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智のカップの茶|Powered by LOFTER
Ensemblestars巨坑中 涉英是世界的宝物 产产粮喂自己

Ensemblestars CP 日日树涉X天祥院英智 依旧把握不好的OOC有 不是日常 设定文中自行感受

从窗户缝隙里隐隐约约能够看见天际正泛着鱼肚白,微微的光亮被屋子里一个物体挡住,若影若现。
那是一顶帽子,很普通的牛仔帽,通透的黑,用一圈银边做装饰,上有个翅膀状带链条的银饰。
昏暗的室内,一张简易大床上蠕动了一会儿后,从薄薄的被子中,一头淡金色短发的男人用手臂支起上半身。
揉了揉眼睛,跪坐在床上,再一次看向了窗边桌上的那顶帽子。
“怎么了?”安静的房间内突然响起了一个男音。
金发男人扭头看向床上自己身边的位置,“没什么。”随即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早安,涉。”
“呀嘞呀嘞,是我的疏忽,竟比『皇帝陛下』晚醒,不过.....你像这样子整个身体都露在外面可不好哦,虽然是夏季,你的身体可一点都不能怠慢。”随着说话的动作,能够看出来他有一头柔顺的长发。
“涉,明明刚刚醒,竟然就这么清醒了,话真的好多呢.....呵呵。”金发男人笑得眉眼弯弯,身后渐渐清晰起来的亮光形成了一个模糊而神秘的光晕。
被叫做涉的男人就着躺着的姿势一把将金发男人拉扯过来。
猛地失去重心的金发男人扑倒在身下人怀里。
“英智.....”男人边唤着边把薄被盖在了他身上,“早安Kiss。”
金发男人露出一个浅笑,将有些苍白的嘴唇凑过去。头上压过来一个重量,终是触碰到了另一双唇。
原是蜻蜓点水,奈何长发男子伸出了舌头轻舔了一下。
金发男人微微睁开眼睛,对上了另外一双饱含笑意的眸子。他索性张开嘴露出牙咬了长发男子一口。
“.....呵,真是个任性的孩子。”
“你可没资格说我。”
金发男子挪到一边,刚躺下,长发男子就从背后抱住了他的腰。
“怎么醒得这么早,刚刚在看什么?”
“不过是帽子而已。”
“嗯.....原来如此,我的『皇帝陛下』是在回忆我们相遇的过去呢,好开心。”
“.....如果可以我还真想你忘记的。”金发男人半眯起眼睛扭头看了长发男子一眼,嘴角微扬却透露出与笑意相反的感觉。

那是一个炎热的午后,牛仔们赶着牧群在戈壁上行进,沙尘石子在身上飞舞,口干舌燥。
一个身穿黑色条纹马甲的人走在最后,负责老幼病残的牲畜。然而,他在马背上也跟那些弱小的动物一样,摇摇晃晃的。
又一阵小型沙尘暴,迷蒙了双眼,突然感觉头上一轻,刚想回头看看,不料沙子进了眼里。同时一阵强风,重心一个不稳,身体挂在了马背上。
扭曲的姿势,卡在马镫上的脚隐隐作痛,使不上力气的手死命抓着缰绳,眼看着大部队快要走远.....
突然,背部传来一股力量将他拖起,借力轻松的回到马背上。
回头,他看见一个漂亮的人,一个十分漂亮的男人。
银蓝色长发在脑后扎成马尾,深棕色的牛仔帽帽檐比普通的宽大。浅色衬衫搭配暗灰色短牛仔外套,黑色的高邦马靴格外显眼。紫色的瞳孔仿佛具有魔力,能够将一切瞩目吸引吞噬。此刻他的嘴角正扬起一个十分诱人的弧度,阳光下的他显得青春又富有活力。
“你好,请问,这是你的对吧?”
他递过来一个黑色的帽子,上面沾了不少的尘土。
“是我的,谢谢。”接过帽子拍了拍,重新戴上,感觉好多了,但依旧有些眩晕。
“赶紧走吧,不然跟不上他们了。”
“嗯.....谢谢你帮我上马。还有.....”欲言又止的表情似乎被他注意到了。
“我是最近才来这个队伍的新人,沙尘暴后,无意中发现你陷入了不太好的境地,所以.....”
“似乎被你记住了很糟糕的映像。”看着他上马,扬起了头。他上马时的身姿仿若腾空而起,带着些华丽,不得不说他身手十分矫健。
“不,你没有觉得你的金发很耀眼吗?我早就注意到你了,从我刚来的那天起。”他伸过来一只手,“你好,我叫日日树涉,很高兴在如此灿烂的阳光下认识你。”
他的手臂不粗壮,但是也不像自己这般瘦弱,是比例非常完美充满力量的臂膀。
握上他的手掌,有些汗湿,修长的手指看起来很灵活, “我是天祥院英智,也很高兴认识你,只是我可不太喜欢这艳阳高照的.....”话还没说完又是一阵眩晕,眼前的景象模糊了一下。
“我们边走边聊吧。”阳光下,他胸前敞开的肌肤泛着金色的光泽,湿漉漉的散发着浓厚的雄性味道。
感觉好像快要被烤熟了一般,脑袋开始有些无力思考,视线接二连三的模糊不清,左前方他的身影忽远忽近.....下一秒思绪猛然断开,陷入黑暗。
正在前方准备说什么的日日树涉听见身后“噗咚”一声闷响,愣了几秒,转身——
只见天祥院英智已经摔下马背昏迷不醒.....
盯着他绵软无力的身体,淡金色短发渐渐融合进风沙里,看着他有些病态苍白的面容,日日树涉突然停止了思考,弯腰将他抱起在怀里。
直到将他放在自己身前坐在马背上时,日日树涉才回过神来。
为什么要救他?
可能是因为,他的面容太过纯洁如同孩子。

“呵呵呵,真没想到刚认识你,就给我来了这么大一个见面礼。所以啊,从那以后每天都会进行Amazing的时刻送给我的『皇帝陛下』以表言谢!”
“.....别开我玩笑了,刚认识你就晕倒从马背上摔下来.....啊,有时候真是怨恨自己的身体怨恨得不得了呢~”
“那可不行,这个充满爱的世界还需要您慢慢品味才能体会到它的美妙之处!”
“天空.....开始亮起来了呢。”远处似乎有些隐约的吵闹,“大家是不是快醒了呢?”天祥院英智突然说起来窗外的事物。
“英智,关于死亡的词语我不太爱听,特别是出现在你身上的。”日日树涉将唇靠近天祥院英智的脖颈,双手抱得更紧了。
“怎么突然说起这个?”天祥院英智的眸子微微颤动了一下。
“因为.....从认识你开始到现在,我发现,我是真的,爱上你了。”日日树涉渐渐放开了双手。
“涉,今天的告白还真是吓了我一跳呢,这是今天的Amazing时间吗?原本以为.....你永远都不会说的。”天祥院英智也坐了起来。
两个人分开,端坐在两边。天边,红日冒出了它的头颅。还不是很热,只是保持着一点温度。
“为什么你还在用这顶帽子。”
“因为你让我发现了它的美丽,就这样扔掉了有点可惜。”
“即使他被我染得更黑了你也喜欢?”日日树涉穿好衣服,站起来。
“你说什么呢?它.....本来就是黑的啊,不是吗?”天祥院英智戴上帽子,朝着桌子上的皮套伸出手。
朝阳就这样缓慢却又准时的露出它的真面目,红色的光芒充斥了两个人的瞳孔。
“英智,你爱我吗?”日日树涉左手拿着帽子右手放在大腿边。
“.....”面对着阳光的天祥院英智背对着日日树涉,“抱歉,现在我无法给你答案。”
话音刚落,“砰”的一声巨响,房间的门被踹飞,摔得四分五裂。紧接着就是“啪啪啪”不停回响的枪声。尘埃飞扬中,模糊的视线里,所有子弹的目标都朝着日日树涉。
踢翻了桌子躲在后面的日日树涉看了眼依旧站在窗边的天祥院英智。背对着阳光,看不清表情,只能确定的是他已经将原本放在皮套里左轮手枪拔了出来。
此时此刻,桌子已被千疮百孔,日日树涉的余光看见门口十来个牛仔中有人准备换武器,如果没有看错,那是散弹枪。如果不能在下轮更加猛烈的攻击前逃离这里,那么——
不再迟疑,日日树涉的右手从大腿处伸到胸前,上膛,枪口对准了窗口的天祥院英智。
“砰——”
微微的闪动,天祥院英智侧身躲过子弹,与此同时,日日树涉趁着牛仔队因天祥院差点被射杀产生的几秒停顿从桌子后猛然跃起跳窗而出。
两人擦肩而过。
牛仔队随即紧追出房间,与屋外的同伴形成夹击。
天祥院英智走出房间那瞬间看见的就是一枚子弹洞穿了日日树涉的左手。同时天祥院英智身边的一人被打爆了脑袋,血浆溅在了他淡金色短发上。
“呵,可惜了,这么美丽的金发。”
“这个时候还能开玩笑,你的胆量值得嘉奖。”他因突如其来的冲击愣了几秒,随后依旧笑得如沐春风。
“过奖了,日日树涉自叹不如天祥院先生的口才和睿智。”日日树涉无视眼前背后二十几人手里的枪械,看似悠然地与天祥院聊了起来。
“你的伪装和变幻莫测才是让我赞叹不如,作为杀手真是非常出色而又特别。”
“就算我很出色不也被作为军师一样的参谋——你,给识破了吗?不过,我也确实不太习惯卧底这个角色。”
“呵,当我看见那枚代表Mafia杀手级别的徽章时,我可是非常吃惊的,特别还是水晶制作的。”
“或许从我选择你作为突破口开始就注定了我会失败,当初见你体弱多病还以为你好欺负来着。”
“是委员会让你来的?”天祥院英智脸上的笑意更深了,眯缝起来的眼睛里透出一丝锐利。
“这个,我还是觉得你知道得越少越好。”日日树涉动了动右手的扳机。
两人四目而视,同时举起了手中的枪。
天祥院英智看了眼日日树涉一直滴血的左手,“如果可以,我宁愿从来不曾认识你!”
“砰!”短促的枪声回荡在戈壁。
从冒着烟的枪口射出的轨迹看过去.....日日树涉身边的一名牛仔缓缓朝后仰倒,胸口一个血洞。
而在天祥院英智的左侧,同样的,一名牛仔被日日树涉射杀。
全场寂静。
“砰砰砰。”趁着这个机会,天祥院英智朝着身边的人连开几枪后,往日日树涉的方向奔去。
日日树涉也在同一时间清除了最近的几人。伴随着迟来的嚎叫,血沫子乱飞,在朝阳的红色光晕里增添了一丝血腥气。
没有话语,没有眼神,只是相信他在身边。没有迷茫,没有犹豫,只是相信他不会背叛。
两人奔逃到事先藏在一个山丘后被牧草掩盖起来的汽车内,英智开车,涉负责掩护。
面对突发事故,对方没有做相应准备,因为他们听从的是天祥院英智的指挥。
天祥院英智的叛变也就意味着他们失去了应变方案。并且,他们也确实敌不过天祥院的智慧。
汽车扬长而去,尘土飞扬,带起一股又一股小旋风。
“到这里,他们暂时不会追上来。先处理一下你的伤口。”天祥院一将车停下就立马拿出了一个医药箱。
“呵,看来我们的参谋是早就准备叛变了啊,连医药箱都准备好了。”
“涉,平时你爱怎么说说多少我都愿意听,只不过现在还请你安静一点。”
“英智,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什么问题?”天祥院头也没抬。
“.....『皇帝陛下』真爱玩,不过我现在也不想拐弯抹角的说话。”
“处理伤口并不是在玩哦,血要是再多流点,你这条胳膊就废了。”
“英智.....”
“安静!唔.....”日日树涉强硬地将天祥院英智的下巴扭过来一口吻了上去。
嘴唇被撬开,滑溜溜的舌头伸了进来,被带动着转换着角度,呼吸尽他的每一丝气息。
“.....呼呼,涉.....放,放.....”
调戏了一下小舌后,日日树涉放开了天祥院英智。
一脸满足的笑眯眯地看着满脸通红的天祥院英智,然而紧跟着手臂传来一阵剧痛。
“看来,这条手臂你是不想要了?!”英智一边笑得人畜无害一边狠狠地抠住涉受伤的地方。
“.....嘶~”吃痛的日日树涉在嘴边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天祥院英智放松了力道,将绷带缠上。
安静了几分钟后,“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开枪打你?”
“不是让我别说话吗?怎么.....”
“那是说你,不是说我啊。”
吃瘪的日日树涉忍了又忍的感觉,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我自认为我已经告诉你我的态度了。”
“也是,在窗边那一枪,以我的身体机能我不可能躲过,就算我知道理论上如何能够躲过。”
“然后,你看见我中枪,心慌了吧。你可不喜欢血溅在身上。”日日树涉盯着天祥院英智的眼睛,“那么,你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对不起。”出乎意料,天祥院英智突然垂下了眼眸,
“你很出色,太耀眼,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明白你是特别的,看着你,就像我心中的英雄。但是我,只不过是动动嘴皮子在幕后算计别人的人,以我的身体我永远无法走到舞台中央。我.....”
“为什么要这样说自己呢?你不清楚自己的魅力吗?还是觉得你的能力不足?”将天祥院英智的下巴抬起,一点点靠近,直到两人鼻尖相触,“如此清澈的蓝眸,看不到丝毫杂质,纯粹透亮,仿若一个未经世事的孩童。”
“那不过是表象。”
“某个家族里出现了一个潜藏的魔鬼,他足智多谋并且心狠手辣,这个参谋对外保密,但是委员会注意到他所属家族有异常动向.....所以,希望能调查出这个魔鬼一样的参谋是谁。”
天祥院突然咧开了嘴,拉开与日日树涉的距离,露出一张略微危险的笑容,“呵呵呵,到底我还是输给了你,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我不明白的是,你身体很弱,但是枪法却极其精湛。”
“涉,你是天才,样样都能过轻松精通。但是我不一样,先天的不足我必须更加努力,无数遍看着别人开枪,看着人倒在血泊中.....我就是藏匿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你觉得我还能被称为孩童吗?”
“英智。”日日树涉伸出左手抚摸上他的鬓角,“跟你相处的日子不长,但是你眼眸的笑容我一直觉得那是最天然的宝石,我相信我的判断。并且,我就是喜欢这样天使与恶魔并存的你。”
“噗嗤。”天祥院英智突然一改之前邪气的笑容笑出声来。
“我说了什么好笑的话,能让你这么开心?嘛,不过能逗我的『皇帝陛下』开心也是值得的。”
天祥院英智突然整个人扑向日日树涉,双手抱住了他的脖子,靠在他的耳朵边说,“比起一本正经的涉还是更习惯每天展现新奇东西给我看的涉呢,嘿嘿。”
“英智,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我想我的态度已经.....”
日日树涉的话被堵在了突如其来的吻里,柔软的触感令人有些酥麻。
“『皇帝』的吻可不是谁都能享受的,呵呵(^_^)!”
看着在自己面前活蹦乱跳的英智,涉宠溺地摸了摸他的头,“还真是个小恶魔。”
天祥院英智趴在日日树涉身上,轻柔又缓慢地抚摸着绷带,“本来只有我知道你的身份的,可能是我哪一步的疏忽被家族发现了,这次的围攻就是测试我的,由我部署一切。我当然可以将你置于死地,但是.....”英智抬眼,“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还在戴这顶帽子吗?我舍不得,舍不得这个帮我捡起帽子笑得灿烂美丽的男人。”
“.....呵呵呵,啊~!能被『皇帝陛下』如此赞扬我真无比荣幸,兴奋得心脏都快要停下来一样!Amazing!”
“啊啦~他们追上来了呢~呵呵(^_^)。”日日树涉还在兴奋当中就被天祥院一句话给拉回了神。
“我们现在要去哪儿?”
重新坐到驾驶座的英智扭头露出一个兴奋又迷人的笑容,“当然是去委员会啦~!”
“!!!!哈?!等等.....那可是自投罗网.....”
“这不是有涉在吗?”依旧笑容可掬,“我可是还记得刚刚涉可是两次想射杀我呢.....(*¯︶¯*)能把握得如此精准,我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呢。”
“.....我是被『皇帝陛下』给讨厌了吗?所以才说不想认识我这话?”
“啊嘞?我有说过吗?不过那时候我确实特别生气呢,你竟然敢受伤,呵呵呵。”天祥院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呐,涉,你就陪我去委员会玩儿嘛~这可是是圣旨。”随即汽车便朝着这条不归路开动了。
日日树涉扶了下额,“原来我是被小看了啊.....放心,只要是『皇帝陛下』的愿望,日日树涉一定为您实现!”

英智,你后悔吗?背叛了家族。
你不也一样吗?那么你后悔吗?
或许以后的旅程会比现在更加艰难,你,可愿意?
涉,我说过,我舍不得。我舍不得杀你。但是,我允许你杀我。
你还真是会强人所难,果然不错,你确实是一个很会折磨人的恶魔。

by key's一秒钟

这真的是项杀死脑细胞非常迅速的课外活动呢~这次不虐哦~不虐的!糖应该吃的很开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