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智のカップの茶|Powered by LOFTER
Ensemblestars巨坑中 涉英是世界的宝物 产产粮喂自己

♫Ensemblestars CP 日日树涉X天祥院英智 

♬基础设定:剑士涉、书生英智 实际架空XD 很早之前有写过一篇简短的楔子 不过没看也不影响(好像没发LOFTER来着.....)

♫文长止不住OOC 不喜请X




静默…..

黑暗中,隐隐约约能够闻见一阵又一阵檀香。

身体的感官告诉自己,现在正躺在被褥中…..

明明有盖好被子,却从心里慢慢升起一丝丝寒意。

似曾相识的感觉…..

那是,厌恶。

就像回到了那个牢笼里一样。

英智…..

冰凉的呼唤声闪过脑海。

眼前,猛然浮现出那个人满脸笑意看着自己的样子。

呼吸一窒——

“啊。”身体冷不丁剧烈抖动了一下,瞬间睁开了紧闭的双眼。

胸口太过明显的起伏表明,自己受到了惊吓。

待到眼前的事物渐渐变得清晰,确定自己现在还在下榻的旅社的房间内时,才慢慢放下了心。

是梦啊。

真是个令人厌烦的梦啊…..

动了动之前因为惊吓而酥麻的四肢,转过身体看向旁边的床位。

还好,没有吵醒他。

轻手轻脚地翻身下床,走近另一张床,然后蹑手蹑脚地跪坐在床边,仔细端详起床上人的容颜。

银蓝色长发凌乱的铺散在枕头上,安静的呼吸表明此刻他正睡得很安稳。柔和的脸部线条让人根本不会想到这是一个用剑的人,此刻看着他温柔睡颜的湛蓝眸子露出了丝丝笑意。

换了个姿势,他双肘扑在床边,两手交叠,把下巴放了上去,舒服地看起了长发男子的睡颜。

“1,2,3…..6,7…..”还饶有兴趣地数起了对方的长睫毛。

和这个叫日日树涉的男人相处了一个月了。

明明当初,相识得莫名其妙,同行得匪夷所思。却,还是相信他不会伤害自己。他说话方式很有趣,会很多戏法,当然他作为剑士也强大得令人诧异。无论说去哪里,他都会同意,就算是因为觉得有趣而要求去了某个黑道的据点,他也什么都没说,只是陪着我胡闹。

总觉得,

好像有点喜欢他了呢。

“英智?”

正沉浸在回忆里的天祥院英智听见有人唤他,突然颤抖了一下。但不过一秒,没有聚焦的眼睛随即清亮了,接着弯了起来,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早安,涉。”

“英智扑在我床头做什么呢?”日日树涉紫色的瞳孔看着英智,伸出手轻缓地抚摸上他的头发,“让我猜猜,该不会又在数我的睫毛了吧…..”

英智一只手撑起脑袋,歪着头笑着说,“涉还是一如既往地聪明啊,嘿嘿…..”

“又不穿好衣服就下床,窗户还开着的,着凉了怎么办?”

“这不是有涉嘛!”英智笑眯眯地看着他,“不过,涉,身体的热度可是来源于食物啊。”

“…..呵呵呵,给我个早安KISS我就去给你买早餐。”日日树涉坐起来凑近英智的脸颊。

“嚓——”金属摩擦声后,眼前银白色亮光一闪一闪的。

“涉,你在说什么呢?这种玩笑我可不喜欢,呵呵…..”英智手里的匕首凑上日日树涉的脸庞,眼睛笑得月牙儿一样地看着他。

“…..啊啊,又被讨厌了呢,一天之计在于晨,如此美妙的清晨,我可不想英智『皇帝』不开心啊,早餐是吗?在下遵命!”日日树涉边说着边快速穿上衣服。

就着房间里的面盆随意洗漱之后,迅速拿上一旁的剑,紧跟着直接从窗外跳了出去。

英智全程笑眯眯地看在眼里,直至日日树涉消失在眼中。

眼底的笑意顷刻间消散。

那声呼唤,竟然慌了神,是因为那个梦吗?曾经,那个人确实这样温柔地唤着自己,也曾真心喜欢过他,但是…..

应该相信,涉的。

涉,不是他。

天还蒙蒙亮,此时只有部分旧街上有平民出现,他们刚刚开店,店里卖些简单的早餐。

在集市里的日日树涉,兜兜转转了几个铺面后,买了些英智喜欢吃的东西。就在准备返回时,眼前一只蝴蝶飞舞过——体型比一般稍大,花纹及其艳丽。

蝴蝶在日日树涉眼前飞舞几圈后,朝着某个巷子里飞去。

目光顿时犀利起来的日日树涉将手里的食物揣进怀里后,几个起落追着蝴蝶而去。

巷子深处,隐约能够听见几句对话声,

“打算什么时候行动?”

“暂时没有机会。”

“有新任务。”

“什么?”

一个人附在长发男人耳朵边说了什么,长发男人迟疑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坐在窗户上,轻轻摇晃着悬挂在窗外的双腿,手里捧着一本看起来有些古旧的书,浅金色短发偶尔被微风吹得翘起来几根,调皮地挥舞几下又趴回去。

“英智,我回…..来了…..”日日树涉一进门就看见天祥院英智不怕死地坐在旅社四楼的窗子上,还一副十分悠闲的样子。

“啊啦!涉,你回来啦!”听见涉的声音,英智兴奋地回头,不料手里的书滑了出去——

“啊!书!”猛地再次回头的英智想去抓掉出去的书,却忘了自己身处何处。

身体失去平衡,不受控制地朝着窗外仰倒,仿若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即将往下坠落…..

“英智!!!”日日树涉一个箭步冲向窗边,在英智完全脱离窗户时,也跳出了窗外。

下坠了不过几秒,日日树涉就抓住了英智的衣服,接着手臂一用力便将英智抱在怀里,靠着强悍的腰部的力量,在空中旋转整一圈后,双腿一蹬墙壁,朝着稍矮一点的店铺顶上滚去…..

紧紧抱着英智翻滚几周后,停了下来。好在,这家西洋风格的建筑,顶部比较平坦。

“英智!没事吧!”日日树涉担心地朝怀里的人问,“有没有伤到哪里?哪里疼吗?”

过分安静的英智将埋在日日树涉怀里的头抬起来,盯着涉的眼睛停顿了几秒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紧张的涉呢,看见了非常不得了的表情啊,得好好珍藏起来…..嘿嘿。”

日日树涉的脑袋懵了几秒,手上的力道紧了紧,随后又释怀一样的放松了,“啊啊啊,又被算计了呢,这是『皇帝』陛下给我的Amazing吗?如果是的话,那还真是精彩的演出呢!“

“呵呵呵,『皇帝』这个称呼可以不用吗?并不是故意要麻烦涉的呢,是真的不小心掉下来了啊,现在双腿都还发软着的…..”

“任性妄为地驱使着在下,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这不正是『皇帝』的缩影么…..”

“…..涉!”英智皱起了眉头表示不满。

日日树涉也就此打住,“不管怎样,日日树涉对您都是忠诚的!那么,现在我们要回去吃早点吗?”

“书,不见了…..”英智朝周围看了几眼后如是说。

日日树涉将英智扶起来站着,“英智,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找书顺便把早点也拿过来。”

“嗯!”天祥院英智再次开心起来。

日日树涉走了几步后,扭头又说了句,“以防万一,在在下离开的这段时间,还希望『皇帝』陛下不要靠近边缘比较好哦!”

“知道啦,快去快回,肚子都已经在抗议了呢。”

上下翻跳了几回的日日树涉将掉到街道上的书捡回,又从房间里拿了早点,重新回到天祥院英智的所在。

还没走近,只见天祥院英智的视线向下,嘴角微微上扬,然而眼里却透露出一股淡淡的哀愁,被孤寂围绕着的英智令日日树涉心头划过一丝疼痛。顺着英智的视线看过去,一位年纪轻轻的教师正在指导一个孩子习字。

“英智。”叫了一声,果不其然,他又颤抖了一次。

“啊,涉,你回来啦,早点呢?”天祥院瞬间收起眼底的哀伤。笑容满面地朝着日日树涉走去。

“给。”日日树涉将食物递给他,顺便将手里的帽子往英智头上一盖,“小心,风大。”

一口一口咬着食物的英智,此时看起来特别像得到喜欢东西的孩子。日日树涉陪着他吃完,顺便咬几口他的“投食”。

仿佛几分钟前那个孤寂的英智不过是个错觉。

“吃饱了吗?这是书,帮你捡回来了。”

“嗯。”接过书,英智突然又笑得眉眼弯弯,“涉,抱我看遍这里的街道吧,就像这样的角度。”像这样俯视一切的角度。

日日树涉叹了口气,靠近英智,一把将他打横抱起,“抱紧我的脖子,还有小心书,别又掉了。”

英智将书夹在两个人之间,然后双手一把抱住日日树涉的脖颈,“出发吧!”

“遵命,您的日日树涉将带您看遍这座城镇的街道!”

怀抱着英智,日日树涉在楼宇亭台之间飞奔跳跃着,遇见比较好玩的便会停下来观看。

穿着洋服的小姐举止优雅地挑选着首饰,拖着人力车的车夫头上的毛巾冒着热气,摆弄着机器的照相馆老板,“哼哈”舞动着刀剑的武士…..

从朝阳到夕阳,英智在涉的怀里度过了一个温暖又有趣的一天。急速的风吹在脸上,失重感带来的不安都被抱着自己的坚实臂膀消散,耳边的呼呼声与近在咫尺的心跳声交错缠绵,有种行走在云端的错觉。

仿佛只要在日日树涉的怀里,就可以忘记一切。

橘红色的夕照将影子拉长,鲜艳的色泽将天际熏染得壮阔美丽,一束束金色的光芒笼罩着整个城镇,像金子洒满了大地。不远处的海面波光粼粼,不时有海鸥“嗷嗷”叫着盘旋飞过,掀起一层水雾,折射出一幕幕转瞬即逝的极光。

此时,日日树涉和天祥院英智站在最高处的塔楼上,迎接傍晚6时整的钟声。

“铛…..铛……铛…..”

钟声回荡在城镇的每一个角落,惊起一群正赶回家的白鸽,凉风习习中传来“扑扑”的振翅音,十分惬意。

“英智。”

听见耳边的呼唤,扭头的瞬间,视线被遮挡几秒后,唇上传来一个微微发烫的柔软触感。

两个人的影子倒映在地上,头部的位置紧紧地贴在一起。

短暂的接触后,日日树涉稍稍离开了一点。

“本来想要早安KISS的,但是这样的也不错。”涉的脸庞融合着金色的阳光,笑容格外耀眼,眸子里的紫色也变得清亮起来。

“为什么?你喜欢我吗?”天祥院英智像是不知道现在的氛围直接发问了。

“…..抱歉,我现在无法回答你。”

“那什么时候才可以?”

“呵呵呵,『皇帝』陛下果然厉害,问的都是我回答不出来的问题呢…..”日日树涉再一次靠近英智,“你可以理解为,因为你太可爱了,所以忍不住了而已。”

天祥院英智盯着日日树涉的眼睛看了几秒,“但是,我喜欢涉。”随即突然猛地双手抱住他的脖子,脑袋微微一歪,四片唇瓣再次紧贴。

睁大眼睛愣了一会儿的涉反应过来后,双手抱紧了眼前的人儿。伸出舌头,轻轻开启双唇,吮吸着柔软的唇瓣。喘息着不小心呼出一丝呻吟,随后一条湿滑的舌头溜了进来。热情地舔舐着口腔内部,不时挑逗一下另一条羞涩的小舌。

直到英智呼吸有些困难,日日树涉才放开他的唇,但又立马将他摁在怀里,在他耳朵边倾诉,“看来我的『皇帝』陛下比我想象的勇敢。”

相拥着的涉并没有看见此时天祥院英智眼里的无奈与忧愁。

“我们认识不过一个月啊…..好奇怪。”英智闭上了眼睛。

我和那个人明明相识更加长久的。

“英智果然厉害,总是能让我不知该如何回答。”

“涉表演的戏法总是能逗我开心。”

明明那个人曾经也会拿东西逗我开心。

“我可是因为这个被人嘲笑的存在呢,你喜欢就好。”

“日日树涉是天才,好耀眼,我怕不够资格待在你身边。”

可能这就是差别,我不愿以这种身份跟那个人相处。

“英智还有好多秘密我不知道的,我可是想把你留在身边慢慢发现呢。”

“涉,已经足够了。“能够陪我度过这段时光。

“那么我可以贪心一点吗?”

两人再无言语,只是紧紧地依偎在一起,被暖洋洋的日光包围着,温热的思绪透过两人的心跳蔓延至全身,拼尽全力感受对方的每一寸温度。

涉,我有无法言说的秘密,我真的可以拥有这份感情吗?

英智,我该如何保护你不受伤害,我还能够回头吗?

by key's一秒钟

本茶表示,接下来,可能会根据剧情的推进 理一下剧情走向什么的 帮助大家理解~这只是开始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