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智のカップの茶|Powered by LOFTER
Ensemblestars巨坑中 涉英是世界的宝物 产产粮喂自己

天祥院英智生日倒计时2天,
献给我大宝贝的礼物。
天祥院英智中心,CP涉英。

黑色的影子渐渐被拉长,夕阳的余晖都已经消失殆尽,冷冷的路灯被雾气笼罩着。
停下书写手中快无法分辨的文件,朝着窗外看去——
无色的玻璃,灰暗的天空,然后呢?
嗯?哪里来的然后?!
眼里映照出来的就这样啊.....还有什么其他的吗?
感觉?需要感觉到什么吗?
不太懂呢.....
是指时间有些晚了吗?还是身体感觉有些凉意了吗?
嗯,感觉到了呢。然后呢?
英智有些疑惑,为什么脑袋里一直出现然后这个问题。
看了眼桌上的茶杯。
毫无疑问,已经变成了凉茶了。
还是喝掉吧,不想浪费了这美丽的茶杯泡出来的茶呢。
啊嘞?!握住茶杯把的手因为长时间书写的原因有些迟钝,不小心把茶水撒出来了呢.....
嗯,撒出来了呢.....
然后呢?
不对,想什么呢,撒出来了该及时收拾干净啊.....
英智看着被茶水淋湿的手,温温的触感,然而却无动于衷地愣了半天。
为什么.....
为什么一点都感觉不到其他的东西呢?除了表面上的.....总觉得好像缺少了什么一样。
算了,不想了。是时候该离开学校了,但是——
不想回家。
那,去那里看看吧。
反正.....家里人也不会管的。
深冬的世界,无论哪里,总是充满着萧条感,就算是繁华街,这种感觉也挥之不去。
寒意有些深重,即使脖子上围了厚厚一层,也还是觉得浑身发冷。果然,应该走快点吗?
还真是不擅长运动呢。
穿梭在人群中,一个又一个陌生的人从自己身旁走过,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同的长相表情.....
诶?等等,什么时候开始不自觉就盯着过往人群在看的?
只是看看其他人在做什么,有什么表情而已吧,想那么多干嘛?
真的是这样吗?
那为什么,脑袋里什么都没有想呢?只是在用眼睛看着而已。
像个旁观者一样,看着周围。
连冷的感觉都模糊了。
有点怪异的想法,多虑了吧。
“啊!唔.....”
刚这样想着,英智突然被拥挤的人群推倒在地。
脏兮兮的地面,冷冰冰又硬邦邦。
行人只是看了他一眼,继续向前走去。
叹了口气,默默地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污渍,朝着周围看了看。
各种各样的目光,是在看我对吧?
不过是摔倒了而已,爬起来就好了啊,看着我干嘛?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好像有什么被遗忘掉了。
不是用这个世界的道德观造成的惯性思维,而是出于我自己本身的想法。
在哪里?
不知道呢.....
继续向着目的地挪动脚步,平常装着很多东西的脑袋此时竟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连警惕性都丧失了一样,一连串追随着的脚步都无法分辨。
还算顺利地到达了。
托人建造的只属于我的温室。
英智露出了些许微笑,加快步伐,拿出钥匙,打开门。
迎面而来的热气包围了全身。
“啊~感觉得救了呢。嘿嘿.....”自言自语起来的英智将门推回去,阻止了室外的寒凉。
温室花园,里面种满了英智喜欢的花朵。一角,有一个田园式圆木桌,上面摆放着几组茶具。
“呵呵,最近都没有来,学校里要处理的事情和家里的事情太多了.....完全,没有个人时间了呢。不过也好,比起住院来说.....”
英智捧着茶杯,笑得有些寂寞,却特别自然。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有多久没有远离纷争了。
“泡点茶吧,嗯.....我记得茶叶是放在旁边的花篮里的.....啊!找到了!”
准备好电水壶,英智格外开心地泡起了茶,“♪♪~♪~”
“好香的味道~”闭着眼睛凑近闻了闻,英智露出了满足的笑容,脸颊因为热度的原因有些泛红。
坐在藤椅上,英智享受着被花儿包围着喝茶的幸福感。
不期然,眼角一抹银蓝色闪过。扭头朝着那方看去——
雪。
轻轻飘扬,静静坠落,默默消失。
明明知道是在室外,
却出现了落了一地的幻觉.....
那是,白玫瑰。
脑袋里,突然想起了那个人,
那个华美得不像样的.....
“嗯?”
不自觉地,等到发现,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站到它们身边。
皱起了眉头,就那样坐在了地上,手中的茶杯被放置到了一边。
白玫瑰,纯洁而真诚。
伸出手,想揉一揉那脆弱的花瓣,却迟迟不能下手,反而手指鬼使神差地朝着花茎伸去.....
“英智!”
“.....诶?!呀!”
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叫自己,突然心脏漏跳了一拍,扭头的瞬间一个不注意,手指还是被刺扎破了.....
“啊!啊!结果还是被扎破了啊.....英智,真是服了你了。”面前突然出现的银蓝色长发的人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把英智的手抓了过去。
“.....”
“唔.....”
受伤的手指在他的嘴里被吮吸着.....
诶?!等等等等!这是在做什么?!
愣了半天才意识到的英智,突然动了动手指,想卷起来。
“呵呵,现在才意识到啊?英智,最近,你好像经常发愣啊.....这不像你啊。”
“涉,玩儿够了吗?够了的话,就放开我。”瞬间脸色就变了的英智摆明了不爽。
“呵呵呵.....真是不好意思,不小心越矩了,惹了『皇帝陛下』不开心,我会好好反省的!如您所见,我是您的日日树涉!”
英智抿了抿嘴唇,“.....这里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还有,你是怎么进来的?”
“英智,你不觉得在这么多白玫瑰前说这些太煞风景了吗?我们只需要好好品味红茶不就行了吗?啊,不对,是您的日日树涉陪着您品味才对。呵呵呵.....”
“涉,别绕弯子了。还有,手,该放开了吧。”
“呀嘞呀嘞,真的生气了啊.....明明之前还一脸茫然地被撞倒在地.....特别兴奋地进了这里.....开开心心地泡了茶来着.....怎么突然就生气了呢?!”
“.....涉!”英智终于意识到什么,愤恨地想甩开被禁锢着的手。
“说真的,这样的英智,还真不常见,我能见到真是三生有幸啊!”
“涉!放手!”英智用足了劲想一次性甩开,不料.....
“好啊.....”涉趁机故意松开了手。
“啊!唔.....”英智因为一个用力过猛,一下稳不住身体,只能向后摔坐在地上.....
“呵呵呵,真难看啊.....也难怪只是曾经的『皇帝』。”涉居高临下地第一次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终于,终于露出真面目了吗?你很恨我,对吧?”英智就那样坐在地上,低垂着头,看不清表情。
“嗯,我恨你.....是你毁了当初的我,是你打散了五奇人,是你让我成为了众人眼里的小丑。”
“.....对,是我把风光无限的你踩在了脚下,你恨我也是应该的.....我不应该有所怨言。但是.....”
“呵呵呵,我恨你,恨你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日日树涉向前走了几步,“我恨你,恨你露出那样寂寞的笑容.....”日日树涉蹲在英智面前,抬起英智的下颚,“英智,想哭就哭吧.....有我在。”
“但是.....只有那样我才能接触到你,你才能注意到我.....”英智澈蓝的眸子里满载着水珠,却倔强得不肯掉下。
“对不起,我说过头了,欺负得有点过分了,骂我吧.....”日日树涉抱紧了怀里的人儿,让他依靠自己。
亲吻上那双蓝眸,在花儿发现前舔舐掉了溢出的水珠。
倔强得被折断翅膀也不肯低头的天祥院英智,他不是神也不是魔,他也有软弱的时候,只是那时候在他面前的是日日树涉。
“涉.....不要离开我.....”除了你,我什么都没有了。
“.....一直以来不都是吗?你出现在我眼里那天太过耀眼,我早已被刺伤,看不见别人了。”
“.....地上有点凉,抱我起来好吗?”
“真是的,虽然知道你是个比谁都任性的活宝,撒起娇来还真是抵不过你啊.....”
日日树涉把英智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走回藤椅的途中,突然这样说,“英智,我们去医院吧。”
“!.....去医院做什么?”
“刚刚我就说了吧,要不是我看着你,你肯定会谎报病情的吧。”
“.....”
“最近,你总是发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
“那只是有点累了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还不承认,你也发觉最近自己有点不对劲吧,五感弱化,知觉障碍。”
“.....”
“所以刚刚我才叫住你,你没头没脑地又不知道在干嘛就把手伸过去拿给刺扎,虽然.....结果还是没变。”
“.....涉,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最近?!我虽然有病,但也不至于被你说成没头没脑吧,放我下来!”
“.....又生气了。”
“你自找的!”
露出无奈表情的涉认命放下了英智,不过,却是走向了和英智相反的方向,“你不是问我怎么进来的吗,我就告诉你吧。因为,你只是把门推回了原位,忘记锁了。”说着,就重新把门锁好。
与此同时,天空中突然一声轰鸣,一朵烟花绽放在夜空中。
“英智,烟花啊,你看见了吗?新年快乐!又是新的一年了.....英智?!”
日日树涉发觉有什么不对,扭头——
靠近圆木桌旁的两层小台阶边,英智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身旁是打碎了的茶杯.....
“英智!!!!”
烟花绽放刹那间,被掩盖的破碎声。
涉,对不起。
没能来得及跟你说,
新年快乐。

つづく.....