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智のカップの茶|Powered by LOFTER
Ensemblestars巨坑中 涉英是世界的宝物 产产粮喂自己

Ensemblestars 日日树涉 天祥院英智

“哒、哒、哒.....”
粉刷成白色的墙壁,一部分被贴上了白色瓷砖,上面映照出一个又一个忙碌的白色身影。
皮鞋踩踏出的声音僵硬地回荡在长长的走廊里。
“啊!又.....”短促而尖锐的叫声一晃而过。
“怎么了?又发生什么事了?”
“.....又让他溜出去了,医生,非常抱歉!”
叹了口气,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摇了摇头,“不是你的错,他也不是第一次这样逃出去了,这消毒水的味道他闻了一辈子了,怕是宁愿死也不想再待在这里.....”
医生随手翻开他手里的一个本子,里面是一份病历。
姓名:天祥院英智。

“咚咚咚.....咚咚咚.....”特别急促地敲门声。
“日日树涉!我有要事找你,还请你赶紧开门!”
“吱呀——”
“哦呀?原来是敬人啊?找我有什么事呢?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
“英智呢!”一打开门敬人就往里使劲张望着。
“呵呵呵,敬人不是有事找我吗?怎么一开口竟然是问『皇帝陛下』?还特意跑到我演剧部部室里来找.....”涉索性推开两步让敬人看得更仔细。
“.....不好意思,我太着急,唐突了。”敬人没发现英智,失望地垂下了眼眸。
“没关系,所以.....英智又怎么了?难不成又从医院溜出来了?”
“嗯.....我以为.....”敬人看了眼涉。
“以为又是我偷偷带他出来的?”涉垂下双手摇了摇头,“不凑巧的是,这次并不是我,而且也不知情。”
“.....抱歉。”敬人扶了扶眼镜,“我先走了,必须赶快找到英智才行!”说完就跑走了。
日日树涉看着敬人的背影,一直笑着的他皱起了眉头。

午休时间,校园内熙熙攘攘。
青春与活力洋溢着,表情各异的学生享受着美味的午餐。
淡蓝色瞳孔安静地将这一切牢牢地刻在灵魂上。
“英智.....”背后突兀地一声。
“.....!”心脏暂停一秒,惊愕地回头。
不远处银蓝色长发的人安静地看着他。
对视几秒后,英智别开了眼,“还是被你找到了。”
“不,我早就知道你在这里了。”涉缓步向前,“因为.....你只会在这里。”
“.....涉,你为什么什么都知道?像之前那样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是很好吗?”
日日树涉走到英智身旁,“我可以像以前那样华丽登场逗你开心,但是.....我不开心。窗外有什么好看的,值得你躲在窗帘后偷偷看?”
涉轻轻将英智从窗户边拉开一点,这样从外面看只能看见涉。
“没什么,话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敬人可是满世界在找你,恐怕为了找你连午饭都顾不上吃吧。你这样还算是他青梅竹马吗?”
英智站在阳光背阴处,苦涩地笑了笑,“没关系的,等我走了他就自由了,无需多久。”
涉虽然看着窗外,但他的身体还是因为英智的话一瞬间僵硬了。
“你从医院溜出来就往这里跑,去过红茶部、轻音部、播音室、隔音练习室、AV室、海洋生物部、手工艺室.....最后是学生会室,你哪里都去过,除了演剧部。”
“.....涉知道得可真清楚,可惜.....我的水平还是没有你高,明明都避开演剧部了。”
涉朝英智看去,看着看着就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英智,你现在的样子真是.....非常惹人怜惜呢。”
还穿着条纹病服的英智头发略微散乱,衣领敞开锁骨清晰可见。由于布料紧贴着,看起来特别消瘦,另外.....
光着的脚丫此时泛着青紫色。
“鞋呢?”
“.....”英智避开涉的视线,“真绪的洞察力比较强,差点被他发现,躲避的时候.....拖鞋坏掉了。然后.....扔掉了.....”
“英智。”
“嗯?”
回头的瞬间,涉便将英智抱了起来,远离了窗户。
“敬人这么担心也不是没道理,连我都恨不得把你绑在身边一直看着你。刚刚,又难受了吧?光是站着就很累了吧,一直靠在墙上。”
安静了会儿,英智就着被抱的姿势双手环上涉的脖子,“呐,涉,带我去玩儿吧。”
“.....”
“答应我好不好?你知道的,这是.....”最后一次。
收紧了手臂,认真地看着英智,他这样说:“我答应你,会带你看遍全世界。”
英智愣了愣,眉眼弯弯地回答:“好。”

“涉!我想坐那个!”
“!!『皇帝陛下』您还真是会开玩笑,竟然指着过山车跟我说?!”
“嘿嘿嘿.....那这个总可以了吧。”
“旋转木马也不行!”
“.....那,摩天轮呢?”
“勉强.....”
“那个是什么?好像棉花.....”
“它就叫棉花糖。”
“我要吃!”
“.....一副很好吃的样子,拿过来点,我也要吃。”
“好甜!”
“该不会从来没吃过吧?”
“你说呢?”
“涉.....人偶竟然会走路耶!”
“啊?哦,你说那个啊.....诶?!英智!”
“涉!它听懂我说话了!还给我棒棒糖!”
“.....呃,你喜欢就好。”

“哇——是真正的鲨鱼!他会不会吃人啊?”
“.....它不是『皇帝陛下』您呢!”
“涉你说什么呢?”
“没什么。”
“涉,他说可以帮我们拍照耶!”
“啊?英智,别答应他!呃.....说晚了。”
“1、2、3、茄子!”
“把兜帽取下来再照一张好了。”
“嗯?不是说不准取下来吗?”
“一会儿再戴上就OK!快来!开始了!Amazing!”
“涉!我饿了!去吃饭吧!”
“哦,等等,你这是要去哪里?”
“不知道。”
“.....别一本正经地说不知道啊.....”
“既然没有明确的目的地,随便走走总能找到的.....有涉在嘛!”
“I 服了U!”

“涉!购物中心人好多哦(⊙o⊙)!”
“刚刚在摩天轮上有跟你说过的吧。”
“嗯.....嗯?你刚刚买了什么?”
“没什么,演剧部正好要用就顺便买了。”
“嘻嘻,猫耳朵.....挺适合你的。”
“英智,下次还请不要随便又突然地往别人脑袋上戴东西,至少,也要事前通知一声吧。”
“嗯!好!呐!那个是什么?!”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你快说是什么啦!”
“打地鼠.....”
“地鼠?!哪里有地鼠?”
“像这样.....把硬币丢进去.....然后!嘭嘭嘭.....”
“哇!地鼠!打呀!”
“这是奖品,拿好了哦!”
“娃娃什么的,还是第一次抱呢。嗯?”
“这次又看见什么了?”
“茶杯.....好小。”
“想要吗?”
“诶?”
“不过这次,你自己试试拿到它吧。”
“射击什么的.....我不会啊.....”
“我教你。”
“涉真是什么都会的天才呢!”
“彼此彼此,你不也是看一遍就记住了吗?”
“茶杯好可爱,放在哪里好呢?”
“.....英智,我们差不多该回去了。”
“.....是呢,该离开了。”
“把烟花看完就回去吧。”
“涉,谢谢你,能遇见你真好。”
“那我也谢谢你诞生在这个世界让我能遇见你。”

烟花之下,吻你一秒,许你一世。

重症监护室外,日日树涉朝着英智的主治医生深深地鞠了一躬,“对不起,给您带来麻烦了。”
“其实你不用这样的,作为他的主治医生,已经习惯了。只是这一次.....”
“我知道的。我不会强求。”
“.....你喜欢他?”
“不,我爱他。”
日日树涉说完再看了眼病床上的英智,然后.....离开。
随后,主治医生进入病房,在英智的床头发现了一个盒子,打开——
一枚钻戒。

『涉,我最后一个要求,别再来看我。』
『好,我答应你。』

数月后。

瑞士。

“妈咪,你看,那个人好奇怪。拿着照片拍照。”
朝着小女孩的视线看过去——
一个银蓝色短发的男人左手拿着一张照片,右手拿着相机,正拍得很开心。
仿佛,照片里的人才是主角。
“不好意思,能请您和我爱人合个影吗?”
面前的圣诞老人笑得特别和蔼,“当然可以,亲爱的孩子,不过.....你爱人现在何处?”
“这里。”银蓝色短发的男人拿出一张照片。
“.....”圣诞老人愣了愣看了看照片。
上面是一个穿着明显大了一号的连帽衫的淡金色短发男人。
“还请您能跟他合影,我答应过他,要带他看遍全世界。”
这个男人叫做,日日树涉。
照片上他的爱人叫做,天祥院英智。

把和圣诞老人的合影放进匣子里,匣子旁有一张纸,上面有一排是这样写的:
天祥院英智,病危,抢救无效,死亡。

End.
by key's一秒钟

  1. 是弓不是工英智のカップの茶 转载了此文字
    英智のカップの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