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智のカップの茶|Powered by LOFTER
Ensemblestars巨坑中 涉英是世界的宝物 产产粮喂自己

♫上一篇忘了说 背景为大正时期 但是无关历史

♬若感觉ooc还请当没看见XD

♫推荐BGM:Rainy Memory——Deemo原声带





“英智,我们差不多该离开这里了。”日日树涉收拾着行囊朝着窗边的英智说,“又在看什么呢?”将行囊放在桌子上走到他身边。

“涉,我们在这里再待一天吧。”英智伸出手指着远处,“你看,今天晚上这个城镇有祭典呢.....”英智的脸上藏着兴奋,期待地看着涉,语气里满是不容违抗。

“哦?哪里哪里,我看看,能让英智这么开心,甚至比我的存在感还强,那可不行啊!”日日树涉朝着那个方向张望,能看见一个红色的鸟居和更远一点的横幅。

“嗯,确实有呢。不过比起这个.....”日日树涉伸出右手手背在英智眼前旋转几周后,手心里出现一个装着红茶的茶杯,“看了那么久,也不记得喝点水。”

“嘻嘻,这是今天的Amazing吗?”英智拿起茶杯轻啜了一口。

“算是一部分吧,那么在晚上来临前,英智想做什么呢?”

英智把茶杯放下,双手撑在窗户上,“祭典不是需要做准备嘛,所以.....我们去帮忙好不好!”

“.....『皇帝』陛下竟然如此善良,本以为英智因为身体原因不会提出像这种任性的要求呢,是属下尚未做好心理准备啊!看来英智身上还有很多值得我去发掘的东西呢,啊!真是越来越觉得有趣了啊!“日日树涉一会儿扶额一会儿捂胸。

英智皱着眉头,一副难以言喻的表情,“涉这是在夸我还是损我呢?”

“当然是说我的『皇帝』陛下比我想象得还可爱啊!话说.....”涉突然一把将英智抱起在怀里,“英智,这个动作是想做什么?又想爬窗户了吗?我有没有说过,不要再往上面坐了呢?”

“涉,话好多啊,我怎么觉得稍微有点吵呢?能安静点吗?”英智在涉的怀里动了动,感觉像是选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笑眯眯地仰望着他。

“日日树涉了解了!『皇帝』陛下的话就是命令,不容许任何反驳!那么,还请将属下抱紧了,因为旅途即将启程!”

说完,横抱着英智的日日树涉再一次从窗户一跃而出,朝着祭典的方向前进——

如果说天祥院英智是真心来帮忙的,那还真不错,确实是真心来帮,倒忙的.....

帮忙店铺挂横幅,刚爬上梯子就差点扭了脚从上面摔下来。当然,是日日树涉把他拉下来,并且把横幅挂好的。

帮忙装饰展示牌,没画几笔手里提着的染料就差点打翻。当然,也是日日树涉眼疾手快才没让罐子里的染料洒出来,并且快速将展示牌制作完毕。

帮忙搬运物品,刚提起来没走几步,就变成了物拖人。当然,依旧是日日树涉一手把英智拎起来一手提着货物走到终点的。

还有很多看起来不太可能发生的突发事件都被天祥院英智这个神奇的人给触发了.....

最后,日日树涉将英智带到了一个临时展棚内,

“英智,呐,你就乖乖地坐在这里喝茶,哪里都不用去,什么都不用做。懂了吗?”日日树涉难得的语重心长地说了这番话。

“嗯,知道啦,你去忙吧,呵呵.....”英智捧着茶,笑得特别孩子气。

傍晚时分,在英智所在不远处,传来一阵巴掌声和笑声,同时,还有些话语传来。

“小伙子,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年轻人,做什么的?真是什么都会做的人才啊!”

“大哥哥好厉害!什么都能做得这么好!难道是天才?!”

“真的感谢,要是没有你,还不能这么快完工呢,你可是咱们镇的恩人啊!”

“是啊,真的是个很热心的好青年呢~”

“老婆子,赶紧拿茶水和点心来。工作了这么久,肯定饿了吧。”

“诶!我这就去。”

日日树涉被一群人包围着,每个人都充满感激的笑容看着他。这是他从来不从感受过的,就算以前做表演也只是因为被他的戏法所吸引,而且,渐渐的也因为太过努力超过了别人的期待不被理解而被排斥。像这样,用自己的技艺博得他人的感激和赞赏是他不曾拥有的。

然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天祥院英智。

接受了一部分谢礼之后,日日树涉重新回到了英智身边。

桌子边,英智已经趴在上面睡着了,浅金色短发掉落在脸前,挡住了部分容颜。平稳的呼吸,睡得正熟。日日树涉伸出手将英智的头发捋到耳后,眼神里温柔得能滴出水来。

这样都能睡着,果然还是让他累着了。

“英智,谢谢你。”轻声低语后,在他脸颊上落下一吻。

祭典开始了,人们都陆陆续续到来,穿着缤纷的和服,脸上洋溢着如花笑靥,街道上又开始热闹起来,店铺门口的灯笼也亮了。暖橙色和亮红色交相辉映,交织出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

又过了半个时辰,英智醒了。

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感觉身体周围暖暖的,并且身体哪里都没有僵硬的感觉。正奇怪的抬头,就看见日日树涉的脸庞,正流露着淡淡的笑意看着他。

啊咧?什么时候躺在涉的怀里了?

“英智,睡得可还好?”日日树涉正打算揉揉英智的头发,不料。

“嗯.....?祭典已经开始了啊.....”英智猛地一扭头拒绝了他伸过来的手,“涉是为什么不叫我呢?没能见证祭典的开幕,我很伤心啊.....”英智皱着眉头,一副伤心得不得了的样子。

日日树涉眨了眨眼睛,皱起半边眉头苦笑着说:“见你睡得那么熟,想让你多睡会儿,就没吵醒你.....”

“难道涉不知道吗?现在睡多了,晚上可是会失眠的啊.....你说,要怎么补偿我?”英智顺势搂上日日树涉的脖子。

“『皇帝』陛下想怎么惩罚日日树涉呢?”

“呵呵呵.....喂饱我,你看怎么样?”英智笑意满满地看着日日树涉微微有些泛红的脸颊,“啊.....把涉逗弄出这么美好的表情,真不错。不过,我是说真的饿了,祭典上有很多美味的食物,可以陪我一起吗?”

像是松了一口气,“那当然!能陪『皇帝』陛下共同游玩充满欢乐与惊喜的祭典是日日树涉求之不得的!”日日树涉弯腰轻轻地放下了他。

然而没等他直立起身体,英智猛地一下子就拽住了他的手,直接往外面拖——

日日树涉被英智拽得一路踉踉跄跄,一副很要命的样子,但是脸上却笑得很开怀。

英智跑在前面,脸上是恶作剧得逞的得意笑容,他紧紧地拽着涉的手,两个人穿梭在人群里,周围的灯光斑斓炫彩。英智手里的食物越来越多,绸鱼烧、章鱼小丸子、大福饼、樱花团子.....因为热度英智的脸颊红红的,迷人的笑容让日日树涉的心颤抖,好想就这样让时间停止,让他只属于他。

“呐,涉,我也想要浆糖人偶,你去帮我买好不好?”英智的双眼里仿若有星辰在闪烁。

日日树涉的嘴角也愈发上扬,“好,你在这里等着,别乱跑。”

不一会儿,日日树涉就消失在人群里。留在原地的英智发现附近似乎即将有什么演出,往那边挪了挪。

啊,是小孩子组成的童谣表演。

原本兴奋不已的英智安静了下来,看了看那些天真的孩子一个个排着队上台,又看了眼自己怀里的那本书,似乎想起什么,目光变得飘忽起来。

“呗を忘れた金糸雀は、后の山に弃てましょか.....”伴随着孩子们的歌声,英智失神般地也跟着轻声哼唱起来。

下一句,声音还未从喉咙中出来,突然间被一只手堵住。紧接着脖子被勒住,身体不得已后仰,呼吸愈发困难起来。

“唔唔.....”嘴巴动了动,试图挣扎一下,然而手在触碰到围巾时,眼前忽然模糊,跟着失去意识.....

“英智,我回来.....了?英智?”买到浆糖人偶的日日树涉回来后哪里都没看见天祥院英智,不禁皱起了眉头,看了眼不远处的舞台,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途中,一朵白色雏菊静静的躺在地上。

“切!”日日树涉瞬间收起一贯温和的表情,啧了啧舌。脑袋里闪过一个片段,

“涉。”

“嗯?”

“以后要是我突然消失了,我会把这朵雏菊留下,这样涉就知道我出事啦,必须赶快来营救哦~!”

“嗯!这真是非常好的提议呢!”

拾起地上的雏菊,下一秒,日日树涉消失在人群里。

潮湿的石窟,即使用竹子搭建修整起一个屋子的样子,也抵挡不了带着些腥气的冷风。“啪嗒啪嗒”奔跑的脚步声回荡在洞窟里。

“大哥!人我带回来了!”一个男人扛着一个大袋子冲了进来。

“嘘,小声点。”坐在石凳上的人转过身来,他的脸上右半部分眼睛附近绑着厚厚一层绷带,穿着与这个潮湿的石窟十分不搭调的西装革履。

冲进来的男人将手里的东西放下,打开,露出一个金发男人的脸。

绷带男靠近袋子,瞅了眼,“啧啧,长得比街上的洋妞都漂亮。”踢了踢袋子后,“拉到惩戒室,好好看管着。信之,这次做得不错。”绷带男拍了拍他的肩膀,接着走回了石桌边,“如果他醒了,为了防止他逃跑,里面的东西你可以随意使用。”

“是!大哥!”

被叫做信之的人刚把袋子丢到惩戒室的石床上时——

“咳咳咳。”里面的人突然咳嗽着醒了过来。

“啊!你怎么.....怎么这么快就醒了?!”显然是没有料到迷药这么快就失效了。

天祥院英智咳嗽停了之后,“怎么?不想我这么早醒?迷药只用了那么一点点,没能睡个好觉真是略感遗憾呢。”顺好了呼吸,抬起眼,“不想让我陪你玩儿?”

一点点?信之相当惊讶天祥院英智的说法,因为他用的可是两个成年人的量。

天祥院英智突然扬起了嘴角,似乎一点都不在乎现在的处境,“不知你在吃惊什么,‘请’我来,不就是因为你太无聊了吗?就是可惜了这里似乎不能泡上一杯上好的红茶,呵呵.....”

另一边,日日树涉站在了镇外的山脚下。

他打听到这座山鲜有人烟,因为曾有好几起入山无人归还的骇人事件发生,导致很少有人敢接近。抬头看了眼面前的分叉的小路,挥了挥衣袖。忽地,从中飞出一只绚丽的蝴蝶。蝴蝶在原地飞舞几圈后,朝着某一条路翩然飞去。

握紧了手里的剑,紧绷的脸与平时嘻哈的表情形成鲜明对比,凌厉的眼神与熟知的日日树涉相差甚远。俯冲,脚尖点地,跳跃,一系列连贯的动作,仿若雪豹。飞奔在路上的日日树涉此时只有一个念头,不想失去那张笑颜。

————————————つづく——————————————


by key's一秒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