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智のカップの茶|Powered by LOFTER
Ensemblestars巨坑中 涉英是世界的宝物 产产粮喂自己

撒花!天祥院英智宝贝生日快乐!
英智中心 CP涉英
献给我大宝贝儿的礼物!
大大的,涉一只!嘿嘿😁

昏暗的病房,原本是漆黑一片的,现在这样,只不过是借着窗外的路灯的光。
就像天祥院英智一样,
原本生下来就是一个注定不会发光的孩子。
但是他不肯认输,
他寻找着机会,做足了准备,
脚踩着别人的光,
一个又一个撕破他人手中的萤火虫囊。
将收集起来的微弱的光,
藏在皮囊之下,
绽放瞬间的光彩,
用生命在与命运抗争。
他不过是,
不愿意眼看着生命流逝,
即使,
被人称作“可恶”的存在。
深冬的夜晚格外的寒冷,干枯的树枝左摇右摆的姿态映射在对面模糊的墙壁上。
是来自地狱的使者吗?
因为使用了卑劣的手段爬到这个位置?
所以,今晚,等到现在也不见那人,是惩罚对吗?
“咔哒。”清脆的开门声。
心脏猛地一跳,没等思维跟上,头已经朝声源处转去——
“啊呀,还没睡呢?”成熟的女声,“没有开灯,还以为少爷已经睡了呢,呵呵。”
是护士阿姨。
不是他。
灯光亮起来,有些刺眼。
“.....晚上好,有点事情在想,所以没睡。”英智礼貌地问候,并不打算多言。
“年轻人就是爱自寻烦恼,已经午夜10点半了哦,还是爱惜自己的身体比较重要啊。”
“嗯,谢谢提醒,阿姨这么晚了还要工作,真是辛苦了。我.....马上就睡了,劳您操心了。”
“.....最近很多人都来过呢,比起以前多了很多朋友呢。”
“.....”英智一时愣神了,“嗯,是呢,都是学校里的同学。”脑袋里不由得浮现出明星他们的笑脸。
“能这样挺好的,但是.....你看起来还是很没精神,一脸的寂寞。”
“!”英智像是被抓到秘密似的紧张起来。
“呵呵呵,阿姨也活了这么多年了,看过无数人了.....你,是在等着谁吧。”
“.....阿姨真厉害,瞒不了您呢,那么我有个请求,能不要告诉其他人吗?当作我们之间的秘密。”英智的脸颊是笑着的,却充满了落寞。
“呵呵呵,好。阿姨答应你。谁没有年轻过,阿姨懂的。但是时间不早了,还是早点睡觉吧。孩子,晚安。”
“嗯,谢谢阿姨,晚安。”
病房里再次昏暗下来,就像刚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然而,滴滴答答的时针无情地告诉英智,今天即将结束。
也就是说,
再过1个多小时就不再是他生日了。
虽然明天会一如既往地到来。
以后也还有机会见面,
但是,
再也不是今天了,
没能亲耳听见你说,
生日快乐,
有点小小的遗憾呢.....
动了动僵硬的身体,缩进被子里,把自己掩盖起来,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忘记。
或许是一天都紧绷着神经的原因,意外地睡意很快袭来,渐渐失去了意识。
窗外,寒风继续摇晃着树枝,不同的是,树枝上多了一团红红的东西,还会动。
红团移动到窗边,推开窗子,然后哆哆嗦嗦地跳了进去,重新将窗户关好。
“.....呼~还好没迟到。”
红团朝着床上看了眼,撇了撇嘴,“还真的睡了啊.....”
本来也就不奢求他还会等着自己吧,毕竟让他等了这么久.....
蹲到床边,拉开一点被子,模糊的视野中,英智安静的睡颜出现在日日树涉眼前。
“.....明明睡着的时候这么可爱,真不忍心吵醒他,但是.....”日日树涉看了眼桌上的时钟,“没时间了啊.....”
伸手抓住下巴上长长的白色胡须,凑到英智脸颊上,不停地扫来扫去.....
“唔.....”轻声地呢喃。
眉头皱了皱,蹭了蹭枕头,不满地噘嘴。
“.....小英智,快醒醒。”日日树涉模仿着老年人的声音叫他。
“.....嗯?”英智磨蹭了几下,终于舍得睁开眼睛了,“.....?”眨眨眼睛,“嗯?圣诞.....老人?!”
“哦嚯嚯,终于醒了呢,我可爱的孩子!”
“.....哈?”英智懵懵地睁着眼睛,一脸理解不能的样子。
“我可爱的孩子哦!今天是你诞生的日子!让我送上最诚挚的祝福和礼物吧!”
“.....”英智看着眼前的圣诞老人左翻翻右找找地拿东西,意识渐渐清晰,开始可以思考了。
“这些全部都是给我可爱的孩子天祥院英智的礼物哦!”“圣诞老人”把一堆东西推到英智面前。
“.....涉。”英智皱着眉头盯着面前的“圣诞老人”叫了声。
日日树涉愣了一下,“.....呵呵呵,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啊,唉~看来我的演技还得继续加油啊!”恢复了原本声音的涉扯下下巴上的胡须。
“无论变成什么样的涉,我都能认出来.....”细若蚊吟地说了这么一句。
“嗯?你说什么?”
“没什么.....倒是,涉,你穿成这样是做什么?”
“跟以往一样献给『皇帝陛下』的惊喜啊!”
虽然昏暗的房间看不太清东西,但是英智可以肯定他看清了涉现在奇怪的欢呼动作。
“惊是有了,可是喜我可是完全没感受到呢.....”
“真是,一点都不坦率呢。”日日树涉低头,将嘴唇靠近英智的,“生日快乐,我的小英智。”随即落下一吻。
“.....”英智没有出声,没有回应,只是藏在被子里的手突然抓紧了床单。
“怎么了?开心得说不出话来了吗?”日日树涉依旧维持着贴近英智脸颊的动作。
“呐.....涉,我没记错的话,圣诞节,已经过去了好久了.....”英智认真地眨巴眨巴眼睛。
“这种事情何必想太多呢,我只是想给我的小英智一个惊喜而已,适当的变装是必要的!”
“谁是小英智,我可不认识。”英智把头往后仰,分开与涉太过近的距离。
“好好好,我不叫了,要是惹『皇帝陛下』不开心了就得不偿失了。”涉再次转身翻着他带来的袋子。
英智看了眼时钟,
11点20分。
嘴角微微勾起,连他自己都没发现,心安静了下来,脑海里不断重复着,刚刚涉的那一句,
生日快乐。
“英智?你看着我笑成这样是做什么?”涉转身就看见英智对着他在笑。
“.....”才意识到什么的英智立马扭头,“.....你看错了,毕竟,房间太昏暗了.....”
涉没有揭穿他,只是拿出了几只蜡烛,点燃。
微弱的火光,橘色看起来很温暖。
“英智,我做了便当给你哦~”
“诶?”闻到香味的英智回头。
十分简单的日式料理,清淡有营养,比起无味没“温度”的医院餐要好太多。
“.....涉。”
“嗯?怎么了?对于味道我可是很有自信的。”
“我知道,但是为什么?”
“呵呵呵,『皇帝陛下』真是高深莫测,日日树涉跟不上您的思维还真是抱歉。”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明明,没必要的.....”
“真是多虑了呢,我日日树涉是您的小丑,为了逗您开心什么都会做的!这一点还请您放心。”
“涉!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的!”英智沉下音调表明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英智,你要强迫我摘下小丑面具吗?你可想清楚了,这意味着什么。”
“.....”英智低头看着眼前可口的饭菜,“如果我说,是呢。”
听完,涉突然退后了一步,“如您所愿。”一个毕恭毕敬的骑士礼。
“是吗,我知道了呢。”英智拿起筷子咬了一口菜,看着涉,突然觉得他离自己好远。
明明,最喜欢他做的菜了。
这一次却,食不知味。
“呐,涉。我一直很疑惑,为什么当初我会讨伐成功。明明,五奇人合力的实力远在我之上,就算我使用了卑劣的手段,实际上我也没想过自己真的会赢。”英智自顾自地说起来,“你是我的英雄,就算现在也是,你的光芒我不及万分之一。告诉我,得到答案后,我会给你自由,放你离开fine,去找朔间零他们。”
“.....”角落里漆黑一片,看不清日日树涉的表情。
“.....好吧,我懂了。我从来没有看清过你,是我自己选择让你摘下假面的,现在你讨厌我连话都不愿意跟我说,是我自找的。你可以走了,但是.....这个便当,能留给我吗?”
英智捧着便当,等着日日树涉的回复。
时间流逝,原本寂静的房间里,突然响起来刺耳的闹铃声。
00:00。
愣了愣,英智将手里的便当放到桌子上,顺便关掉了闹铃。
收回手,准备盖上被子时,手腕突然被用力一拉——
失去平衡的他没有惊呼甚至连一声都没有吭。
唇上传来炙热的触感,从被迫打开的缝隙里,一个柔软却强硬的东西伸了进去。脑后被紧紧地按压住,脸颊微微上扬,胸腔里的空气渐渐消耗,呼吸开始困难.....
即便这样,英智还是没有任何激烈的反应,就好像被强迫的人不是他一样。
“.....英智。”达到临界点之前,涉放开了英智,“我.....”
“日日树涉,你玩够了吗?够了的话,请放开我。”
“.....”
“即使我是个『流浪皇帝』也还是留有尊严的!请不要再玩弄我这个将死之人。身体感觉弱化,反应迟钝,意识与身体产生断点,真实存在的世界变得越来越陌生.....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给了我希望又随意忘掉。”
“英智,你相信我吗?”
摇摇头,英智似乎并没有听进去的样子,“我真的很羡慕你们呢,天生就拥有健康的身体,被神所眷顾着,拥有用不完的生命力。我需要花上好几倍的努力才能追上你们的起点。我本是怨恨的,但是我又爱着这个学校,每一个生命都在闪闪发光,我舍不得让他们像我一样,所以想创造最有力的环境,让光芒更加闪耀。明星他们是现在最耀眼的存在,经过打磨一定可以成为最美的一等星。我做不到的事情他们可以做到,代替我做到。你走后,我会继续下去,虽然有点疲惫了,但是我可以坚持的.....”
听着天祥院英智跳跃式的想法,日日树涉打断了他,“够了!你还能再傻点吗?!”
“.....”被人这么直接又突然地骂了说傻,英智也愣了。
“说了这么多,喉咙不干吗?”摩挲着英智的嘴唇,“英智,我不会离开fine的。五奇人已经是过去式了,就算其他两人再回来,我们也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奏汰和零,我和他们依旧是朋友,但无法再成为队友,现在他们也都拥有更加值得珍惜的队友。离开fine你让我去哪儿?嗯?”
“.....”
“当初注意到你,并不完全因为你叹为观止的实力。更多的是,我想象不出明明有着如此温柔纯粹笑容的你,是为何能够做到心狠手辣。自相矛盾却确实在你身上存在。所以.....我感兴趣了。”
“.....纯粹?我还是第一次听见用这个形容词来形容我的。明明,我一直生活在黑色的泥沼里。”
“呵呵呵,连你都觉得奇怪吧,可我就是这样认为的呢。摘下假面,我可就毫无顾忌了.....英智。”
“?”
“我要你成为只属于我日日树涉的『女王陛下』,呵呵呵.....”
“.....『皇帝陛下』就算了,『女王』是什么意思?!”英智不满地看着涉。
“倔强任性挥霍权利,难道不是『女王』吗?毕竟桃李是公主嘛,把他带成这样的,自然是比桃李还要傲娇的『女王』喽!”
“.....”英智气急了竟然一时找不出反驳的话。
“傻瓜,还没意识到吗?那我就直接用行动来告诉你好了,是你逼我的.....”
日日树涉眯起眼睛,起身脱掉碍事儿的圣诞老人装,里面只穿了一件T恤。
英智往后退了退,直觉告诉他会发生什么。
“平时只能抱抱你,我很不满足呢,呐,英智.....”涉一把拉住英智将其按在床上。
“我不会说那几个字,但是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做专属于你的『小丑』。”
“涉.....”尾音被吻融化,仿佛深入到喉咙的舔舐,舌头炙热得生疼,日日树涉好像还是不满足,英智已经无法再张大嘴唇容纳他的疯狂。
两只滚烫的手掌抚摸上敏感的腰部,材质柔软的病号服被掀至胸部。
“.....涉.....好痛苦.....”英智受不了涉太过强烈地索求。
“英智.....”听见他略微痛苦地呼唤,停下动作的涉把头埋进他的肩窝,“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忘记你现在身体状况了.....”
“呼,呼.....这种时候不得不厌恶起自己来呢,连涉的要求都满足不了.....呜。但是.....就算只有一次,我也想尽力达到涉的要求,一直以来不都是吗,我的英雄。”
“我会温柔的,我最重要的,『女王陛下』。”
再一次唇舌交战,掀开被子引来的风不小心把蜡烛吹灭。
流连忘返地抚摸,直至坦诚相见。混乱的呼吸,每一寸肌肤都被爱抚着。咬不住的娇喘,眼角不知何时擒着泪珠。身体交融的瞬间,英智第一次感觉到身边人的心跳。咫尺之间,相同频率。
能遇见这个人,真是太好了。
“英智,谢谢你降生在这个世界。生日快乐。”
伴随着眼角泪滴滑落,思维中断,眼前一片空白,只能紧紧抱住身前炙热的温度。
“涉.....”
“呵呵,睡着了呢.....晚安,我的宝贝儿英智,明天我依旧是您的日日树涉。”

End.

by key's一秒钟(茶扉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