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智のカップの茶|Powered by LOFTER
Ensemblestars巨坑中 涉英是世界的宝物 产产粮喂自己

♫ 这是前奏~破车车还请不要嫌弃~然而.....

♬ 部分字做了和谐处理 不知道会不会被吞

♫ 今日推荐BGM:眠——尾澤拓実





翌日,阴雨绵绵,寒风凛冽,从窗户看向外面的天空,云儿生病了,变得阴沉而灰暗。

天祥院英智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记忆还停留在自己被锁链悬挂着那时,脖子处窒息的感觉似乎还有残余。

是谁把他搬到床上的?

侍女?皇太子?还是.....他?

坐起来,抬眼看见屏风后若隐若现的身影,莫名的安心了,不再去思考那个问题,就让它成为一个秘密也挺好的。

即使今天天气比平时更加寒冷,他也还是坐在了地毯上,即使裹着被子也要。

因为,这样可以离他近一些吧。

天祥院英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也成了自欺欺人的人。

蝶剑此时在屏风后,默默地看着他的动作,紫眸里被复杂难解的神情覆盖着,埋葬了他自己也看不清的内心。轻叹一口气,安静地守着他。

“轰——嘎吱。”房门突然被一下大力踹开。

“天祥院英智!!!”一声暴吼。

“皇太子息怒!”门外一群侍女跪了一地。

冷风呼啸着吹进来,连带着雨水也飘进来“啪啪”地拍打着屏风。

“殿下。”蝶剑单膝下跪。

“哼!”撇了他一眼,出云绕过屏风走到里面。

天祥院英智似乎一点也不为所动,依旧跪坐在垫子上,阅读手里的一本古书。

“老师还真是悠闲自得,颇有大家风范啊。”

天祥院英智放下手中的书,“殿下何事这么急躁,说给老师听听,给你出出主意可好?”一如既往地抬眼笑看他。

“徒儿愚钝,未能体会到老师的用意。若是老师出主意化解了这事,那老师岂不是白费了心思?”

天祥院英智依旧笑得美丽,但是在出云的眼里已然变成了散发着阴森气息的冷笑。

一个箭步,出云冲到天祥院英智面前,伸出右手一把擒住了他的脖子。

“曾有传闻,老师能当上我的老师可是踩着别人的尸骸登上来的。现在看来,传闻并不是传闻啊.....我早该知道,天祥院家的人都不是善类。”

“呵呵呵,我并没有刻意隐藏。被知道不过迟早的事。”

出云瞪大了双目,一点点增加了手上的力道.....

与此同时,蝶剑默默地出现在屏风旁,眼神里,偶尔闪现过几分杀意。

天祥院家族,拥有极其庞大的势力。政治,军事,商业,文化,每个领域都有部分被其家族控制。

天皇,万人之上被誉为神的后裔的存在,谁不想掌握那呼风唤雨的权利。原本皇太子是皇位继承第一人,却不料秋筱宫泉生亲王产下一名男孩,皇太子膝下无子,这皇位争夺便无声打响了。

天祥院家支持泉生亲王,政治军事上给予加持,外加商业上给予资金周转。而另外还有一部分,

由天祥院英智所负责的文化,拉拢人心。

“虽然你自持无比优秀的才华,但是你为了以防万一,将当时一同呈递文章的人都伪造成各种意外下的死亡。”

“.....呵呵呵,我天生不比常人健康,随时都有可能死去,我并不想过太过平凡的生活呢。”

“旧事与我无关,但是.....那位将军是唯一能够抗衡天祥院家的,他极其疼爱女儿。但是前几天却被暴出被人强奸的新闻,而那个被说得丧心病狂的男人被指出是我的手下。你真的很聪明。让我手里唯一的军事后备没了。”

“呵呵,原来如此,难怪殿下如此动怒,但是.....这与我有何关系?”

出云再次紧了紧天祥院英智的纤细的脖子,“他女儿是通过童谣与那男人通信的。然而,童谣的内容,却与你所作风格如出一辙。你自己都清楚,你推崇童谣运动,但你自己的作品却并未流传于民间,宫内都少有人知。”

“出云殿下,值得嘉奖。”天祥院英智抬起手像抚摸幼儿那样摸了摸出云的头。

“.....别当我还是小孩子!我唯一不明白的是,你为什么要亲自写?让其他人代替不是更好?”

“.....”天祥院英智勾起嘴角,故作神秘的样子放低了音量,“因为,被你囚禁在这里,我觉得太无聊了,呵呵。”

出云不由得将手抓得更紧了,“看来老师是觉得人生该走到尽头了,徒儿送您一程可好?”

“殿下,老师有没有教过你,切忌心浮气躁乱了方寸。你看看,前夜竟是派人刺杀亲王,不加思虑的后果不就成了现在这样,赔了夫人又折兵。”

“你!!”怒火攻心,一瞬间猛然增加的力道,让天祥院英智不由得张开了嘴,脸颊开始潮红。

出云伸出另一只手,抵上去,将其按在地毯上.....

因为呼吸困难,天祥院英智眼中浮现出一层水雾,眉头紧皱,下意识地伸手抓住了出云的手,湛蓝的眸子看着他的方向透露出悲伤,泫然欲泣的美丽脸庞,如被风雨折断的花儿,孱弱而可怜。

出云突然一愣,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手指忽然僵硬地松开了。

“咳咳咳.....”天祥院英智捂着胸口激烈地咳嗽起来。

出云眼神复杂地盯着他,双手不自觉握成拳。

“.....你杀不了我的.....”天祥院英智一边大喘着气一边再次露出迷人的笑容,“因为,你喜欢我。”

出云咬着牙,胸口的怒气滔天,却无法对面前的人狠下杀手。但是,几分钟后,他突然笑了,笑得狰狞。

“我是杀不了你,但是我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边说边将整个身体扑到天祥院英智身上,“既然你不可能喜欢我,我也不在乎会不会被你讨厌了.....”

“嘶啦——”天祥院英智身上薄薄的衣服被粗暴地撕开。

天祥院英智挥动着双手挣扎着,头一次他有些害怕,略带焦急地抬起头看向出云背后的,

蝶剑。

就在出云将天祥院英智的手摁在其头顶,正欲将唇舌凑过去时,他的脖子被一把锋利的剑刃抵住了。

“皇太子殿下,还请您住手。”蝶剑的声音带着从来没有过的阴沉和杀意。

“.....我倒是忘记了还有你。”放开了天祥院英智,转过头。

“.....”蝶剑鹰鹫般锋利的眼神,带着血色的紫瞳,散发着凛冽的寒气,如同暴戾的修罗夜叉。

“怎么?你是想背叛我吗?”出云惊讶于蝶剑竟有如此强烈的杀气。

“.....”没有说话,蝶剑只是将剑刃往出云脖子靠得更近了。

“你母亲可是非常信赖我的,当初收留你们,让你学习剑术,并不是为了有朝一日让你对我兵刃相见啊。”

“.....并不是你,收留的我们。”

“.....确实不是,那一年,我们都只有12岁呢.....”

“但是,现在,你母亲是在我府里做事对吗?是我给了她一份稳定的工作。嘛,确实,我让你做杀手也是为了为我所用。而且,你还是罕见的奇才。”

“.....”蝶剑转移了视线却不料与天祥院英智的视线撞个正着。

“把剑拿开。”

蝶剑依旧一动不动。

“你是不关心你母亲了吗?”

“我想,我母亲是聪明人。”蝶剑说着往剑刃上用了点力,鲜红的血瞬间流了下来。

“呵呵呵。”在两个人相持不下时,旁边传来天祥院英智伶俐的笑声,“皇太子殿下,我觉得你要是再不回去,总理大臣就真的该对你失望了。”

“.....你.....”出云咬了咬牙却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蝶剑,放了他,让他回去吧。”天祥院英智伸出手指放在剑刃上。

蝶剑愣了愣,放下剑。

出云蹭地站起来,目眦欲裂,却是奈何不了天祥院英智丝毫,盯着他看了几眼,

“天祥院英智你真的很会玩弄人心,但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喜欢你,怪只怪我自己,解不了你的毒。”

接着侧了侧头,像是对着蝶剑,莫名地说了一句,“你也一样。”

随后大踏步走出了房门,或许,他再也不会来了。

寒风呼啸,雨似乎下得更大了。暖炉被涌进来的风熄灭了,凉意让赤【涉英】裸着半身的天祥院英智打了一个冷颤。

转身,蝶剑将门关上,回来重新把暖炉升起。

天祥院英智慢慢地挪动着身体,想站起来,却发现手脚冰凉僵硬,使不上劲。

正坐在地上思考是不是要等暖和点再回去的时候,手臂突然被拉扯过去,接着整个身体被腾空抱起。

是他,久违的温度,熟悉的臂膀,迷恋的心跳.....是在梦中吗?天祥院英智闻着他的体香,颤抖着将手贴上他的胸口,差点哭出来。

当被放到床上时,天祥院英智忍不住伸出手,“别走。”

蝶剑停下了动作,抬头看着面前的人。

眼前的天祥院英智哪里还有刚才与皇太子对阵时的无畏狡诈。

现在的他,衣衫不整,裸【涉英】露在外的身体瑟瑟发抖,眉头紧皱,微微发红的眼眶,似乎下一秒他就会嚎啕大哭。

用楚楚可怜的孩子来形容应该比较合适。

“我冷,只有你能温暖我。”天祥院英智跪在床上,试着朝着蝶剑的脸伸出手,“我知道,我们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但是,只是今晚也好。你愿意,做回我的日日树涉吗?”

蝶剑看着天祥院英智试图取下面具,似乎是默许了一样什么都没说。

冰冷的面具被取下,那张熟悉的脸再一次出现在天祥院英智面前。似乎带着哀愁,和别的他看不太懂的表情。

“涉!”天祥院英智扑向日日树涉,抱紧了他的脖子。

“.....英智。”犹豫了一下,日日树涉再一次温柔地叫了他的名字,“对不起,我来晚了。”伸出双手紧紧地抱住面前的人儿,安慰似的抚摸着他的背脊。

微微隔开,两人四目相对,不知道是谁先主动的,等意识到时,已然唇舌相交,不愿分离。

日日树涉轻轻将天祥院英智放平,覆在他身上,用手肘和腿撑起身体抱着他。

呼吸越来越沉重,舌与舌的摩擦触碰带起唾液,偶尔发出一声水泽声。日日树涉愈发火热的唇舌肆意侵略着天祥院英智已经有些发麻的嘴。

已经将嘴唇张开到极致,却像还是满足不了日日树涉的索求。口中来不及吞咽的津液沿着嘴角流出,带着一丝淫【涉英】靡的味道。

“唔.....哈啊.....”天祥院英智呼吸困难起来,胸口起伏愈发剧烈。

感受到英智似乎快承受不了了,日日树涉终于结束了这个冗长而缠绵的吻。

“呼、呼.....”英智张着嘴用力地呼吸着,嘴角挂着亮晶晶的液体,脸颊潮红,双目迷离泛着水光。

日日树涉有那么一瞬间,只觉得血气上涌。但是,紧接着他就深呼吸了一口气,“英智,时候不早了,该睡觉了,明天又会是美好的一天,你的日日树涉一定会叫你起床的!”

“.....不要,不要。”天祥院英智抱住日日树涉的脖子不放开。

如果可以,他多么希望明天的太阳不要升起来。

“.....英智,你的身体.....”

“涉,拥有我。这是,作为『皇帝』的命令。”

日日树涉皱着眉头,哭笑不得地看着他,“『皇帝』陛下果然还是这样任性。”

“要是涉不想要我的话,这具身体便任由它腐烂也好。”天祥院英智异常认真的眼神表明他真的做得出来一样。

“.....好。”日日树涉无奈地笑笑,“若是执意如此,『皇帝』陛下尊贵的身体就由在下来爱惜抚慰,好好保养。”说着他将自己的外衣从天祥院英智的眼前挥过。

短暂的几秒黑暗之后,英智便看见亮红色的玫瑰花瓣从空中纷纷扬扬,飘飘洒洒地飞舞而下。花瓣很轻,掉落在他裸露的皮肤上,摩擦着身上的绒毛,有些痒。

“这是献给『皇帝』陛下初夜的礼物。”

刚说完,在天祥院英智还没反应过来时,“铿锵”几声,日日树涉斩断了束缚着他的镣铐。

天祥院英智看着掉满他全身的玫瑰花瓣,嘴角弯弯,脸上满是欣喜的表情,似乎完全没注意到四肢皮肉翻飞的痛楚。

“呲啦——”日日树涉从床单上撕下几条缎带,轻轻地为天祥院英智的手腕脚踝处绑上,还系了好看的蝴蝶结,“暂时先这样。”

“想不到涉还有这种恶趣味。”英智抬起绑着深紫色缎带的手拾起胸口的一枚花瓣放到鼻前。

“英智似乎觉得玫瑰花比我好看,可是现在,我希望你的眼里,只有我。”日日树涉说着便吻了上去。

“嗯,唔.....”英智抚上日日树涉的背,多情地摩挲着。

黑暗里,满是禁忌。因为,只有黑暗才能够隐藏所有犯罪的痕迹。

交融的呼吸,火热的嘴唇,浮动的身体,一切都沉醉在沁人心脾的玫瑰的芬芳里。叠交的身体,承受着被打开的痛楚,接纳着另一人的全部。喘息回荡在耳边,眼前闪烁着缤纷的光点,这是来自天国的美妙旋律。仿佛躺在天堂与地狱的分界点,轻一点,便飘飞进了天堂,重一点,便坠落进了地狱。

身体在甜美的律动里疼痛不已。这是所爱之人给予的,不管多少,都要在灵魂上烙下属于彼此的印记。

若是太阳永远都不再升起来,是不是就能永远抱着他,不再分开?

此时竟然祈祷着坠入永夜,想来是因为灵魂早已腐败。

眼角的泪滴,分不清是甜是苦,只是它一定也舍不得失去,注定远去的爱人。

——————————つづく—————————

by key's一秒钟

※※※※※※※※※※

PS:本文在全部END后 会附上TXT版本 里面有完整版车车 5千多字 可以稍微期待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