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智のカップの茶|Powered by LOFTER
Ensemblestars巨坑中 涉英是世界的宝物 产产粮喂自己

♫ 觉得虐的话 请尽情地哭吧 啧 我说的这是什么话XD(感觉好不负责)

♬ 少掉的一章 对看剧情不会产生任何影响 请放心 若有什么疑问都可以提出 只要不是我没注意到的BUG都可以回答 本没打算写这么多 剧情进度上可能会有欠思虑 嘛 看得开心就好~(虐还开心个大头鬼.....)

♫ 今日推荐BGM:Passacaglia——Secret Garden

精致的白瓷茶杯上缀着零星的淡蓝雏菊,杯口镶有一圈银边,一片略微苍白的唇正亲吻着杯口。红褐的液体沾染其上,这才令他看起来稍微有点血色。

浓郁的红茶香充斥着鼻尖,天祥院英智偏了偏头,从左手上的书籍上挪开了视线。

窗外除了几枝长势不是太好的腊梅,别无其他。

他总觉得红茶的味道有些不对,直到歪着头的他看见了树上淡黄的花朵时,他明白了。

因为没了日日树涉的恶作剧。

这两个月,他喝的都是日日树涉泡的红茶。每一次,日日树涉都会在泡好的茶里加三片花瓣。根据不同种类的红茶,会使用不同的花。

有时候是茉莉,有时候是菊花,有时候是百合,有时候是玫瑰.....

啊,还有一次竟然加了薄荷叶。

“噗嗤”天祥院想起那次的薄荷红茶不由得笑了起来。

可是,不到三秒,原本甜甜的笑容不可收拾地变成苦笑。

收回目光,再一次告诫自己,

梦,该醒了。

自从那天晚上之后,天祥院英智再也没有见过日日树涉。

这样的日子有几天了?

两天?三天?还是四天?

天祥院英智不想去计算,每算清楚一秒,他便觉得多一分空虚。

他抛开一切杂念,继续埋头研习手里的书籍。

他不是陷入情网中无法自拔的人,他很清楚他现在要做什么。同样,他的骄傲,他的自尊不允许他对于像泡沫一样的人念念不忘,他有自己的理想和事业。

窗户外,沿着窗边向左挪动视线半米处,日日树涉此时正站在那里,看着那几枝腊梅发呆,他的指尖捏着三片腊梅花瓣。

这几天内,皇朝上发生了许多大事。比如说,秋筱宫泉生亲王将那名强奸犯捉拿归案,天皇嘉赏。比如说,原本平衡的两方夺皇势力被打破,多的是倒戈向泉生亲王的人。比如说,对皇太子的处分决定了,遣送回自己府邸长期禁闭,不得参与朝政议事。

当然,这些都是在他天祥院英智预料之中的,毕竟是他一手策划的。

他清楚自己天生体弱多病,稍有不慎便会在疾病中死去。但是他不甘心不服输,所以必须亲手改变自己的命运,无论用什么方式什么手段,即使飞蛾扑火也要成就烟火的刹那绚丽。

所有计划中,只有两件事是他没有料到的。

第一个是,出云对他的执念太强以至于将他软禁。

而第二个,那就是日日树涉的出现。

脑海里闪过月光下闪烁着光晕的银色长发,具有魔力的紫色瞳仁肆意地透露出猖狂的笑意.....

猛地收回思绪,天祥院英智才意识到又想起了他。

瞳孔收缩,捏紧了手里的笔,接着深呼吸一口气后,脱力似的靠在了藤椅上。

很多次了,天祥院英智都会无意识的想起那个人,想起那张笑意盈盈的脸。每一次都是在想起来时,才意识到又在想念他,这件可怕的事实。

放下写了一半的笔,起身朝门口走去。打开门,从缝隙里确认没有任何人守在门外后,才裹紧了袍子走出门外。

天祥院英智不喜欢侍从跟着他,所以很多时候都是偷偷溜出去的。任性,这一点不会因为年龄的增长而改变,他自己也很清楚,病态的躯体造就了他扭曲的思维。

小跑在石砌的小路上,蜿蜒曲折地绕过几处辉煌的宫殿。奔跑时,寒风打在脸上微微有些刺痛,但是他不觉得冷,双颊泛着些许红晕带着点兴奋。

他很喜欢亲身体验很多事,即使有些事情他的身体无法负荷,他也任性地想抛开一切去做。

抵达花园庭院后,天祥院英智才放慢了脚步,大喘着气安抚着呼吸。

他靠在一棵树旁,环顾四周。

严冬时节,花园里并没有什么可供观赏的繁花,到这里来不过是想散散心。

走过两个小池塘,不远处的前方有一团青灰色的物体在晃动。

走近一些,才看清那是一个人,从穿着打扮来看,应该是一名花匠。

花匠正在仔细地往一棵粗壮的树干下方的泥土里埋进肥料。

“春天,这棵樱花肯定会开得特别繁盛。”天祥院英智仰起头看着现在还是空荡荡的枝条说。

花匠背对着天祥院英智,整个人一抖,似乎是被他的突然搭话给吓了一跳。

“是啊,植物也和人一样,只要细心栽培它们,它们也会开出美丽的花来回报主人。”

“先生的意思是,只要注入真情便会开花结果吗?”天祥院英智说这话时垂下了眼帘。

“大人似乎是有心事?”

“.....”天祥院英智没有回答,只是走近了那棵樱花树,伸出手抚摸着树干。

“老朽觉得,人与植物还是有很大不同的。至少,植物单纯得多,人嘛,还会忘恩负义这个词。”

天祥院英智歪了歪头,“先生此言何意?”

“另外还有一个词,不知大人可曾听过?恩将仇报。”花匠将最后一层土撒上,拍了拍手,“都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但是.....往往现实与此相反不是?”

天祥院英智突然觉得花匠的声音有些熟悉,就在疑惑地回头的瞬间——

“就像我的儿子一样!我要替我儿子报仇!!”花匠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短刀,怒吼着冲向近在咫尺的天祥院英智!

“!!!”倒吸一口气,躲不开了!或许会死在这里!

瞪大了双目的天祥院英智看着刀刃迅猛地靠近自己,然而,就在即将触碰到他时——

眼前银光闪过,接着,飘飞的银蓝色发丝挡住了视线。

“噗嗤”刀子破开皮肉的闷响。

“啊!啊!!还我儿子!还我儿子!我儿子做错什么了?!是你!是你害死了他!!”花匠有些疯狂地叫喊着,每叫喊一次手上的尖刀便捅深一分。

天祥院英智看不见花匠近乎癫狂的瘦黄而狰狞的面容,他颤抖的视线里只认识面前那头银蓝色长发。

“.....涉?”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唔,真是不好意思.....属下来迟了,天祥院大人可还安好?”

日日树涉说话没了平时的气宇轩扬,左手紧紧地握着那双饱经沧桑的手。腹部深红的鲜血正不断涌出.....

“涉.....”像是停止了思考一样,天祥院英智说不出话来。

接着,“唔嗯!”日日树涉一记手刀劈在花匠的脖颈处。

花匠顿时停止了叫喊,双眼一闭向后倒去,昏迷在地。

天祥院英智正欲伸手扶住日日树涉,却不料,耳边呼啸而过一阵风声,一个人影闪过,接着日日树涉整个人飞撞上一旁的树干,骨头被撞得“嘎吱”响。

“别动!不然我可不能保证我不会杀他!”说话的男人拿刀抵上日日树涉的脖子,他黑色微长的头发在脑后扎成小辫。

“鹫?”日日树涉看清来人脸色瞬间阴沉了。

“你想做什么?”天祥院英智有些惊慌。

“啪啪啪。”十分响亮的拍手声,“真是精彩,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老师有这种表情,仿若一只受到惊吓的兔子。”

“皇太子殿下?”天祥院英智随着拍手声转过头,看见来人,短暂的惊讶后,立马皱紧了眉头藏着些敌意。

“怎么?是不是在想我怎么会在这里?哎呀,真是不凑巧,我在这里的最后一天还能看见一场如此精彩的戏剧。”

盯着他看了几眼后,天祥院英智突然收起了所有表情,一步一步走近出云.....直到他的跟前。

“老师这是做什么?投怀送抱的话,那就不必了.....”

“啪!”响彻了大半个花园的巴掌声,出云的脸被狠狠地扇向一边,脸颊火辣辣的泛红。

“皇太子殿下,恬不知耻四个字看来你是不认识,我、来、教、你!”

“哼。”揉了揉开始红肿的脸颊,“天祥院英智,你别太嚣张!”一把抓过天祥院英智的手腕将他拖起来,“我说过,会让你生不如死,怎么样?我得不到你,他也别想!”

出云伸出手怒指着一旁的日日树涉,冲着天祥院英智咆哮。

“我承认,你聪明了一次。然而即使这样,你也改变不了你再也无法夺皇位的事实。我的目的,相信你也应该很清楚,这场游戏,是我赢了。”天祥院英智嘴角微勾又露出了以往那种浅浅的笑容。

“是,是你赢了。但是,我怎么也得赢你一局我才舒坦。那个男人你认识吗?”出云指了指花匠。

“.....曾经见过。”

“你倒是爽快,他啊,就是你在黑道据点遇见的那个男人的父亲。你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竟然忘记那本手札上某一篇注解处写有你自己名字。还很不凑巧的是,他儿子被推荐去的地方,正好是天祥院家。呵呵呵,这巧合真是太美妙了!所以我就告诉了他你在哪里,如何才能接近你。”

“看起来似乎是这样呢.....”天祥院英智听完只是冷淡地回了一句。

“你不觉得惊讶?”

“哼,看来皇太子殿下的觉悟还是不够呢,我既然敢做自然就已经做好了随时会被报复的准备,我本就不是英雄,更不是圣人,不会说我是为了铲除黑道而自圆其说。”

“你就不怕有朝一日你从天堂坠到地狱吗?!”

“呵呵,我本就是在鬼门关徘徊之人。”天祥院英智贴上三皇子的前胸,“这一点你应该相当清楚吧。”

“嚓。”短促的摩擦声,天祥院英智顺手拔出了出云的佩剑抵上他的脖子,“放了他!”

“殿下!”鹫轻轻偏了偏头。

“锵——”刺耳的一声金属碰撞。

日日树涉趁着鹫的注意力被吸引到出云那边时,拔剑挑开了脖子上的刀刃。

“哦哟!真是危险,跟你交战真是一点都不能分神啊。”鹫跳开几步,“但是,我要杀现在的你,易如反掌!”

凌厉的刀刃卷着风从不同角度迅猛袭来,空气里留下一串残影,看不清本体亦无法预测攻击。

日日树涉扩大全身的感知,捕捉鹫的动向,即便行动因腹部的伤口而有些缓慢,倒也没有被彻底压制。只是,随着他每挥动一次剑,鲜血便从腹部的口子里飞溅出来,撒了一地.....

天祥院英智拿着佩剑的手抖了抖。

“怎么?心疼了?”语气里满是挑衅。

“放了他!”天祥院英智又往手里的利器注入了几分力道。

“要我放了他,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出云笑得阴险。

“什么?”

“我要你,当着他的面,被我上。”

天祥院英智浑身一僵,低下了头,咬紧了唇。耳朵里,刀剑碰撞的激烈摩擦声折磨神经。

“再不快点做决定的话,我也不敢保证是不是还来得及。”

“我.....”猛地抬起头,天祥院英智盯着出云的眼睛,“绝对不可能答应你!”

话音还未落,出云的腹部就被重重地踢了一脚,脸瞬间扭曲了。

天祥院英智的手腕脱离了束缚,朝着日日树涉跑去,“涉!”

“休想逃!”一个猛扑,出云拽住了天祥院英智长长的衣袍。

转瞬,天祥院英智就被按压在地。

“放开我!!”

“你觉得手无缚鸡之力的你抵抗得了我吗?!”

“英智!”日日树涉无法忽视正被人欺辱的天祥院英智,免不了一瞬间走了神。

“铿锵”一声,手里的剑被打飞出去,右手手背被划了条长长的口子。还没反应过来,腹部被踢个正着,牵动着刀口,强烈的剧痛侵袭了全身的感官,太阳穴突突地跳动,视线忽明忽暗。

“皇太子殿下!黄昏就快到了呢,如果你不能按时抵达城门口,想必泉生亲王的军队很快就能找到这里了.....”天祥院英智扑在地上,死死地抓着出云的手腕,都已经挖出一条条血痕。

“这个就不劳老师费心了.....鹫!杀了他!”出云布满血丝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恨意和杀意,嘴角夸张地挑起,能够看见嘴里的牙齿正发狠地咬合着。

“不要!!”

几乎是一瞬间,鹫抓起地上的日日树涉往上一抛,同一时间袖子里飞出一把短剑——

“噗!”闷响一声后,日日树涉如同断翅的飞鸟坠向地面。

然而,没等落地,鹫一个转身回旋踢瞄准胸腹部将日日树涉踢飞,砸向了远处的假山石。

“轰隆隆.....”承受不住剧烈撞击的假山纷纷断裂倒塌。

被碎石掩埋的日日树涉突然明白了,出云的目标并不是天祥院英智,之前的刺客也是冲着他日日树涉来的。

因为,他恨他得到了天祥院英智的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出云猖狂地笑起来,“天祥院英智,怎么样?我送你的礼物还满意吗?哈哈哈…..知道我为什么让蝶剑做你的贴身侍卫吗?”他神秘地笑了笑,“如果你不爱他,那我就还有机会。但是,如果你爱他,那么…..我也要让你尝尝爱而不得的滋味!我是杀不了你,但是我可以杀他,我想这样对你来说,应该更痛苦吧?哈哈哈…..”

他放开了天祥院英智,笑得面容扭曲,笑得癫狂,直到最后连眼泪都笑出来了,“你终于肯对我流露出真感情了,即使是恨,我也高兴!哈哈哈.....鹫,我们走!”

“.....”天祥院英智双目充血,不想再理理智丧失的出云,爬起来朝着那堆碎石跑去。

涉,涉,涉,涉.....

天祥院英智搬动着石块,脑袋里不停地呼唤着日日树涉的名字,他无视了渐渐变得肮脏不堪的衣服,丢掉了碍事的长袍,徒手挖着埋在里面的日日树涉。

当日日树涉的脸再次出现在天祥院英智的眼前时,他紧闭着眼睛,没有任何反应。

“.....涉?”英智小心翼翼地呼唤着他。

得不到任何回应。日日树涉胸口被短剑楔子一般深深地扎进,鲜血染红了他半边衣裳,开着妖冶残忍的血花。左腹部的刀子露出身体外的部分早已红得通透,不辩本色。

“啪嗒,啪嗒。”豆大的泪珠从英智眼中滚落,他颤抖着全身,冻僵的手红肿着,上面都是灰尘。寒风将他的脸颊吹得干涩,泪水流过的地方微微刺痛。

他第一次这样手足无措,狼狈不堪。脑袋里一片空白,他只想让日日树涉睁开眼睛看着他。

“涉,涉.....对不起.....”天祥院英智抚摸着他的脸颊,怎么也想不到再一次见到日日树涉竟然会变成这样。

“我,我应该答应他的.....涉.....别离开我.....”泪水模糊了视线,声音颤抖不已以至于好几次哽咽,“你是我的英雄,你是我的光.....我好不容易,才遇见你的,别丢下我.....你说过,会一直陪着我的,你不可以食言.....”

不敢触碰他的身体,怕一个不小心就把他弄疼了。尝试着将手指伸向日日树涉的鼻尖处.....

等等,还有呼吸,虽然很细微,确实还有!

英智愣了一下,接着开始慌张地挪开全部的石头。

“咳咳咳。”尘土飞扬引起一阵剧烈的咳嗽。

即使捂住嘴也无法控制丝毫,胸口处传来撕裂般的疼痛,一阵恶心感涌上来的瞬间,口里多了一股铁锈味。同时头部有些许眩晕,全身无法遏制地抽搐,喉咙瘙痒难耐又疼痛不已。

英智倒在日日树涉的右侧,将头靠着他的手臂处,泪如泉涌,湿了整张小脸。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英智告诉自己不可以倒下,不可以丢下涉,努力地找回理智,缓和着心跳.....待到呼吸回归平稳,英智的掌心里一片血红,脸色惨白。

隐约听见杂乱的奔跑朝着这边涌来,皮鞋踩踏着地面的啪嗒声由远及近.....

“老师!”

有些模糊的视线里,一张温厚的脸焦急地看着他。

“泉生亲王.....医生.....”声音沙哑而虚弱,天祥院英智觉得说话都那么累,他只好伸手抱住了身边,日日树涉的手臂。

再后来,英智的意识有些模糊不清了。他只知道有人扶起了他,试图将他和日日树涉分开。但是他害怕地拽紧了日日树涉的衣服,说什么都不放,像个小孩子抱着最心爱的玩具一样。

他好怕,好怕他一放开,日日树涉就会永远离开他。

——————————つづく——————————

by key's一秒钟

※※※※※※※※※※※※

Tips:

1. 出云让涉接近英智的原因,是说明了,具体细节会在最后【日日树涉篇】的番外里提到。

2. 想杀英智的中年男子,就是信之的父亲(信之是谁,翻一翻前面)。出云无意中得知他在找英智,想替他儿子报仇,所以就帮了他一把接近英智。当然,出云也料到了涉不会坐视不管,出云的目标是涉,所以,刚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