十分顺利,手法也逐渐熟练起来。

直到将日日树涉所有的头发都编成了辫子他才收手,就在他玩弄着那些辫子时,传来敲门声。

“进来。”

“主子,药和茶.....噗嗤!”侍女走到天祥院英智旁边时没忍住笑了出来。

“笑完了吗?完了的话把我的相机拿过来。”天祥院微微侧了侧头。

“属下冒犯了。”侍女鞠了一躬后从衣柜底层将一个银白黑三色相间的机器递到天祥院英智手上。

天祥院英智拿过相机,对准床上的日日树涉,“咔擦”一声的同时刺目白光闪过。

日日树涉满头辫子,有些滑稽的样子被留了下来。

满意地笑了笑,又连续不同角度拍了几张。最后将相机放下,趴回床边,一根一根地又将辫子拆开。

当然,那编织的第一根费了点功夫,还动用了剪刀.....

全部头发重新散开后,天祥院英智拿起梳子从头梳到尾。梳头的动作特别认真,认真到他甚至忘记了这样编织又拆开的意义何在。

第二天,他将日日树涉的头发梳成了双马尾。

第三天,他将日日树涉的头发梳成了双马尾辫。

第四天,他将日日树涉的头发梳成了中式团子头。

“主子.....这样,不太好吧.....”

侍女看着天祥院英智又举起了相机。

“你觉得这样不好是吗?那你告诉我,什么才是好?什么才是我该有的表情?”

天祥院英智停下手里的动作,转头浅笑地看着她,只是笑意却未达眼里。

“这个.....”

“是不是应该伤心得哭泣才对?是不是应该每日以泪洗面?”

侍女突然跪伏在地,低头不语。

“涉不会喜欢的,我知道他最喜欢逗我笑了.....”

不再理会侍女,他将相机放在了一个精致的盒子旁。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像个看不懂气氛的小孩子一样。

他忘记了最初的原因,只是在这样做的过程中,他编织着日日树涉是在跟他玩的幻觉,他可以暂时忘记。

忘记,

日日树涉像个植物人的事实。

天祥院英智持续做着在旁人看来,别扭又毫无意义地编织头发。

直到这天傍晚。

他接到了来自主治医生的通知。

医生告诉他,日日树涉苏醒的几率微乎其微了。

他忘记了他有没有对医生生气得施加压力,忘记了自己是如何走回病房的,忘记了侍女护士叫了他多少遍,忘记了他是如何吃下的病院餐。

待到眼睛酸涩不已,扇动了几次睫毛,眼睛才有了一些光亮。

这时,他才意识到,天已经黑透了。房间里,没有光没有温度。

万物寂静,光秃秃树枝被月光投射出扭曲的黑影,张牙舞爪地迎合着冷风,仿佛是魔鬼的舞会。

“涉。”他听见自己叫了他的名字。

然后呢,自己想说什么?

是忘了吗?

不是呢,是不知该说什么了吧。

“涉。”他听见自己又叫了一次。

这一次,他是看着床上的人说的。适应了黑暗的双瞳寻找着他所熟悉的紫色瞳孔。

能找到吗?他问自己。

不能。他回答自己。

他动了动身体,爬到床上,蹑手蹑脚的,像一只幽灵,试图找到另一个躲藏起来的灵魂。

“他们说,我看起来没心没肺的。”

“他们说,我是会吃人的魔鬼。”

“他们说,我应该在医院里死去。”

.....

“他们说,你不会再醒来了,他们没有告诉我这个期限是多久。”

天祥院英智趴在日日树涉的身上,用手臂支撑着身体,正对着他的容颜。

“呐,涉,你告诉我.....我是不是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不堪、丑陋。如果不是,那为什么我找不到理由反驳?”

“呐,涉,你为什么不回答我?我不习惯,不习惯这样一言不发的你。”

“呐,涉.....”天祥院英智抓紧了床单,“你醒过来好不好!!”忽然拔高的音量撕破了寂静,留下红色的口子。

拿起一旁桌子上的剪刀,“你要是再不醒过来我就把你的头发剪光!”天祥院英智他自己都承认这句话如此幼稚,幼稚得连他自己都对自己露出了怜悯的目光。

有什么水润润的东西,不堪重负地从眼眶里摔落。

一颗两颗.....无数颗.....

这些水珠全部砸在了日日树涉的脸上。

天祥院英智甚至产生了,这些泪会不会把日日树涉砸醒的荒诞想法。

“涉.....”天祥院英智将脸埋进他的脖子里,“我胆小又懦弱,徘徊在地狱的日子,每一天都在恐慌中度过。为了生存,我选择去习惯,选择放任。由我来创造规则,制造游戏,利用棋子为所欲为。但是当你出现在我眼前,是那样耀眼夺目,充满了令人着魔的魅力,强大到我内心剧烈地颤抖。与你相比,我是如此微不足道。不知你是否察觉到我看着你的眼神里,藏着憧憬。我的英雄,像阳光,热情洋溢。不是这样,静如黑夜,默如画卷。”

天祥院英智说着自己的秘密,没有人倾听的秘密,欺骗着自己能探寻到他的灵魂,诉说着灵魂寄语。

太阳不会沉入海里,黑夜不会永无止境。雨雪终将会停,晴天依旧来临。在一成不变中瞬息万变。

阳光轻柔地抚摸脸庞,挑动着睫毛,呼唤着清晨,吹散朦胧的睡意。

天祥院英智睁开眼睛时,他才意识到自己躺在日日树涉身边睡着了。

眼睛十分干涩,重复多次眨眼才勉强能够睁开,习惯性地朝着身旁的人看去——

紫罗兰色的眸子亮澄澄地看着他。

四目相对。

诶?

天祥院英智使劲眨了眨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眼花后,蹭地一下坐了起来。

“.....涉?”试探性地叫了他。

“早安。”紫眸的主人浅笑着回应他。

或许欣喜若狂就是他现在这种心情吧,天祥院英智一边跑下床一边问他,“口渴了吗?饿不饿?”

他提起水壶,往杯子里倒水。有些慌乱,又有些紧张。

似乎注意到室内的动静,敲门声适时的响起。

“进来。”

天祥院英智边回应边走回床边,将杯子递给日日树涉。

看了眼递到他眼前的杯子,日日树涉愣了下,随后又了然一般笑了笑。双手撑在两边,靠自己的仅有的力气抬起上半身靠在床头。

“谢谢。”接过杯子喝了一口已经凉掉的水。

侍女进来的时候就看见日日树涉喝着冷水,内心惊讶于他醒来过的同时,也惊讶着自家主子不会照顾人到哪种程度。

“饿了吗?我让人准备早餐。需要我帮你洗漱吗?”天祥院英智收回杯子拿在手里又开始发问了。

“等等。”日日树涉见天祥院英智又想去哪儿便叫住了他。

“涉,怎么了?”回头,露出一个孩子气的笑容。

“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什么?”

“你,是谁?”

天祥院英智的笑容凝固在脸上,他没有注意到杯子里的水正倾泻而下.....

他看着日日树涉有些疑惑的眼神,脑袋里一片空白,只剩下一句话——

日日树涉,

问我天祥院英智,

是谁?

问我,是谁?

侍女看着天祥院英智呆呆地站着,伸手拿过杯子,有些担心地注意着他的反应。

过了半响,他似乎终于回神了,“我.....”他勉强露出一个看起来还好的笑容,“我是天祥院英智。”

日日树涉眉眼弯弯,伸出一只手,“你好,很高兴认识你。但是,似乎我们以前就认识了,不好意思,我好像不记得了。”

天祥院英智看着那只伸出来的手,他觉得自己是不是逆流时光回到了三个月前。

心跳有些加剧,跳动的时候震得心脏有些疼,天祥院英智不明白身体为何会颤抖,只能强装镇静,以免有失风度,给“第一次”见面的他留下不好的映像。

明明,他们不是第一次见面。

“你好,我也很高兴,再次认识你。”握上那只熟悉的手,只能说着客套的话。

他忘记我了。

日日树涉,忘记了,天祥院英智。

——————————つづく——————————

by key's一秒钟

※※※※※※※※※※※

PS 请告诉我你们想先看哪个结局哦 顺便一提 两个结局都看 才比较完整 (*^__^*) 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