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智のカップの茶|Powered by LOFTER
Ensemblestars巨坑中 涉英是世界的宝物 产产粮喂自己

Ensemblestars CP 日日树涉X天祥院英智 请不要吐槽标题(自己都想笑😂)设定见文中 基友点的梗 不喜请点返回恕不远送

“唔嗯.....”
花色十分素雅的被子突然被掀开一半,里面躺着的人伸出双臂舒服地伸了个懒腰,随着他的动作,银蓝色长发散发出淡淡的花香。
微敞开的窗户,从外面吹进一阵一阵清爽的风,鼓动着窗帘摇摆起伏。
“早上好,『皇帝』陛下,今天又是一个充满爱的开始呢!”
日日树涉侧头看着枕头旁的“天祥院英智”——那是一个馒头一般的娃娃。
伸出手将那个小小的团子捧到自己脸前,看了几秒后——
“吧唧”一声,亲了团子一口。
“今天的英智也这么可爱呢.....”日日树涉说着翻身起床,“但是这种话要是被真的英智听见的话可就不妙了啊,呵呵。”
解开宽大的睡衣,露出紧致结实的身体轮廓。尚还年轻的他,没有宽大的肩膀,但是柔和的臂膀线条十分优美,平坦的小腹上隐约能够看出些腹肌。
正认真穿着衣服的日日树涉,并没有注意到他正前方的英智团子动了一下。
可能,只是因为没放稳吧。
洗漱完毕后。
“英智,早餐想吃什么呢?”
日日树涉拿起英智团子捧在手里,自言自语地问了之后,并没有等英智回答便走进了厨房。
当然,他知道英智团子并不会告诉他。这么做,不过是他不为人知的习惯。
今天是周末,不用去学校,日日树涉依旧按时起床,他的生活一直很规律。
不久,厨房里便传出了“滋滋滋”的煎蛋声。
早餐十分简单。
面包夹着鸡蛋、火腿、芝士一类的三明治,配上一杯牛奶。
然而,明明是单人份,却被分装成两盘。另一盘放在了日日树涉对面,英智的团子也被放在了盘子旁边。
“英智,好吃吗?嘛.....今天的确是简单了些,不过味道我还是有绝对的自信的!”
说完又默默地把英智团子面前的份拿过来埋头吃完。
接着从一旁的冰箱里,拿出一个小碟子,里面是一个彩虹布丁。
日日树涉每天都会吃2-3个彩虹布丁,一般作为饭后甜点。
当然,他手里的是他自己做的,市面上绝对买不到。
这一次他没有分成两人份。
“这个就不分给你吃了.....”日日树涉咬了一口,“有机会再拿给,本体尝尝吧。”
随即,不知道日日树涉想起了什么,看着英智团子,露出了一种极少见的落寞的表情。
“英智,如果真的给你吃了彩虹布丁,你是不是就会考虑,舍弃掉这样的小丑比较好呢?”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会这样想呢?”
“诶??!!”
日日树涉愣了半秒后,脑袋里犹如平地惊雷,原本只有他一人存在的寂静空间,却出现了另一个人的声音。
而且,还是英智的声音!!
“涉还真是习惯自言自语呢,不过露出这种表情的涉我可还从来没见过呢,啊啊啊~像这样被吓得瞪大了眼睛的涉也很新鲜呢~嘻嘻!”
声音是从对面传来的,日日树涉眨巴眨巴眼睛,慢慢地将视线移到了英智团子上.....
不会吧?!刚刚的话全部被他听见了?!
“涉,怎么了?被我的Amazing吓到了吗?”英智团子说着滚了滚。
“.....啊!诚惶诚恐!是日日树涉失礼了,请原谅您的日日树涉接驾来迟!但是,请相信他依旧对您忠诚,绝无二心!”
说着日日树涉就离开了座位,弯腰行礼。
“.....涉,虽然我很高兴你像往常一样热情似火。但是,我并不希望在涉的家里,你还不肯放下面具。”虽然语气里竟是哀叹,但是英智团子依旧是咧着嘴笑着朝日日树涉的方向跳过去。
“现在不是在学校,也并没有进行工作,所以.....”英智团子蹦到桌子边缘望着日日树涉,“普通就好,放轻松。”
日日树涉抬起头,看着英智团子在桌子上扭来扭去,好像十分好奇桌子上的东西一样。
“涉,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英智团子蹦哒到彩虹布丁旁,左瞅瞅右看看。好像感觉还是太远了,一直往盘子边缘靠.....
“英智,我只是觉得.....”日日树涉话还没说完,突然皱起了眉头,手飞快地朝着英智团子伸了过去——
只见,英智团子不小心把盘子弄倾斜了,滑溜溜的布丁朝着他跑去.....
眼疾手快,日日树涉一把抓起英智团子,才免遭一场“惨剧”。
“啊~『皇帝』陛下在在下家里依旧那么有趣呢,有趣到想一直握在手里,不让你到处跑呢.....”
“涉打算什么时候回答我的问题呢?”英智团子好像一点都不在意刚刚发生了什么,悠闲自得地在日日树涉的手心里动来动去。
『明明是被你打断了.....』
“我只是觉得味道还不是很好,不能作为呈献给『皇帝』陛下的贡品。”
“涉,你已经两次犯规了哦~”英智团子停下来,“说了今天是普通的一天,『皇帝』和『小丑』的演出可以停下来了吗?”
英智并没有揭穿日日树涉的谎言,转移了话题。
“.....那,皇.....英智今天想看什么表演呢,是戏剧还是魔术呢?”涉捧着英智团子心里竟然有些紧张。
“三次。”英智团子歪了歪头,“普通的高中生会表演戏剧和魔术吗?”
“.....”
“这样的话,就不得不惩罚涉了呢,哼哼。”
日日树涉头一次觉得面对天祥院英智他是如此无力。
“那就惩罚涉,带我出去玩!”
“诶?现在?”
“嗯!就是现在!”英智团子在日日树涉手里上下蹦哒,看起来特别开心。
“那,稍等,我准备一下。”日日树涉把英智团子放在桌子上。
几分钟后,重新出现在英智面前的日日树涉扎起了高马尾,穿上了一件连帽薄衫。
“走吧。”日日树涉向着英智团子伸出手。
“诶嘿!”英智团子毫不客气地猛跳进日日树涉手心里。
熙熙攘攘的街道,缤纷多彩的商店,随处可见的高中生,年轻富有活力。
“哇~”口袋里的英智团子发出了一阵感叹声。
“因为是周末,所以人比较多。”
此时的日日树涉的左手保持着一个有些别扭的姿势。手掌半插进衣服口袋里,拿着一个团子,还特意将团子露了一半在外面。
“呐,英智,一会儿进商店里面,就不能说话了哦。”
“了解!”
进的第一个店,是一家CD店。
日日树涉在店里面兜兜转转,最终走向了欧美歌剧类。
把英智团子放在一堆碟片之间,日日树涉准备试听一张。
英智团子扭着身子,四处看了下,“涉平时都会来这里吗?”
然而,日日树涉正戴着耳机没有注意到英智团子的发问。
“涉!涉!涉——!”英智团子见涉没有理自己,不禁埋怨起来。
蹦哒着身体,跑到了日日树涉正前方,刚想叫他却愣了。
此时的日日树涉闭着眼睛,面带微笑,嘴唇无意识地张合,有断断续续的歌声从中飘出,他的双手随着音乐在空中优美地摆动着,恰到好处的幅度。他已经完全沉浸在歌剧的魅力之中了。
这就是日日树涉的才能,只是第一次听的乐曲,他就能跟着唱起来,并且能够根据音乐即兴编排着舞蹈动作或是演绎剧情。
英智团子的眼里,现在的日日树涉仿若歌剧圣子,浑身笼罩着迷人的芳香。
一曲完,日日树涉刚摘下耳机,就发现英智团子挪动了位置。
小声地,“英智,还请不要乱动,被人看见的话会引起骚乱的。”
“还不是因为涉不理我,刚刚叫你好几遍都不理我。”
“.....”日日树涉脑门上冒出几条黑线,“叫,叫了好几遍.....?!”
日日树涉扭头朝四周看了看,幸好这里比较偏僻,没人来。
日日树涉松了一口气,“我们走吧。”说着拿起刚刚试听的碟。
“涉,决定要买这个了吗?确实是一首好曲子呢。嘻嘻。”
“?你怎么知道?”
“秘密。”
下一家店,花店。
推开店门的瞬间,花香扑鼻而来。
日日树涉径直走向那一片玫瑰地。伸出手弯腰去查看花时,他没有注意到英智团子从口袋里滑了出来.....
“您好!请问这盆紫罗兰能帮我包起来吗?”
英智??!!!
吓得日日树涉差点把手里的玫瑰给掉地上。
转过头,只见店员正朝这边走来,并且英智团子还在花面前不停地上下跳!
日日树涉脑袋里,“轰——”的一声。放下玫瑰就朝着英智团子飞奔而去,一把抓住闹个不停的英智团子。
与此同时,“您好,先生请问是您需要紫罗兰吗?”店员走到日日树涉面前微笑着询问。
“哈哈哈,没有没有。”日日树涉露出一个风度翩翩的笑容,“可能是您听错了吧。”
“没有错哦,是我说要买的!”英智团子不甘心地在日日树涉手里挤来挤去。
『英智!!你这是在做什么?!』
“啊嘞?”店员一脸诧异地看着日日树涉,这里确实只有他们两个人啊。
“呵呵呵,非常不好意思,美丽的小姐。见你太可爱了,所以不由得想逗你一笑。刚刚是我在用腹语术跟你说话,给你造成困扰,失礼了,还请求你能原谅。”
日日树涉露出微笑,绅士地行礼。
“啊!原来是腹语术啊,先生真是有趣呢。”店员解开疑惑后,又指着花问,“那么这盆紫罗兰您还需要吗?”
“当然。顺便那边的红玫瑰和白玫瑰也帮我包起来。”
“好的!请稍等。”
店员离开后,日日树涉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了。捏着英智团子的力道也放松了。
英智团子在他手里笑嘻嘻的,依旧兴奋地扭来扭去。
日日树涉一副败给他的表情。
从花店出来后,日日树涉左手捧着一大束玫瑰,右手提着一盆紫罗兰,头顶着一个团子.....嗯,这样子着实有点奇怪。
“英智,为什么你想买紫罗兰呢?”
“因为,它和你的瞳色很像啊!我送你的礼物!”
“.....”
紫罗兰的花语,永恒的爱与美。代表着,我很喜欢你。
按照日日树涉的安排,现在是要回家的,但是——
“呐!涉,那是哪里?”
朝着英智团子说的方向看去,人潮拥挤,十分热闹的样子。
“大卖场,里面什么都有,而且比较便宜,所以人会比较多。”
“我们去逛逛吧!”
“啊?”日日树涉看了眼自己手里的东西。
“走嘛!走嘛!”英智团子的好奇宝宝模式已经完全开启。
并且,因为是团子的身体,也是丝毫不在意形象问题。
“.....”日日树涉沉默了。
“涉!”英智团子不满地在他头上跳了一下。
“好好好,只要是英智的愿望,日日树涉一定为你实现!所以,别跳了,乖乖地别动,好吗?”
英智团子不再说话,安稳地待在日日树涉头顶,不再乱动。
日日树涉左手抱着右手提着,穿梭在人群里。为了花不被行人挤到,导致他行走的姿势有些.....怪异。
“涉!我要那个气球!”
日日树涉将两个气球绑在自己手臂上。
“涉!我想看那个!”
日日树涉拿起一个会叫的娃娃。
“涉!我想去那边!”
日日树涉跑向了大妈堆里。
“涉!我想玩那个!”
日日树涉玩起了扭蛋机。
“涉!我想去那家店!”
日日树涉进了一家美甲店。
.....
“涉,我想吃东西。”
愣了一下,“你确定你能吃东西?”
“涉帮我吃。跑了那么久,肯定饿了。”
“.....”
或许天祥院英智就是有一种本事,奖惩并施。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得接受。
准备找一家餐厅吃饭的日日树涉刚刚转身,便与一个人撞上了.....
身体剧烈的晃动。
“啊——”头顶的英智团子失去平衡从上面掉落。
“英智!!”日日树涉眼看着英智团子掉在地上朝着远处滚去。
要是被踩到就麻烦了啊!
立马放下手里的花,追赶而去。
英智团子滚进了人群密集处,竟然停了下来!并且,一只不知情的脚即将踩上去——
“等等!!”飞奔而来的日日树涉一边喊着一边朝着地面扑过去。
“扑通!”日日树涉整个人突然冒出来横扑在街道中央,双手将一个团子覆盖住。
“诶?!”不知情的路人被他这个举动吓得缩回了脚。
“.....呃,嘿嘿嘿,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日日树涉仰起头尴尬地道歉。
随后,他迅速地从地上爬起来,朝着刚刚来的方向再次飞奔而去.....
跑回到花被放下的地方,日日树涉喘着气蹲下来。
“英智?没事吧?”
手里的英智团子已经变得脏兮兮的,一动不动。
“.....涉,头好晕.....”英智有些虚弱的声音传来。
“没事没事,休息下就好了。我们回家。”
此刻,日日树涉的衣服也脏了。他把花全部用右手拿,虽然很重,但是他为了英智团子能够躺得舒服点,不得不捧在手心里。
说真的,他日日树涉还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回到家的日日树涉轻轻地将英智团子放到枕头上。
英智似乎是睡着了。
日日树涉脱下衣服跟着躺了上去,也不管现在英智团子是不是脏,把脸凑了上去,温柔地蹭着。
对不起,日日树涉没能保护好你。
不知不觉,或许是太累了,日日树涉也陷入了睡眠中。
待到醒来,已是傍晚。肚子传来一阵饥饿的叫声。
“英智?”摸了摸英智团子,试探性地叫了叫他。
“唔.....”英智团子动了动,“涉.....”
“怎么样?头还晕吗?”
“没.....”英智团子扭动几下,“就是,好脏.....”
“我带你去洗澡。”日日树涉捧起英智团子朝着浴室走去。
“唰唰唰.....”洗漱池边,日日树涉拿着一个小刷子轻轻地刷着英智团子。
“呵呵呵.....”
“你笑什么?”
“.....涉,弄得我好痒,呵呵呵.....”
“你全身上下每一个地方我都要洗一遍。”
“想不到涉竟然面不改色说着,这么色色的话呢~”
“.....”被英智一说,日日树涉手里的刷子停了下来,似乎想起了什么,脸颊莫名的有些潮红。
“啊啦,涉竟然脸红了,是想到了什么.....色色的事情吗?”
“英智!”
“嗯?什么?”
叫了一声后没了下文,日日树涉突然又深呼吸一口气,忍了又忍,接着继续手里的动作。
不管后面英智再说什么,他都不理。
“呼呼呼——”
吹风机一个劲儿吹着英智团子。
坐在床边,日日树涉将洗完澡的英智团子放在床边的柜子上,拿着吹风机吹干。
“英智。我可以问你两个问题吗?”
“嗯?竟然还有涉不知道的东西呢,好奇。”
“你怎么会跑到,团子里面去的?”
“这个嘛.....其实我也不知道呢!我明明睡在自己床上的,结果我醒来的时候就变成这样了呢!是不是很神奇!”英智团子一脸笑嘻嘻地说着很骇人听闻的事。嗯,这确实是他的本事。再大的事,在他眼里都是稀疏平常。
“那么,你是什么时候醒的呢?”
“比涉稍微早一点哦~”
“.....”日日树涉的手停顿了一下。
也就是说,今天早上,日日树涉对英智团子的所说说做,全部.....真的是全部都被英智本尊给看见了!听见了!知道了!
“涉啊,真的很出乎我意料呢。比如说,早安kiss.....还说我可爱,当着我的面换衣服,我可是全部都看见了哦~问我早餐想吃什么,结果我的份却被你都吃掉了.....这跟我平常知道的涉相差甚远呢。”
面对英智一一细数他今天所做的事,日日树涉头一次哑口无言。
“但是,这样的涉,我并不讨厌呢。”英智团子话锋一转,“不如说,我很喜欢这样的涉。”
看着愣神的日日树涉,英智命令道,“涉,抱我。”
日日树涉停下手里的吹风机,将英智团子捧到眼前。
“再近一点。”
再靠近之后,英智团子挪动身体,轻轻地朝着日日树涉的方向倾斜——
靠在了他的嘴唇上。
一个来自英智团子的kiss。
“英智?”
“我允许你,对真正的我也可以像今天这样做。”
日日树涉露出一个释怀的笑容,将英智团子放在脸颊边,“如您所愿。”
『如果可以,我现在想将你紧紧拥入怀中。』
月曜日。
梦之咲学院的演剧部部室。
“日日树!英智是不是被你带走了?!”敬人猛地推开门便冲着日日树涉问。
“哦呀!这不是敬人吗?这么着急可不像你啊。”
敬人推了推眼镜,“失礼了。”
“你是问英智?我知道他在哪里哦!”
“我就知道是被你带走的,快说!”
“不就在你眼前吗?”日日树涉指了指他头上的英智团子。
“.....”可以看见敬人头上连续冒出三个井字,“别开我玩笑了!”
“敬人,这次涉可没有骗你哦,我真的在这里哦!早安,敬人。”
英智团子特别高兴地在日日树涉头上晃了晃身子。
面对超乎常理的视觉冲击,敬人瞬间石化在原地。
“喂——右手君,你还好吗?”日日树涉伸出手在敬人面前晃了晃,“呀嘞,完全出神了呢。”
“嘛,对于敬人来说,确实有点难以理解,不过没关系,一会儿就好了。涉,我们继续吧。”
“好!您的日日树涉一定为您挑选一件绝对适合『皇帝』陛下的服装!”
两个人说说笑笑再次走向衣橱。
留下敬人一个人石化在门口,风中凌乱.....

by key's一秒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