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智のカップの茶|Powered by LOFTER
Ensemblestars巨坑中 涉英是世界的宝物 产产粮喂自己

♫ 涉英分开单独行动 倒霉的是谁呢?XD

♬ 冷美人涉出现!愉快的时间 可能快要结束了呢~

♫ 今日推荐BGM:Hua Sui Yue——Deemo原声带




天祥院英智端坐在石床上,“怎么了?不是你带我到这里来做客小憩的吗?离我那么远做什么?”他笑得和煦好像真的是到朋友家做客一般。

“什么做客?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信之指着墙上众多的刑具朝着天祥院英智吼。

这是一间潮湿阴暗的石室,其中一面墙上陈列着众多带着血色的器具,从还能闻到一点血腥气来看,这里在不久前还关押过什么人。

“呵呵呵,这么多玩具,说吧,你想玩什么?”天祥院英智站了起来朝着那面墙走去。

“你,你不害怕?”信之看着他的反应满脑袋问号。

“嗯.....你不说,是不是不会玩呢?要我教你吗?”天祥院英智取下一串带着手铐的锁链,“首先,为了防止我逃跑,你必须得把我绑起来。”敲了敲表面,“嗯,货真价实。来,接着。”将链条轻轻地放到信之的手上。

接着慢悠悠地又走回石床,指着一个半环装的突起说,“把我的四肢拷上之后把链条锁在这上面。嗯,记得把钥匙拿好哦!”

信之木讷地睁大了眼睛看着依旧笑得十分明媚的天祥院英智,仿佛是在看一头怪物。

内心莫名的产生了一种恐惧的信之拿着链条甩了甩脑袋,他说的话也没错,照做就是了,反正他也没有任何要抵抗的意思。

天祥院英智看着男人将他的四肢套上镣铐,将链条锁在墙上后,再次出声了,“记得钥匙要放在衣服里面点。”

信之听了他的话,把衣服翻开一点,把钥匙跟怀里本来就有的什么东西一起放在了一起。接着似乎是因为之前运动量过大,有点热的他把外套扣子解开了,露出里面的贴身衣服。

天祥院英智看着他照做后又继续说,“你有看见那边有个钳子对吧?那是用来弄断手指和脚趾的。”边说还边把手指头伸了出来,好像在说,就是这个哦。

信之莫名其妙地就按照他说的在做,把钳子拿过来之后,坐在了天祥院英智的旁边,握住了他纤细白净的手指,十分柔软细腻。

“看什么呢?快剪啊。”英智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太过美丽的双眸,信之一时之间晃了神,“啊!哦!”

将手指放进钳子前端时,信之心里突然产生一个疑问,我为什么要把这么好看的手指弄断啊?

“呐,你的父亲是一位车夫对吧?”天祥院英智突然靠近信之这样说。

“你,你怎么知道?”

“不瞒你说,我最近才照顾了你父亲的生意。他跟我说了一些关于你的事。”

“你胡说!”

“你父亲是不是经常戴着一块头巾,上面绣着一个勇字,左脸靠近脖子的地方有一块伤疤,应该是烫伤。”

“.....你真的认识我父亲啊.....”信之似乎忘记了手里准备做什么,”那,那我父亲跟你说我什么了?”

“嗯.....他说他儿子被一户达官贵人相中,写了一封推荐信说能让他儿子进将军府做好差事。然后,他说他儿子现在一定在享清福,等时候到了就会接他过去一起生活。你父亲,真是一位勤劳的人啊!”天祥院英智越说越起劲的样子,就好像故意的一样。

“.....”信之沉默着低下了头。

“嗯?怎么了?啊.....对了,你不是应该在城里做官么?怎么.....”天祥院英智一脸吃惊地看向他。

“我.....那封信,那户人家.....是骗人的!我到了那里之后才发现,然后被他们抢走了身上的钱,那钱是爹娘攒了好久的唯一的积蓄,还被打成重伤。是大哥救了我,他说让我跟他走。我不敢回去,又有恩于大哥,所以......”信之说着说着就抱头哽咽起来。

“原来是这样啊.....都说上天不公,善良的人往往被压在底层。”天祥院英智看着这样的男人,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然而笑意却未达眼里,冷冷的。

过了一会儿,从一旁的袋子里,天祥院英智将一本书拿了出来,递到信之眼前,“你会识字对吧?有接受过教育对吧?”

信之看了眼书,点点头。

“这个拿去,里面是我摘录的一些童谣和文章。回去吧,回去教导孩子学习知识不也是不错的选择吗?乘着现在政府也十分重视教育。”天祥院英智将书放到信之手上。

信之打开书,翻了翻,清秀而挺拔的字迹,摘录得十分认真,并且还有批注和一些见解。看着看着,信之的双手颤抖起来,“这样,这样真的好吗?我,我可以拿这么贵重的东西吗?”

“没关系的,我还可以再写的。”

“谢谢!谢谢恩人!虽然信之没有什么能力,但是只要恩人有所托,只要我能办到,必当万死不辞!”信之突然跪在天祥院英智面前捧着书行礼。

低着头的信之并没有看见此时天祥院英智的眼里冷淡得似乎他不存在。就是因为善良,所以才会被人利用,才会什么都做不了,才会谁都救不了。

“啊,对了!我得马上放开您,不能这样对待恩人。”

“没事,就这样就好,你放开我会暴露你自己的。你也不能违抗你大哥的命令吧。”

“.....也是,还是恩人考虑得周到。”

“一会儿会有人来救我的,你就不用担心了。”天祥院英智笑了笑,感觉体力似乎有点跟不上了。冰冷的石床,越发觉得寒冷刺骨,手脚已经变得有些僵硬了。

位于石窟群最内部最大的一个洞窟里,绷带男正好把一封绑架信写好。刚放下笔,脖子处便感到一丝冰凉的触感,眼前闪着银光的刀刃映出他自己有些惊恐的脸。

“别动!我可不敢保证下一秒你的人头还在不在你脖子上。”

这个声音,绷带男绝对不会忘记,因为他的右眼就是被声音的主人夺走的。

“没想到,竟然真的是你,跑到这种荒凉的地方躲起来。哦不,你可没躲起来,还主动出击了,怎么,只是把其中一个据点搅了你觉得还不够过瘾?”日日树涉从戏谑到冷冰冰的语气里不带任何怜悯。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绷带男看着面前甚至还没有送出去的信。

“你以为外面那些人挡得了我吗?”日日树涉将手里的剑微微转动角度,剑身闪过光亮后,剑刃中部,一只蝴蝶与花的纹样出现在男人眼前。

绷带男瞪大了眼睛,压低了声音,“你,你是传说中的杀手,蝶剑?!”恐惧在他心里搅动着波涛,但是他也是经历过战场的人并没有太大的表情外露。

“呵呵呵,你既然知道,也就明白了意味着什么,对吧?”日日树涉突然收回了剑,将男人转过来,拽着他的领子冷声问他,“没时间跟你废话,说,人在哪。”

“.....怎么?你这么在乎他?”

“不说是吗?嘛,反正你迟早要死,不过早晚的问题。”日日树涉重新将剑架到他脖子上。

“等等!如果我死了,你也休想找到活着的人!”

日日树涉愣了一下,然而就是这短暂得不到一秒的时间内,

“砰!”短促而响亮的枪声在石窟里震荡不已。

微闪身形,日日树涉避开了子弹向后跳开,与绷带男保持距离。

“哼,逃得倒是挺快。”

“啧啧啧,你们这种身份的人是不是都很喜欢这种热火朝天的兵器啊,外面也碰见了几个,不过他们速度没你快,没能派上用场。”

 “砰!”又一枚子弹射向日日树涉脚下,结束了他有些轻蔑的话语。

“别动!”绷带男后退两步,“把剑放下。”

日日树涉盯了他几眼,“钪锵”一声,剑被插在了地上。

“人,我是不可能给你的。你最好乖乖地回去,不然,你也知道这玩意儿很容易擦枪走火的。”

“如果我说不呢?”日日树涉挑衅似的勾起了嘴角,“我就奇了怪了,从你的意思里,你似乎不是为了报复我们把你的据点给毁了而绑架了他的啊。他,对你来说,到底有什么重要的?”

“这个你还是少管为好。”绷带男突然冷哼一声,“他们,就算是你,也惹不起。”

日日树涉虽然好奇绷带男口中的“他们”是谁,但是现在好像也没有工夫闲聊了,“不好意思啊,虽然我对你的话有点兴趣,但是.....”说着,眼神犀利起来,“我不想陪你玩了!”猛然拔高的音量,说完朝着绷带男背后高高的石窟顶投掷了一个什么东西。

“吱吱吱——”起初只是一个声音到后来变成一群,一大群。

日日树涉迅速匍匐在地,不过半分钟,洞窟里瞬间被黑压压的蝙蝠填满了,受到惊吓的蝙蝠群集体朝着站立着的绷带男袭去。

“可恶!你到底做了什么?!啊!竟敢咬我!”

“砰砰砰。”三声枪响,被蝙蝠群围攻的绷带男心急之下扣动了扳机。

趴在地上的日日树涉,抬起略带邪气的眼眸,冷哼一声,弯着腰拔起身边的剑的同时冲向了绷带男。

蝙蝠稀疏起来,大部分开始飞往洞外,这时候绷带男才注意到日日树涉的动向,举起手枪,“想死是吗?!”说着扣动了扳机.....

但是,除了一声“咔哒”声,什么都没有。

“锵——”剑擦着绷带男的脖子插入石桌旁的岩壁,“非常遗憾啊,你已经没有子弹了。”日日树涉左手死压住绷带男的脖子根。

“切!”绷带男不甘心地瞪着日日树涉,想伸手摸向腰间的弹夹。

“你最好别再轻举妄动。”日日树涉右手里亮出来的短剑抵上绷带男的手腕,“我大不了杀了你再慢慢找。你早晚都是死,对我来说你活多久都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对你来说可就不一样了啊.....”

“人在旁边的惩戒室。”

“非常好,上帝会感谢你今天举手投向和平的举动的,或许会让你下一世轮回个好人家,带路!”抓过绷带男,让他走在前面,剑没有离开分毫。

在离开石室时,日日树涉用余光瞄了眼桌子上的信,最开头写的是:敬爱的天祥院大人。他皱了皱眉,但现在也没时间想那么多。

绷带男以被刀架着脖子的姿势走到了惩戒室,打开石门。

里面的信之看见石门被打开,瞬间拿出匕首抵上天祥院英智的脖子,大喊,“什么人!”

这是天祥院英智教他这样做的。

日日树涉眼里,看见天祥院英智四肢被锁住,被另一个男人粗暴的抓住,甚至被刀子威胁着生命。握着剑的力道瞬间加重,牙也在无意识中咬紧,生硬地吐出几个字,“打开镣铐,放了他!”

信之看了眼绷带男,绷带男点点头。

解开四肢的镣铐后,信之推搡着让天祥院英智站起来。

“放了我大哥,交换人质!”

“可以。”

“我数123,我们同时放人。”

日日树涉点点头,默认。

“1、2、3!”

天祥院英智和绷带男被同时推向中央,然而就在两人擦肩而过时——绷带男突然亮出一把匕首刺向一旁!

“英智!!”

天祥院英智像是料到了一般,险险躲过一击。闪到一旁后,紧随着第二击袭来.....

“恩人!危险!”绷带男被信之一声吼给震了一下。

趁着这个短暂的停顿,信之挡在了天祥院英智面前,绷带男的匕首也重重地刺进了信之的腹部。与此同时,日日树涉抱着天祥院英智旋转着闪到门口。

“信之?为什么!!”绷带男不可置信地怒吼着,“休想走!都是因为天祥院!都是因为你!就算我要死也要拉着你陪葬!”拔出匕首朝着门口冲去——

天祥院英智回头看了一眼,被刺伤的信之嘴里包着血浆,一张一合,似乎在说,“快逃.....”

日日树涉一把抱起英智,朝着追过来的绷带男单手一挥,紧接着就往出口处奔去。

绷带男的动作忽然停滞了,他低头看了眼,胸口已经被细长的利器贯穿,最后瞪着眼睛缓缓向后倒去.....

就在两人刚刚出黑道据点时,另一条路上出现了一群身穿警服的人。

“涉,你报警了?”

“嗯。”日日树涉简单地回应了一下后,又说,“累了吧,安心地睡会儿。”

被日日树涉抱在怀里的英智不再说话,静静地闭上眼睛。

涉,你知道吗?又一个善良的人被我,杀了呢。

英智,知道我的身份后,你会离开我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つづく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y key's一秒钟

※※※※※※※※※※※※※※※

Tips:

关于英智如何猜测出信之的身份

前提,英智觉得这人有些眼熟(可还记得第一章,涉带着英智看小镇时的那位车夫吗?);第一步,让人跟着他步调走;第二步,引诱信之透露信息:提醒钥匙如何放置,迫使他解开外套;第三步,联系信息:贴身衣物上的刺绣与车夫头巾上的的绣法如出一辙以及怀里的推荐信,接着大胆猜测。

然后,英智猜对了呢!(说得好像不是我故意这样写的一样.....)

最后,谢谢观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